11、我想做你嫂子可以吗?_短篇小甜文
奇书小说网 > 短篇小甜文 > 11、我想做你嫂子可以吗?
字体:      护眼 关灯

11、我想做你嫂子可以吗?

  开学的第一天,我在车站等我闺蜜等了三个小时。

  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接,我要气疯了,给她怒发了十几条短信。

  ――老婆啊,你下车没有啊,我在出站口等得腿都麻了。

  ――接电话啊,你在逗我吗?

  ――我生气了,让我等了那么久,回学校我要让你三天三夜下不来床。

  ――好好想想要用什么姿势吧。

  我又一连发了几个表情包过去,那边还是没有回复。

  我实在是等得不耐烦了,刚准备要撤了,手机就响了一下,她回复了。

  ――?

  诶哟?这个人还好意思打问号噢?

  我刚要骂人,结果下一条跳进来的短信就吓得我魂飞魄散。

  ――我是安安的哥哥,她没赶上车,坐了下一趟,4点才到。安安的手机落我车上了,你是她男朋友?

  不是两个字还没发出去,他又回复了。

  ――还挺牛的嘛,(微笑)碰过我妹妹了?

  不夸张的说,我感觉自己的头皮瞬间炸开了。完了完了,这下玩笑开大了。

  我这边还在满头大汗的打字解释,他那边又突然拨了电话过来,打得我措手不及,连忙手忙脚乱的接通了,然后不等他开口急忙解释:“喂,你好,我是安安的舍友,刚刚是和她开玩笑呢,她没有男朋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那边沉默了好大一会才开口,似乎是被我噎到了,语气显得有些艰难,“你……真会开玩笑。”

  我自己也觉得很好笑,一边忍着笑意一边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他也在那边轻笑了一声,“吓我一跳,差点就要开车过去了。”

  我还真的挺抱歉了,我自己也有个妹妹,要是让我看到有人要这样对我妹妹,我肯定要拿着菜刀冲过去的。

  “我一会把她手机给她快递到学校去,麻烦你帮我跟她说一声。”

  我忙不迭的应了,“好的好的。”又很懂事的说:“你放心,一会我接到她了会给你回信息的。”

  他又笑了一声,“那就麻烦你了。”

  “没事没事。”

  电话挂了没多久我就接到了安安,一顿臭骂之后才把聊天记录给她看,本来还挺内疚的,担心被她骂,结果她看完之后快笑死。

  “哈哈哈,有生之年终于能看到有个人噎我哥了,干得漂亮啊我的朋友。”

  嗯???

  我……真是有点心疼她哥。

  “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个哥哥啊?”

  “一个表哥,平时很少见面的,今天是因为我们聚餐,走的时候他就顺便送我了,然后手机放他车上充电,就忘记拿了。”

  回学校的路上我给她哥回了信息,说已经接到她了,已经在回学校的路上了。

  他回了一句:好,注意安全。

  安安抢过手机打了一句话过去,我看了一眼,差点要炸。

  她回复的是:我们会做好安全措施的,放心。

  “安安!”

  她一边笑一边迅速删除不给我撤回的机会,然后把手机丢给我。

  那边她哥哥秒回:祝你们玩得开心。

  ……

  结果回学校隔了一个星期安安都还没收到手机,没有手机,她整个人像是要来姨妈一样,分分钟都要爆炸,每隔一小时就要我给她哥发信息问她手机到哪了。

  她哥还蛮有耐心,都会回复我:这边显示已经到你们学校了,可能快递员还没配送吧。

  对,我们那两天都在复制粘贴的发短信。

  我:安安哥哥你好,安安问手机到哪了?

  安安哥哥:这边显示已经到你们学校了,可能快递员还没配送吧。

  againandagain。

  最后是我先认输,和他说:一般到的当天都会配送的,这都好几天了。

  安安哥哥:那好,我打电话去问问。

  “你哥脾气真好。”我把手机给安安看,要是我妹手机掉家了,我才不会给她寄。

  安安不以为然,“好个头,寄个手机都能寄那么几天,没用!”

  没一会他就回复了,说快递公司那边说电话没人接,所以没有送货。

  我愣了一下,半响才小心翼翼地问:你是不是,填的她的电话号码?

  他瞬间就回了一串省略号。

  看来真是的。

  他填的安安的号码,安安的手机在快递盒子里,当然没人接。

  我忍不住问安安:“安安,那啥,你哥多少岁?”

  “大我三岁。”

  也太蠢萌了吧。

  他在那边很快就修改了联系方式,半小时后快递员就电话我去领快递了。

  我在陪安安去领快递的途中收到他的短信,让我别告诉安安。

  我简直要笑死了,直接回他:封口费呢?

  他耿直地发了一个红包过来,我猜着有可能是几毛钱或者几块钱,所以就点开了,结果里面有88元。

  我吓了一跳,说:那么大的吗?

