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游戏里遇到了前男友_短篇小甜文
奇书小说网 > 短篇小甜文 > 20、游戏里遇到了前男友
字体:      护眼 关灯

20、游戏里遇到了前男友

  实习生

  柚子多肉/文

  孙殊君抱着电脑进了自习室。

  这几天她要赶绩效方案,家里坐不住,就只能往图书馆跑。

  大概是因为放暑假了,图书馆人也不少,但是大家都是来自习看书的,所以很安静,氛围也很好,她来了两天,就把方案写得七七八八了。

  今天她常坐的靠窗的位置上有个男生在看书,穿着白t和牛仔裤,侧脸很好看。

  孙殊君有点诧异,图书馆天天都是一堆小朋友和一堆备考的成年人,很少能看到这么清新脱俗的年轻人安安静静地坐那看书的。

  关键还长得那么好看。

  孙殊君走到他的斜对面坐下了。

  不是她贪恋美色,而是整个自习室就这个位置光线最好,也就这个窗口外边有一棵大树,景致很好。

  她坐下的时候男生没有丝毫反应,但是当她往外掏电脑,鼠标,笔,笔记本,水杯的时候,男生微微抬头瞄了她一眼。

  她很确定自己并没有发出丁点声音,不至于影响他,但既然对方都抬头了,她当然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帅哥。”孙殊君小声说,“能不能帮我插一下插头?谢谢啊。”

  插头在他那边,她如果自己去插的话,也还是得麻烦对方让开的。

  她说完这话之后,明显地看到男生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出,因为他马上就笑了一下,“不客气。”

  然后弯腰帮她把电源接上了。

  孙殊君冲他笑了笑,然后开了电脑开始工作。

  但是意外总是伴随着帅哥降临的。

  她这边才开始着手,就突然开始疯狂打嗝,而且是停不下来那种,一杯水都喝光了,还在打。

  她一边忍受打嗝,一边改方案,就这样坚持了大概五分钟,对面的男生忽然抬起了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说:“出去。”

  孙殊君一愣,随即皱眉,她都够难受的了,这人还这样,有没有同情心?

  她想说话,结果张口又是一声嗝。

  男生忍无可忍,皱着眉看了看自习室,看来看去还是这个位置最好,而且长桌一边只能坐三个人,他靠窗,女人坐中间,他无处可躲。

  最后只能拿出耳机戴上。

  其实她打嗝并没有发出声音,但是她打嗝的时候会动,看书的时候余光瞄到对面的人在一抽一抽,他要怎么看得下去?

  对面女人一边敲键盘一边鼓着嘴憋气,结果一口气没憋住,打了个更大的嗝。

  “……”

  孙殊君发现对方在看她,有点好笑,她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对方没有反应。

  她低下头小声嘟囔,“都戴着耳机了还能听到不成?图书馆你家开的啊?”

  男生面无表情地摘下耳机,“我没听音乐,手机没电了。”

  孙殊君:“……”

  男生一边把书和耳机收拾进自己的包里,一边轻飘飘地说:“你还知道这是图书馆呢?”

  孙殊君顿时就有些恼火,觉得自己被针对了,“怎么啦?打嗝都不行啊?有没有天理啦?那你背后那人还抠脚丫呢你怎么不说?”

  男生僵了一下,缓缓回头看了一眼,他身后的男生戴着耳机,翘着二郎腿,不亦乐乎地扣着脚。

  男生一脸崩溃的表情,拿上书包头也不回地走了。

  孙殊君猜他这辈子都不会再想来图书馆了。

  第二天是周一,孙殊君浑身困乏地去上班,刚到公司经理就过来通知她:“一会有几个实习生过来面试,你带几个人过一下。”

  “要几个人?”孙殊君问。

  “你看着办吧,都要也没事。”

  “好。”

  面试时间安排在九点到十点半,五个面试者,九点她和另外一个同事进会议室的时候,助理拿着签到名单说:“孙姐,只到了四个人。”

  “恩。”孙殊君低头翻了翻简历,“先开始吧。”

  这四个实习生倒都还好,没有特别出彩的,但也过得去。面试完之后她和同事还讨论了一会,在简历上做了标注,要出去的时候助理才拿着简历进来。

  “孙姐,剩下那个人到了。”

