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大学生该不该谈恋爱_短篇小甜文
奇书小说网 > 短篇小甜文 > 12、大学生该不该谈恋爱
字体:      护眼 关灯

12、大学生该不该谈恋爱

  “哇,要死了,这次对上法学院了。”

  “我日,法学院谁上啊?”

  “反正听说他们的最佳辩手陈星浪会上。”

  我从被窝探出脑袋,“那还打个毛线?”

  自打建校以来,各种大的小的辩论赛都是法学院夺得头筹,别的学院从来都只争第二,勇夺第三,没人敢妄想第一名。

  “稳住,我们不会输太惨。”队长安慰我们,“能和法学院辩一次,也算是我们的荣幸。”

  众人一脸微笑。

  “辩题是什么?”我问。

  “辩题是:大学生该不该谈恋爱,我们是反方。”

  “这什么狗屎辩题?”我摔枕头。

  “哈哈哈哈。”队友毫不留情地大笑,“对我们小周周造成一万点伤害。”

  “挺好的,这个题目适用于我们刚刚失恋的小周周,小周周好好表现哦。”

  我努力保持微笑:“你们对我好一点,谢谢。”

  辩论赛那天,我在食堂吃早餐的时候,遇到了甩了我的男朋友和他的新女朋友,我心里妈卖批,脸上也妈卖批,不吃都饱了。

  一直到我坐上辩论坐席,我都还是黑着脸,队长说我这个气势可以,让我盯紧陈星浪,把他当我前男友一样的盯着。

  “那真的是便宜小周了,人陈星浪比她那个前渣帅了不止一点点好吗?”

  “而且人家优秀得多,学生会会长,辩论协会会长,奖学金拿到手软,还有保研资格……”

  我很不耐烦:“这么厉害那我们还打不打?”

  “打打打!”队长摩拳擦掌,“稳住,我们能赢。”

  今天的辩论赛,几乎是座无虚席,当然大部分人都是来看法学院的。

  搞得我有点小紧张,视线都不敢乱放,只紧紧盯着对面,搞得对面的陈星浪被我盯得莫名其妙,歪了歪头,递过来一个询问的表情。

  我又超凶的盯回去。

  陈星浪:“……”

  这场辩论赛实力悬殊,到驳立论阶段的时候,我们就输了。

  对面实在厉害,不愧是校队,逻辑清晰,论点明确,举例生动。

  撑到了自由辩论的时候,队长搬出了我这个“最后的武器”,说:“请大家看看我方三辩,她原本是我们队的门面当担,但是她今天很憔悴,发挥得也不是很好,就是因为她,上个礼拜失恋了,一个星期寝食难安,瘦了一圈,所以谈恋爱好吗?不好!”

  我立刻摆出一副要死不死的模样。

  陈星浪脸色都没变,在对面笑了一下,从容接话道:“我觉得对面三辩气色很好,显然是结束了一段糟糕恋情,但是这并不能说明恋爱是不好的,她只是遇到了一个渣男。我认为她现在最需要的,恰恰是立即开展一段新的恋情来疗伤。”

  场下爆发了热烈的掌声。

  我也冲他微微一笑,问:“那么请问对方三辩,你这么帅,又这么优秀,为什么不谈恋爱?”

  他很从容地回答:“因为没有人要和我谈。”

  我们队长抓到他话里的破绽,激动得快站起来了,“那你愿不愿意和我方三辩谈恋爱?”

  我:???

  场下传来起哄声,还有人开始喊:“在一起!在一起!”

  对方二辩黑着脸说:“请对方辩友不要曲解辩题,今天我们的辩题是大学生谈恋爱,对方辩友如果不理解的话我可以为对方辩友解答一下。”

  队长持续攻击:“我很清楚辩题,刚刚对方三辩也说了,我们三辩需要一段新恋情疗伤,那么请对方三辩回答我,愿不愿意和我们三辩谈恋爱?”