  他回了一句语音:“不算大,是封口费加这几天的话费。”

  我悄咪咪地将那条语音来回听了三遍,然后回头跟安安说:“我有没有和你说过,你哥哥的声音很好听?”

  “没有啊。你耳朵有问题吧?”安安漫不经心地说:“我跟你讲,声音好听的人都丑!”

  我:“……但是他朋友圈里那张撸猫的照片,看手和手腕都很好看啊。”

  “手好看的人也丑。”

  我无话可说。

  虽然安安说“声音好听的人都丑”以及“手好看的人也丑”,但是架不住我是个声控和手控,还是天天在和他聊天。

  然后越!聊!越!上!瘾!基本上已经到每天晚上都要听到他跟我说晚安我才睡得着了。

  这种状态舒服又危险。

  十一月份,我和安安最喜欢的乐队来c市开演唱会。

  我们没抢到票,只能找各种黄牛买票,眼看着票价一天一百的升,刚要给人转账,安安就激动地按住了我的手。

  我:“?”

  安安:“不用转账了,我哥给我们拿到票了。”

  我也丢了手机,“妈呀,我爱你哥!”

  “哈哈哈,嫂子好。”

  “嘻嘻。”

  演唱会那天,我和安安下午回了c市,安安再次向我充分展示了有哥哥的好处:“叫不到车,我让我哥过来接我们了。”

  我眼睛都瞪圆了:“这么帅的吗!”

  “恩,要是他不迟到,我们还能去吃个饭再过去。”

  我们两人刚刚下车,安安就拼命给她哥打电话,一边抱怨:“不接电话,这个人肯定又要迟到了。”

  我拉着她往外走,一打眼就看到人群外一个穿黑色毛衣的男人正往这边瞧,因为个子高挑,又格外白,所以很显眼,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接着就和他对视上了。

  偷看帅哥被发现这种事情我遇到得多了,所以也没怂,还大大方方地冲他wink了一下,对方微微一怔,然后笑了一下。

  我的妈呀,这么一笑,简直犹如春风扑面啊。

  我当即就感觉自己被电了一下,连忙捅了捅安安,“安安快看,有帅哥。”

  “哪哪哪?”安安跟着我的视线看过去,然后翻了个白眼,“那是我哥。”

  “黑毛衣那个?”

  “对。”

  我捂脸,“这就尴尬了,我刚刚,冲你哥放电来着。”

  安安瞬间爆笑,一直到走到她哥面前,都停不下来。

  我觉得超尴尬,走过去的时候都不敢看人,恨不得钻进旁边的出租车走掉。

  “哇你今天怎么那么快?”

  “翘班过来的,你不是说迟到一分钟扣我一百块的吗。”

  “你在乎过这几百块钱?”安安说,“我看你是因为有美女在,所以才急吼吼的赶来的吧?”

  男人低笑,妈耶?笑声也那么撩人,过分了。

  然后安安跟我介绍:“这是我那个狗子哥,周屿。”

  我不得不抬头,和他对视,“你好。”

  他仍然笑着,眼睛弯弯的,“舒晴你好。”

  我脸红了。

  安安哇哦了一声,不怀好意地说,“记人家名字记得这么清楚干嘛。”

  周屿拍了一下安安的脑袋,“想吃什么?和风?我订了位置。”

  安安蹦了一下,“哇,你怎么知道我想吃这个了!”

  晚上吃的是日本料理,东西很精致,很好吃,就是没吃饱,虽然周屿点了很多,但是我真的没有吃饱。

  走的时候周屿还问我有没有吃饱,我很矜持地说吃好了。

  周屿感慨说:“周安安,看看人家看看你,一整碗鳗鱼饭都是你吃的。”

  安安呵呵一声,“她那是不好意思吃。”

  “那你能不能也不好意思一下呢?”

  “你滚。”

  “不好意思”的结果就是演唱会结束的时候给饿得头昏眼花,看到路边有卖烤肠的都走不动道了。

  我买了一根香肠拿在手上啃,又被烫得hafuhafu,安安笑我:“怎么吃根香肠都吃得这么诱惑人?”

  “这你也能想歪?”

  “真的让人把持不住,你再吃一下看看,我给你录个视频你自己看。”

  我就真的配合地吃了一口,还撅了噘油亮亮的嘴,我的表演我自己都怕。

  “哎呦呦不得了,真的是欠……”她欲言又止,“你可以出道了苍井晴。”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哈到一半就被口水噎住了。

  因为我看到周屿站在不远处,一脸复杂地看着我们,也不知道他看了多久。

  回去的路上我都没敢再说话,安安倒是兴奋得不行,恰好电台在回放刚刚演唱会的歌曲,安安就跟着唱,而且唱得非常嘹亮,周屿不堪其扰,“周安安,你能不能安静点?吵得我看不见路了。”

  安安唱得更大声了。

  周屿叹气:“舒晴,你是怎么和她玩到一起的?”