  孙殊君看了看表,现在已经十点四十了。

  “让他进来吧。”孙殊君坐回座位上,“简历我看看。”

  助理把简历放在她面前,然后出去叫人。

  半分钟后门外传来脚步声,有人敲了敲门。

  同事给她打了个眼色,她知道同事的意思,前面那四个面试者都是直接推门进来了,没有人敲过门。

  “请进。”孙殊君低头翻了翻简历,有点意外。

  这个人简历挺漂亮的,来他们这实习还有点屈才了。

  外面的人推门进来后反手掩上了门,在他们对面坐下,“两位面试官上午好。”

  “上午好,姜屹是吗?先做……”孙殊君合上简历抬起头,然后愣了一下。

  对方看到她也愣了一下。

  好一个冤家路窄。

  同事看了她一眼,接过话头说:“先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不急。”孙殊君笑了一下,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先说说看,为什么迟到那么久吧?”

  男生看了她好一会,才开口回答:“抱歉,今早出门的时候临时有点急事,所以耽误了。”

  “什么事比面试还重要?”

  “我的猫生病了。”

  “……”孙殊君立马就没辙了,行吧,谁让她也很喜欢猫呢。“简单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男生轻点头,然后开始自我介绍。

  声音好听,说话也慢条斯理,一段自我介绍不长不短,捡了重点说,这样的面试者很容易赢得好感。

  仿佛和那天在图书馆冷冰冰叫她出去的人不是同一个人。

  之后的问题都是同事在问,男生也没有再和她有过眼神交流。

  “恩,大概我们都了解了,孙姐。”同事叫了她一声,“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孙殊君微微摇头,“没有了。”

  “那可以了,有什么我们会再通知你的。”

  他起身离座,微微低头,“谢谢。”

  男生走了之后孙殊君和同事又在会议室讨论了一会,觉得这几个都可以要。

  “下礼拜再通知他们过来吧,这礼拜我要做绩效材料,也没时间给他们办入职。”孙殊君说,“到时候你提醒我一声。”

  “好的孙姐。”

  第二天经理亲自把姜屹带进她办公室的时候,孙殊君一口茶直接喷到了电脑屏幕上。

  “经理……”孙殊君都来不及擦屏幕,看了看经理又看了看姜屹,“这是?”

  “这是姜屹,昨天来面试的,你应该还有印象吧?小照跟我说过了,说他是几个面试者最优秀的,所以我把他放到你们人资部了。”经理跟她说完又对姜屹说:“姜屹,这是人资部部长孙殊君,这两个月你跟她多学学。”

  孙殊君:???

  男生一副乖巧的模样:“孙部长你好。”

  “你好!”孙殊君冲他笑笑,然后问:“其它面试者呢?既然都来了,我一块办入职吧。”

  “其它几个下礼拜再过来,你们人资部比较忙,我就先让姜屹过来了。小照这几天不是调到别的部门了么,你就让姜屹先坐她位置上吧。”经理脸上是少见的和颜悦色,“姜屹,你坐那吧,有什么问题可以问孙部长,也可以来问我,我办公室就在尽头那。”

  “谢谢经理。”姜屹说完望向孙殊君,“孙部长,那就麻烦您了。”

  孙殊君怎么看都觉得那眼神带了点挑衅的意味。

  女马的。

  经理走了之后孙殊君抽纸擦她的电脑屏幕,姜屹走到她对面,刚要坐下,孙殊君就丢下纸巾,冲着他冷冰冰地说了一声出去。

  这声出去跟他当初说的那一声简直一模一样,连表情也是复制粘贴。

  姜屹微微一顿,抬眼看她,神色无波无澜,仅半秒,他就又换上了笑脸,人畜无害地问:“孙部长,怎么了?”

  “出去右拐,到前台按个指纹,以后上下班要打卡考勤。”

  姜屹依旧笑着,“刚刚经理已经带我按过了。”

  “嗯。”孙殊君弯腰从柜子里拿出一张卡片,“有一寸照么?”

  “没有。”

  “明天补一张过来。”她扬了扬手里的卡,“胸牌卡,自己写还是我帮你写?”