  空气都凝固了。

  陈星浪看了我一眼,就那么一眼,我就大感不妙。

  “我当然愿意。”他笑着说。

  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我不仅愿意,还能让她迅速从失恋中走出来,向你们展示一下,大学生谈恋爱是利大于弊的。”

  真不愧是最佳辩手。

  这一场我们输得好惨,输在了自己挖的陷阱里。

  “他如果拒绝了,正好就驳斥了自己的观点,如果他不拒绝……那你也不亏啊。我当时真的觉得他会拒绝的。”出去之后队长跟我解释,“小周周,别生气了,我请你吃火锅好不好?”

  我抱手臂:“哼!那我要吃火锅!”

  “吃吃吃,走着!”

  我们一队人去了大学城的商业街,正值饭点,每个餐厅前都排着队,我们刚拿了号,转头就看到法学院的辩论队一行人。

  所谓狭路相逢,分外眼红,我们队长已经在卷袖子了,我们连忙拉住她,“老大,打不过,打不过。”

  下一秒法院辩论队的人就抬头看到了我们。

  队长瞬间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脸,冲对方挥挥手打招呼:“哈喽,好巧啊。”

  我们:“……”

  对面也很热情,纷纷回应,“好巧好巧,嫂子好嫂子好。”

  谁?

  啥玩意?

  “一起吃吗?”谄媚的队长抛出橄榄枝,“我们拿了号。”

  他们的四辩也是一点都不客气,“可以可以。”

  于是八个人一起进了店,服务员给安排了大桌,大家依次入座,我走在最后,等我要坐的时候,就只剩下陈星浪队长身边的一个位置了。

  “嫂子坐嫂子坐。”对方一辩和四辩很是热情,还要给我倒茶,“嫂子喝茶,嫂子叫什么名字啊?”

  我权当他们是在开玩笑,一边坐下一边介绍了自己。

  点菜的时候他们点了些酒,非要敬陈星浪,说:“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来,让我们举杯,恭喜我们老大今天脱单!”

  陈星浪看起来有点无奈,但是也举杯和他们碰了碰,开玩笑地说:“谢谢,谢谢。”

  我就看了一眼就看出苗头了。

  从进来开始,他们的二辩美女就不太高兴,我坐陈星浪身边的时候,她还皱了一下眉。

  但是他们看起来又不像情侣,所以暂且只能推断是那个美女喜欢陈星浪。

  我感觉自己好像被当枪使了,就跟着举杯敬陈星浪:“陈会长,今天冒犯了,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敬你一杯。”

  他笑了一下,拿起杯子和我轻轻碰了一下,“不介意。”

  我发现他笑起来很好看,眼睛亮亮的,而且这个人居然是桃花眼。

  队长在旁边坏笑:“是不介意被冒犯,还是不介意做我们小周周的男朋友?”

  陈星浪看了我一眼,“都不介意。”

  我被他那个眼神搞得心跳瞬停。

  “我靠!他说都不介意的时候,撩到爆好吗!”

  “这个人真的没有女朋友吗?我不信诶。”

  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那三个人还在讨论。

  “小周周真的是太幸福了。”队长忽然感慨,“打个比赛捡个男朋友。”

  我:“我幸福个头啊?没看到他们二辩快把我瞪死了吗?”

  “你不是瞪回去了吗?”

  瞪是肯定要瞪回去的,怎么说都不能输啊。

  晚上对方四辩加了我的微信,上来就叫了我好几声嫂子。

  这便宜不占白不占,我给他回了个红包,红包落款是:嫂嫂请你吃糖糖。

  他回了我一个“一分不是爱,是伤害”的表情包回来。

  我:哈哈哈哈。

  法院四辩:说正经的,嫂子,要不要加入我们辩协?

  我:有什么好处?

  法院四辩:免你入会费,提高你的思辩能力和论辩口才,还有各种参加比赛的机会(这个能加分的),最重要的,是有和我们星浪哥亲密接触的机会啊。

  我:我都是你嫂子了,和他亲密接触的机会会少吗?