  “怎么玩到一起的?”安安笑了,“你怕是忘了,当初是谁说要让你妹妹三天三夜下不来床了。”

  整个车厢瞬时又安静了下来,只有安安在旁若无人的唱歌。

  到市区的时候我提出要在附近下车,被安安皱着眉头否决了,“住什么酒店,住我哥家就好了。”

  “啊?”我有些不好意思,“不方便吧……”

  “不方便什么,周屿,你家没女人吧?”

  周屿笑了一下,“没有,你们过去住吧,我一会还要回公司加班。”

  我给安安发微信:你哥哥好暖,好绅士,还特意回公司把房子留给我们住。

  安安秒回:暖个头,他就是加班狗一枚,一个星期就在家住两三天。

  我:……

  住男生家其实不太好,但这个男生是我一见钟情的闺蜜的哥哥,所以我就腆着脸住下了。

  周屿的房子就在市区附近,黄金地段,路上还堵了一会才到。

  到楼下之后周屿没有下车,让安安直接带我上去,“东西随便用,冰箱里有吃的,不过你们得自己煮,不想煮就叫外卖,我先回公司了。”

  我恋恋不舍地看了他一眼,“麻烦周屿哥了。”

  他一下子就笑了,“不麻烦不麻烦,这声哥叫得很好听,周安安不知道多久没有叫过我哥了。”

  周屿出门之后,安安说肚子饿,我们看了一圈外卖都没找的想吃的,最后还是我下楼去便利店买泡面。

  便利店就在小区门口,我一走出去,就看到了周屿的车。

  他站在车外打电话,指尖夹着一根烟,头微微垂着,我举起手机偷拍了一张,他有所察觉,抬头就看到了我。

  然后他笑了一下。

  我连忙又来了个十连拍。

  果然美的人看到镜头都不会躲的。

  他挂了电话掐了烟走过来。

  “怎么下来了?”

  “下来买点吃的。”

  “家里不是都有?你要买泡面吗?”

  “家里那些,我们都不会煮。”

  他失笑,“行吧,上车,我带你去吃好吃的牛肉面。”

  我眼睛都亮了,“真的吗?你不是说要去公司加班?”

  “没什么急事,晚一点再回去也行。”

  我更加确定了他只是为了给我们腾位置才出门的。

  周屿开了十分钟的车,把我带到了一个小学门口,斜对面有一间小面馆还在营业,都这个点了,店里人还不少。

  周屿去取面的时候我给安安发了微信,说自己在楼下碰到了她哥,现在在外面吃面,安安高兴得不行。

  “给我打包一份啊,加鸡蛋牛肉谢谢!”

  我给她发了一个ok。

  安安回了一句语音:“哇,我哥真的鸡贼,在楼下守株待兔呢。”

  我听这条语音的时候是外放,恰好周屿回来了,从头到尾听完了。我假装没听懂安安在说什么,锁了屏就把手机揣兜里了。

  面是手擀面,牛肉粒大味美,好吃得我都咬到舌头了。

  “慢点。”周屿给我拿了一瓶矿泉水,“咬到了?”

  我苦不堪言地点点头。

  “我看看。”

  我尚未反应过来,他就伸手捏住了我的下巴,我下意识地张了嘴。

  “出血了。”

  我脸红了,“没事,不是很疼,面太好吃了。”

  “这附近有蛮多好吃的,以后再带你来吃。”

  他这是在跟我约“以后”?

  我美滋滋地点头,“嗯!”

  吃完面之后他送我回去,还把我送上了楼,给我开了门才走。安安就坐在餐桌上等我,闻到面的香味之后眼睛都直了。

  我帮她把面装好端给她,她一边吃,一边碎碎念地跟我吐槽她哥这个房子的性冷淡装修风格,我给她倒了一杯水,鼓起勇气,和她说:“安安,我想做你嫂子可以吗?”

  安安一口面喷出来。

  “你认真的?”

  “我喜欢上他了。”

  “我哥不是你喜欢的款啊。”

  “但是我见他第一眼就被击中了。”我小心翼翼地看着她,“你会介意吗?”

  安安把杯子重重地往桌上一搁,“当然不介意!”

  “妈呀吓我一跳。”

  “你们在一起了我跟你就亲上加亲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宝贝,上!”安安说。

  我捂脸,“这么快就上?”

  安安捂脸,“你真的是,又想哪去了。”

  “那你觉得他会喜欢我这样的吗?”我又开始担心。

  “你今天这样,他应该蛮喜欢的。”安安认真说:“但是你之前说要让我三天三夜下不来床,然后刚刚吃香肠又特别猥琐,他可能会有点受不了。”

  我一个爆哭。

  我有认床的毛病,晚上没怎么睡好,早上又早早醒了,下楼喝水的时候,正好碰上从公司回来的周屿。

  两个人冷不丁的打了个照面,我莫名的觉得有些尴尬。

  “早。”他先和我打招呼了,笑得很温和,“起这么早?”