  “孙部长帮我写吧。”他说,“我的字不好看。”

  孙殊君在卡片上写下他的名字,姜屹托着下巴靠在两桌之间的隔板上,笑着道:“孙部长的字真好看。”

  孙殊君抬头看他,也微微一笑,“你觉得现在扮小绵羊人设还来得及么?”

  姜屹哦了一声,脸上也未见尴尬神色,接过孙殊君递过来的名牌后说了谢谢就坐下了。

  现在她是她上司,她想整他,方法简直不要太多。

  姜屹反而开始有点期待他的实习生涯了。

  这一天两人面对面坐着都没再对过话,孙殊君太忙了,也没空管他,就丢了一些文件给他看打发时间。

  下班的时候孙殊君在车库碰到了经理,打了个招呼之后经理把她拉到一旁叮嘱:“今天没有什么机会跟你说,那个姜屹是董事长的外甥,你多照顾着点。”

  孙殊君有料到他是有背景的,但没想到背景这么牛。

  “我知道了。”孙殊君拉开了一点经理和她的距离,“谢谢经理。”

  “我刚刚下来的时候还碰到他了,他一个学生,也没车,搭地铁还要倒好几趟车。”经理看了看她的车,“小孙,我记得你住在望博苑那块吧?和姜屹好像同路呢。”

  “是吗?”孙殊君笑着说,“那我一会送他一程。”

  “哎呀,那就麻烦你啦。”

  “经理说得是什么话,我们是同事,应该的。”

  孙殊君上了车就把包摔副驾上了。

  这种关系户,哪个部门都不想要,因为不好伺候,经理塞她这儿来了,现在还要送他回家?他来上幼儿园的?

  孙殊君把车开到门口的时候,刚好看到姜屹走下来,她拍了一下喇叭,待人转过头来的时候把车窗降下来,对方看到她就笑了,“孙部长。”

  “嗯,你怎么回去?”

  “地铁啊。”

  “住哪?我送你。”

  “不用了。”

  “上车吧。”

  “真的不用了孙部长。”

  看姜屹的神色是真的在拒绝,孙殊君看了他几秒,感觉对方都快误会了,便放弃了。

  晚上经理又让她把姜屹拉进群聊,她很尴尬,因为她没有加姜屹的微信。

  孙殊君找了很久才找到他的电话号码,到微信去搜了一下,找到一个叫y的人,本来还不是很确定的,但是一看朋友圈,就知道是他没错了。

  孙殊君发送了好友申请,对方没有同意,还发了一个问号过来。

  孙殊君重新发送好友申请并说:人资部孙殊君。

  那边没有回应了。

  呵呵,当谁很想加你似的?

  第二天一早姜屹就来跟她解释:“孙部长,昨晚我睡了,没有看到消息。”

  “嗯,没事。”孙殊君面不改色地说,“是经理让我把你拉进群我才找你的。”她翻出群二维码递过去,“你直接扫码进群吧。”

  姜屹嗯了一声,拿着手机过来扫了一下,进群之后也没再加她。

  中午休息的时候孙殊君和小照在茶水间闲聊,几个实习生进来接水,姜屹走在最前面,到了饮水机前又避了一下,让后头几个女生先打。

  水接了一半,饮水机的水空了,姜屹又二话不说换了一桶新的。

  换水桶时喷发的男友力和绅士风度,让在场的女生都冒星星眼了。

  孙殊君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换个水桶而已,你换哪个男的来不会换?

  白眼收回来的时候,刚好和姜屹对视了一下,孙殊君又装作若无其事的低头喝水了。

  几个实习生端着水杯到了公司的露台去。

  这是他们的小窝点,平时中午都会过来聚一聚聊一聊,姜屹一般不会过来,但是在茶水间碰到了,不一起过来的话显得很不合群,所以就一起来了。

  他们说到各自领导的一些小习惯,宣传部的部长每天都要喝花茶,所以那个部长的实习生每天都会提前两分钟到公司给他泡茶。

  姜屹很不解:“为什么要帮他泡?”

  那个实习生笑着说:“姜屹你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贵公子,你作为一个实习生,到人家部门实习,不仅帮不上什么忙,人家还得教你,人家又不是没工作做,你泡杯茶表示表示,不是应该的吗?”