  法院四辩:星浪哥说并没有和你亲密接触过。

  我:……

  法院四辩:来嘛嫂子~

  我:为什么不叫她们?我是我们队垫底的。

  法院四辩:我们比较喜欢你这种有开发潜力的。

  我差点就信了,直到我问了队长,才发现她们其他三个人都拒绝了他。

  “辩论都谈不上是爱好,辩论赛也是系里没人去才推的我们,进协会干嘛?麻烦。”

  “我要打游戏,不进。”

  “我要谈恋爱没有空啦,而且辩论协会那么多帅哥,我男朋友会吃醋。”

  行吧。

  “小周周,你应该进辩协,真的,这学期你因为谈恋爱,都没参加过什么活动,综合素质分很低。”队长劝我,“辩协是校协会,进了就能加分,再打个辩论赛,拿个奖,分数就不用愁了。”

  我当即就回复了法院四辩:好的以后我就是你们的人了请多多关照!

  法院四辩:不敢当,不敢当,你是我们老大的女人,不是我们的。

  半分钟之后,他把我拉进了辩协的群。

  群里仅有十二个人,很显然我进去之前他们正在聊天,四辩冷不丁把我拉进去了,他们立刻就安静了。

  法院四辩强行热场:热烈欢迎嫂子进群!

  下面有个女孩子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另外一个女孩子说:咱嫂子不是在群了吗?

  然后第一个女孩子艾特了那个二辩,说:逼宫来了哈哈哈。还配了一个偷笑的表情。

  哦哟,刚来就想搞我?

  我在群里加了陈星浪,问他:那个二辩是不是你女朋友?

  陈星浪回复得还蛮快的:不是。

  那就好。

  我火速回到群里艾特了一下陈星浪,说:快点来介绍一下你女朋友。

  陈星浪倒是很配合,立刻就在群里说了一句:欢迎小周周。

  前面那几个阴阳怪气的女生没有再说话了,估计被气得够呛。

  过后我有偷偷问四辩,为什么陈星浪没有直接拒绝二辩,四辩说:人一直没有正式表白,让他怎么拒绝,婉拒的时候她就装听不懂,真的超级烦的,整天以陈星□□朋友自居,搞得没有女的敢靠近我们浪哥。

  我:……

  法院四辩:这次真的是谢谢你。

  我:谢我干什么。

  法院四辩:谢谢你做我们浪哥女朋友,谢谢你在群里怼她,你不知道我们有多烦她。

  我:哈哈哈哈,胡说八道,我这么善良怎么会怼人。

  是她们先阴阳怪气,我才阴阳怪气回去的。

  四辩把我拉进了一个群,群里就三个人,群名叫怼死那个女人。

  我一开始还觉得他们有些过分,二辩又做错了什么呢,不过就是喜欢一个男生罢了,被这样对待,还同情了她两天,直到第三天,四辩他们在群里疯狂吐槽她。

  四辩:嫂子,你救救我们浪哥吧,我们浪哥要疯了快。

  我:怎么了?

  四辩:今天我们模拟法庭,抽签抽到她和我们浪哥饰演一对离婚夫妻(这个签是她小姐妹暗箱操作的),然后她彩排的时候,对我们浪哥各种吃豆腐,还□□他。

  我:???

  四辩:强抱,对不起,手滑打错字。

  我:哇,这女的,有病吧?

  四辩:嫂子,你能忍吗?

  我:我……没什么不能忍的。

  四辩:哇,你救救我们浪哥。

  我:我要怎么救?

  四辩:综合楼2楼阶梯教室,速来!

  我:不去。

  四辩:嫂子!!!

  四辩:你来,这个学期的社团先进个人,我给你了。

  我:这么黑暗的吗!

  四辩:快来!