  “周屿哥早,我下来喝水。”

  “吃早餐吗?我从楼下打包了馄饨。”

  难怪那么香。

  我上楼去叫安安,她睡得像死猪一样,怎么摇都摇不醒,我只能自己回到餐桌上,“她没醒。”

  “没醒很正常。”周屿说,“我们先吃,不用管她。”

  馄饨很好吃,可能是因为这是我喜欢的男人买的,我吃了个精光,他还给我泡了牛奶,当我沉浸在这个美好的早晨时,安安下楼了,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周屿,舒晴说要做我嫂子。”

  我剧烈地咳嗽了起来,牛奶都喷出来了。

  周屿一边莫名其妙地看着安安,一边给我递纸,“什么玩意?”

  “她。”安安指了指我,在我旁边坐下,“说喜欢你,想做你老婆。”

  我特么想捂她嘴巴都来不及,真恨不得钻到餐桌下面去了。

  周屿明显也懵了一下,没有接话。

  “这是什么?馄饨?怎么黄黄的。”

  “因为你起来迟了,所以泡发了。”周屿自然而然地接话了,“你们几点的车?我一会送你们过去。”

  “你就算了吧,加了一晚上班,赶紧睡觉去,我和舒晴打车过去就好了。”

  那个话题就这样被盖过去了,仿佛安安从来没有说过。但是我仍然心虚得要死,一直到周屿上楼,都没敢看他。

  中午我和安安出门的时候周屿也起来了,非要送我们,安安不想麻烦他,一直说要自己走,然后周屿来了一句:“我不是送你,我送我媳妇。”

  我还没反应过来,安安就笑了,“你要脸吗?你要脸吗?”

  最后还是周屿送我们去的车站。

  回学校之后,我就患了相思,我跟安安说,我把心落在周屿那儿了,安安只会翻白眼,说:“再这么文绉绉的说话打你了。”

  我只好说:“我想他,想亲他,想扑倒他。”

  安安微笑,“漂亮。”

  然后我看到她手上的手机屏幕显示正在讲话。

  我惊呆了,“你干嘛???”

  “帮你传达心意。”

  !!!

  我扑过去看,这家伙果然是录了下来发给周屿了。

  我哭了,“完了完了我失恋了。”

  “不要慌,问题不大。”安安说,“他回复了。”

  “回了啥?!”

  周屿回了一个字:来。

  我瞬间有点呼吸困难。

  “绝对有戏!”安安眼睛都发亮了,“他不是那种会撩女孩子的人。”

  “救命!”

  安安还在编辑字,屏幕上又跳出一条回复:下周去你们那出差。

  “绝对不是出差。”安安又超激动的说,“就是想过来过圣诞节,过来见你的。”

  “讨厌啦。”我一脸娇羞。

  安安扑过来掐我:“我忍你很久了!给我正常点!”

  圣诞节几乎隔了一千年才到。

  周屿开车来的,他来学校接我们,穿着一件灰色大衣,站在车旁边抽烟,帅得一塌糊涂。

  下一秒就有个环卫阿姨走过去说:“不要在这里抽烟。”

  安安爆笑,“让你装。”

  周屿保持微笑,“这里怎么就不能抽烟了?”

  “阿姨是怕你一会乱丢烟头。”

  我们一起去市区吃了饭,出来的时候遇到路边有大叔在卖花卖气球,他买了一支花一个气球。

  安安不怀好意地问:“为什么我是气球舒晴是花?”

  周屿噢了一声,从她手中拿回气球,一并给了我,“舒晴妹妹圣诞快乐。”

  “哇,这是强行塞狗粮了?”安安说,“我是不是需要自行回校?”

  周屿:“不用,我给钱你打车回去。”

  安安愤怒:“过分了!”

  我以为周屿是开玩笑的,没想到他真的拿出一百块钱给安安了,“乖,给点空间你哥和你嫂子。”

  安安嘿嘿一笑,说了一声祝哥哥嫂嫂百年好合,接过钱转身就走了。

  我站在原地脸红得不行,眼睛只敢看他的脚尖,直到他伸手揉了揉我的脑袋,“去看电影?”

  “啊,都行……”

  走了两步,我又患得患失地停下,问他:“所以我们在一起了?”

  “恩?”他愣了一下,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牵住了我的手,“可以吗?”

  “可以,那,那你喜欢我吗?”

  “喜欢你吃香肠的样子。”

  “???很性感?”

  “像小猪,看着让人食欲大增。”

  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1q1s.com。奇书小说网手机版:https://m.1q1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