  另一个实习生也苦着脸说:“唉,像我那个部长,每天都忙得要死,根本没闲功夫搭理我,我都来一个多礼拜了,还皮毛都没摸到,简直是浪费时间。”

  姜屹心想完了,我不仅从来没表示过,还跟部长有过龃龉。

  所以第二天的时候,姜屹就提前到了公司,帮他的孙部长接了一杯开水来。

  他观察过几天,他们部长,只喝白开水。

  几分钟之后孙殊君到了公司,她开了电脑,然后很顺手的去拿她的杯子要去茶水间打水,她没料到杯子里有水,一下子没拿稳,开水泼了一桌子,还溅了一点在她手背上。

  孙殊君有点懵,“诶?”

  姜屹一直在对面观察,看到她弄泼了杯子,立刻心急如焚地冲过来,“部长部长!你没事吧!我看看。”他抓着她的手看了又看,又赶紧把自己买的冰矿泉水敷在她手背上。

  孙殊君想抽回手。

  “别动,先敷一下。”

  “我自己来。”

  姜屹看了她一眼,松开手,“哦。”

  孙殊君接过矿泉水,姜屹已经利落地开始收拾桌面上的水了。

  “我杯子里怎么有开水?”孙殊君平静地问。

  姜屹愣了一下,然后连忙解释:“对不起部长,我是看你平时来公司都先打一杯开水的,但是开水供不应求,所以就提前来帮你接了,对不起忘记提醒你了。”他说完看了看孙殊君的脸色,又小声解释:“我不是想整你什么的。”

  这下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孙殊君没一会就想明白了,“跟别的实习生学的?”

  “嗯。”

  孙殊君有时候会听到别的部门讨论他们的实习生,某某某很乖巧,每天都给部长泡茶擦桌子,他们似乎以此来判定一个实习生合不合格。

  “我们部门不需要搞这种。”孙殊君说,“做好你工作以内的事就好了。”

  姜屹看了看她,没有作声。

  “你放心,我不会因为之前的事情对你有偏见,工作是工作,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能教的,我也一定会教。”

  姜屹擦干净桌子直起身子看她,“我知道了,部长。”

  她话说得冠冕堂皇,但其实知道姜屹是董事长外甥之后,孙殊君一直觉得很为难。

  既不能让他做太多事了,也不能什么都不让人家做。

  而且姜屹学习能力很强,有时候交给他一个事情,孙殊君是打算让他弄一天的,结果他两小时弄好出来了,然后她又得重新给他找事情做。

  这几天孙殊君要做一个素拓方案,她交给姜屹写了,姜屹写了一天才交过来,而且方案有很多问题。

  姜屹也挺不好意思的,“写东西不是我的长项,以前没怎么写过。”

  “嗯。”孙殊君敲着电脑说,“我给你把格式调一下,做一些批注,然后你再改。经理让我明天早上交过去,所以今晚必须得搞定。”她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姜屹在看手表,便笑了一下,“赶时间?”

  现在已经下班了,但在他们公司,其实加班是常事。

  姜屹摇头,“没有。”

  小年轻脸上根本藏不住事,一看就是有。

  “约了女朋友?那你先走吧,别耽误谈恋爱了。”

  “我没有女朋友,是今天家里面有聚餐。”姜屹说,“不过晚一点没事。”

  孙殊君没再劝,嗯了一声就继续做自己手头上的活了。

  可是方案哪里是半小时能赶出来的?孙殊君就是马马虎虎修了一下都花了二十多分钟,那边姜屹改又改了差不多一小时。

  孙殊君做完手头的事之后过去看了一眼,“这边流程可以先空出来,具体还得跟度假山庄那边沟通。”

  “嗯。”姜屹低头删掉。

  “差不多了,你给我吧。”

  姜屹愣了一下,“我才改了一半。”

  “没事,后边的没什么了,你先回去吧,我来做就好了。”

  姜屹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下,想说什么但孙殊君已经走回自己位置上了。

  姜屹把文档保存发给了她,然后脑袋从电脑后边冒出来,“那我,溜了?”