  我立刻就下床换衣服化妆出门了。

  这是我失恋以来,第一次化妆。

  当我出现在教室门口的时候,我知道我肯定是自带光圈的,因为教室里的陈星浪看到我的那瞬间,眼睛都亮了。

  “嫂子嫂子!”坐在陈星浪旁边的四辩连忙起来让位置,还特别高调的说:“嫂子你怎么有空来陪浪哥上课!”

  陈星浪双眸带笑,深情款款地看着我,啊不,看着我这个救世主,“怎么来了?吃早饭没有?”

  这边是陈星浪温柔的眼神,那边是二辩冰冷如锥子的视线,我从容地在陈星浪身边坐下。

  “你们今天不是模拟法庭吗,我来看看。”我撑着脑袋说,“听说还有老婆哦?那我又算什么呢?小三吗?”

  “别闹。”陈星浪摸摸我的头,一点表演的痕迹都没有,“上完课带你去吃好吃的。”

  我瞬间就高兴了,“好哇。”

  老实说,他刚刚摸我头的时候,我有一点点动心的。

  模拟法庭有点无聊,但是也有亮点。

  亮点其一是二辩红着眼眶的申述:“陈星浪,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亮点其二是陈星浪不动声色的陈述,他准备的发言条理清晰,无懈可击,导致他的辩护律师几乎都无话可说。

  最后这场官司是陈星浪胜诉了。

  下课之后四辩还贱兮兮地去问二辩:“我们要跟嫂子去吃饭,一起吗?”

  二辩留下一句“饱了”就走了。

  我又有点可怜她了。

  陈星浪带我们去吃了长沙菜,在店里遇到了几个他们班的同学,都跟着喊我嫂子,还有几个小学妹,一脸羡慕地看着站在陈星浪身边的我。

  那一刻,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但是满足虚荣心是需要代价的,这个代价还非常大。

  “男朋友,我真的今天要写作业,不能出门啊。”

  “我问过你们队长了,你们这礼拜都没有作业。”陈星浪的声音还是很温柔,“过来吧,我给你带了早餐。”

  “神经病啊!”我挂了电话就骂,“什么狗屁协会啊,哪有人大周末搞辩论练习的!”

  坑了我的队长在床上装睡不敢作声。

  我满脸不耐烦地出门去了活动室,二辩也在,缠着陈星浪在说话:“星浪,今天怎么那么早啊,我都还没吃早餐。”

  陈星浪说:“你先去吃早餐吧。”

  “你不是买了吗?”

  “给我女朋友买的。”

  二辩脸都僵了。

  虽然我和陈星浪是演戏,但是二辩这个行为真的很过分啊,如果我和陈星浪真的是一对,那她这样就属于撬墙角行为了。

  我故意冷着脸,站在门口叫了他一声:“陈星浪。”

  他立刻抬头,冲我笑了笑,然后走过来把包子和豆浆递给我,“真乖,没有迟到。”

  妈哒,老子又被撩了一下。

  今天的辩题尺度很大。

  “大学生谈恋爱应不应该发生性行为这个……”我捂脸,“这个有什么好辩的。”

  四辩在旁边嘿嘿笑。

  这个变态题目肯定是他想的。

  我们抽了签,这一次我和二辩都是正方,陈星浪和四辩是反方。

  十分钟的准备时间,反方讨论得热火朝天,我们这边却因为我和二辩是“对头”,所以没有任何交流,只在座位上各自查资料。我搜出一个“听人家说跟男人睡觉是很快活的”的表情包,一个人笑了半天,我转发给陈星浪看,他很无奈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微微勾唇。

  我旁边的二辩啪的把手机扣在了桌子上,“时间到了,开始吧。”

  虽然是即兴辩论,但是双方一辩的开篇立论都很精彩,丝毫看不出是没有准备的,就连台下观看的其他会员都很认真。

  这个协会倒真的是一个有意思的协会。

  自由辩论的时候,二辩一直追着陈星浪打,问他:“请问对方三辩,既然你觉得大学生谈恋爱不应该发生性行为,那也就是说,你到现在为止,都还是处男了?”

  台下哗然一片。

  陈星浪微微一笑,犀利地反问她:“对方二辩,难道你的观点是大学生谈恋爱可以发生性行为,你就不是处女了?”

  二辩的脸瞬间就红了。

  我简直都想给他鼓掌了。

  但这么一个回合之后,我们明显处于劣势了,之后的几个来回,我们都不堪敌手。

  最后半分钟,我站起来提问,“对方三辩,你喜不喜欢我?”

  陈星浪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喜欢。”

  “那你想不想和我睡觉?”

  他这次毫不犹豫地点了一下头,“想。”

  “那你还觉得大学生谈恋爱不应该发生性行为吗?”

  陈星浪从容不迫地说:“我可以忍到毕业。”

  行了,他赢了。

  四辩一副很崩溃的样子,“老子打个辩论赛招谁惹谁了为什么也要被塞狗粮吗?”

  这句话简直把气氛推到了顶点,二辩直接就推开椅子走出去了。

  打完辩论赛我们一起去吃饭,下楼的时候看到折返的二辩,陈星浪吓得下意识就抓住了我的手,二辩看到这个动作,立刻就打住了脚步,幽幽地看着我两。

  我和陈星浪假装没看到她,手牵手走过去了。

  “哇,这个,这个。”走出二辩视线之后,我指着我们两个握在一起的手说,“这个要加钱的啊。”

  陈星浪也笑了,“多少钱?”

  “牵手十块钱吧。”

  “还有哪些收费项目呢?”

  “哇,你还想要干什么!?”

  陈星浪看着我,表情很认真,“她这段时间是收敛了很多,但是她那个人很执着的,你也看到了,如果被她发现我们是假扮的,可能会变本加厉的扑过来。”

  “话又说回来了,我到底是怎么答应你要假扮你女朋友的啊?”我想不明白,“怎么就跳进坑了呢?”

  他看起来挺不好意思的,“是不是对你造成困扰了?”

  “困扰倒是说不上,你那么帅,我也不亏,现在半个校园都知道你是我男朋友,刚好可以气一气我前任。”

  “那……”他斟酌着说,“你介意这段关系再延续一段时间吗?”

  “我不介意。”我嘿嘿一笑,“但是我怕我会爱上你,你冲我笑,摸我脑袋的时候,我非常心动。”

  他又是一笑,然后抬手碰了碰我的头。

  “哇!犯规了啊!”

  大概是白天收到的刺激太大,晚上二辩开始疯狂反击,她在群里发了几张照片,说:今天模拟法庭同学拍的照片,可以拿来做协会宣传的素材了。后边还发了一个萌萌的表情。

  她发的照片里,其中有一张是她彩排的时候抱着陈星浪的照片。

  这个真的是在挑战我的权威啊。

  我当即就在群里说了一句:喂,他是有女朋友的人了。

  二辩发了一个憨笑的表情,回我:模拟法庭嘛,都是表演。

  我发了一个“你要脸吗”的表情包过去,然后就干净利落的退了群。

  陈星浪非常上道,立刻就在朋友圈发了一条状态:小周周我错了qaq。

  配图是一张四辩偷拍的我们两的照片。

  这算是一条官方承认恋情的朋友圈了。

  那之后大概半个多月,二辩都没有再来骚扰陈星浪了,连协会的活动都很少参加了。

  即便如此,陈星浪也没有放过我,只要是公共场合,就一定要带上我,各种秀,秀到我前任都来酸溜溜的问我,是什么时候和陈星浪好上的。

  期末的时候,协会弄了一次聚餐,吃过饭之后四辩提议去唱歌,我本来不想去的,但是看到二辩还在,就跟着去了。

  我怕她又对我男朋友做什么。

  开了厢之后,二辩就安安分分地坐在角落玩手机,也没蹭到陈星浪身边,也没有切过我的歌(之前有一次聚餐唱歌,我点的每一首歌都被她切掉)。

  我和陈星浪和四辩在另一边玩牌,玩着玩着二辩那妞开始唱告白气球,还越走越近,最后几乎就是直接站在陈星浪面前唱完了一首歌。

  不要脸!

  我和陈星浪都假装没看到她,继续玩我们的牌,结果那货唱完歌就开始表白。

  “星浪。”

  陈星浪皱眉,“别叫我星浪。”

  “星浪。”

  陈星浪:“……”他吓得默默搂住了我的腰。

  “我喜欢你那么多年,一直都没敢表白,因为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所以不想打扰你。你和别人在一起了,我也都是祝福,希望你能开心,幸福。”

  说了这么一大段违心的话,真是难为她。

  陈星浪微笑着,“谢谢,我现在很幸福。”

  “但是。”二辩走近了一步,“我昨天刚刚从朋友那打听到,你们根本就没有在谈恋爱。”

  我和陈星浪的表情:Σ(⊙⊙\"a

  妈哒肯定是我哪个舍友被套话了!

  “星浪,我不求你能和我在一起,但是也不要为了逃避我,而和别的女的演戏给我看,好吗?”

  陈星浪显然蒙圈了,“我没,没有演戏啊。”

  二辩微微一笑,“接下来,一首《演员》,献给在座的某人。”

  我靠,又叫板我?

  我过去切了她的歌,新点了一首,“一首《执迷不悟》送给在座的某人。”

  “一首《不要脸》送给某人。”

  “一首《你有病》送给某人。”

  ……

  陈星浪拿了我的包和外套走过来,“周周,我们走吧。”

  “星浪。”二辩拦住他,“你别和这个女人一起走。”

  我感觉陈星浪已经隐忍到极点了,“这是我女朋友,我为什么不能和她一起走。”

  “你们是假的,我都知道了。”

  “不是假的。”

  “就是就是就是!”二辩歇斯底里,还伸手来推我,“你给我离他远点。”

  我既无奈又生气,踮脚就在陈星浪脸颊上亲了一下,“这样你还觉得是假的吗?”

  陈星浪被我亲得愣了一下,随即也偏头亲了我一下。

  但是他亲的是我的嘴唇。

  “这样你还觉得是假的吗?”

  二辩的眼泪立刻就落了下来,“陈星浪,你这个王八蛋!”

  “你好好说话。”我不乐意了,“谁是王八蛋,我男朋友又没怎么你!”

  陈星浪拉着我走了。

  他一直牵着我,进了电梯人很多,他还站在外侧护着我,叫人怪害羞的。

  走出来冷风一吹,气氛就尴尬了起来。

  为了缓解气氛,我凶巴巴地问他:“你干嘛亲我!”

  他一副无辜模样,“你先亲的我。”

  “我亲的脸,你亲的哪?”

  他舔了一下嘴唇,“对不起嘛……”

  我捂脸,“你干嘛舔嘴唇!”

  “你说呢?”

  我脸红了,“我不知道。”

  他笑了一下,声音低低的,“那你想知道吗?”

  我怎么感觉,他在撩我了?

  “不想。”

  “你明明就想。”

  “才没有!”

  “我在回味。”

  “你可闭嘴吧……”

  “小周周。”

  “干嘛?”

  他自顾自地笑了起来,“我真的是,挺喜欢你的。”

  “挺喜欢而已?哇,亲都亲了,才是挺喜欢?你过不过分啊。”

  陈星浪:“很喜欢,以后还能不能再亲?”

  我愣了一下,“你这是,在表白了?”

  “嗯。”他表情认真了许多,“小周周,我喜欢你,我们真的在一起吧?”

  我心跳都停了,“啊?”

  “你喜欢我吗?”他的声音低低的,很温柔,很魅惑。

  “你说呢?不喜欢你会让你亲到我?”

  他笑了起来,偏头亲了一下我的脸,“先盖个章。”

  “嘴巴也要。”

  “哈哈哈哈哈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1q1s.com。奇书小说网手机版:https://m.1q1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