  孙殊君盯着电脑头也不抬,“嗯。”

  姜屹收拾了东西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有人在背后叫了他一声。

  “姜屹。”

  姜屹回头,发现是当初面试过他的小照,便打了声招呼。

  “嗯,才下班啊?这么晚。”

  “今天写了一个方案,所以晚了一点。”

  “对哦,这几天人资部会很忙,我又不在,孙姐要做好多事哦。幸好有你在,可以帮点忙。”

  说得姜屹都有点惭愧了,“我没帮上什么忙,都还在学。”

  “没事,慢慢来,孙姐很有耐心的。”小照说,“不过要过一段时间了,这几天她应该很忙,我看她前两天都加班到一两点呢,白天应该也没精力教你。”

  姜屹心跳微顿,“小照姐,平时人资部的方案都是你写吗?”

  “啊,一般来说都是我写的,然后孙姐再过一遍,像素拓考勤招新竞岗培训这些都是我写的,她哪有空写这些啊。”

  两人一起走到公司大门口,小照问他:“你是要搭地铁回去吧?要不坐我的车,我顺路送你一程?”

  “不用了,谢谢小照姐,我好像还有东西落在公司了,我回去一趟。”

  小照:“恩恩,去吧。”

  姜屹在公司附近打包了两份凉面,又去买了两杯奶茶,回办公室的时候发现经理也在,靠在孙殊君的桌子上在和她说话,两人之间的距离有点近,要不是孙殊君在他推门进去的时候露出松一口气的表情,他还以为他两是在谈恋爱。

  经理看起来倒是有点尴尬,“姜屹啊,你没下班吗?”

  “啊,今天要加班。”姜屹把食物放到桌子上,又半开玩笑地说:“还有一份方案要赶。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经理脸上的表情更尴尬了,“没有没有,我就是找你孙部长说点事,那你们忙,我先走了。”

  经理出门的时候孙殊君看了一眼,眼底全是厌恶的神情,姜屹收回目光,将食物递过去,“孙部长,先吃点东西吧。”

  “谢谢。”孙殊君冲他笑笑,“怎么又回来了?”

  “我在楼下遇到小照姐了,她说你这段时间会很忙,怎么能领导还在加班,我就先溜了的道理。”

  孙殊君扬了扬眉,“这么懂事?我不喝奶茶。”

  “哦,那给我喝。”

  刚才的事,姜屹没有过问,孙殊君也没有再提,两个人埋头工作,一直加班到了一点多。

  走出公司大门的时候,姜屹眼睛都睁不开了。

  “住哪?我送你回去。”

  姜屹没有再拒绝,这个点已经没有地铁了,打车也不好打,他报了地址,又问:“离你家近吗?”

  “不远,刚好顺路。”

  孙殊君的车开得很稳,半路上姜屹没顶住睡着了。

  到他家的时候,孙殊君摇了摇他,“小孩儿?”

  姜屹迷迷糊糊睁开眼,“到了?”

  “恩,你倒是睡得挺舒服的。”

  姜屹挺不好意思的,“我平时睡得很早,那我先回家了,谢谢孙部长。”

  “恩,回吧。”

  第二天姜屹到公司的时候,孙殊君已经到了。

  这个点公司没几个人,他买了两份早餐,进门的时候又看到了总经理在,依旧挨着孙殊君在说话。

  “经理早,孙部长早。”姜屹打了招呼,然后走到自己位置上,“吃早餐了吗?”

  孙殊君抬头冲他笑了一下,“早,吃过了。”

  经理也冲他点点头,“早啊姜屹,今天怎么这么早。”

  “昨天的方案还想再看看。”

  “哦,素拓的方案,你们孙部长正在跟我说,她说是你写的,挺不错的。”

  姜屹笑了笑,“不是我一个人写的,是在孙部长的指导下写的,而且后边还麻烦孙部长改了很多。”

  “恩。”

  经理微微弯着腰,一手撑在孙殊君的桌子上,一手搭在她椅背,几乎是贴着她的脸在说话:“小孙,你再给我说说这里,具体的流程是怎么走。”

  孙殊君往旁边偏了偏,“具体的流程还要和酒店那边沟通……”

  姜屹推开椅子走过来,笑着说:“经理经理,这部分是我写的,我来跟你说。”

  孙殊君愣了愣,看了他一眼。

  “部长,你给我个机会。”姜屹说,然后不等经理反应过来,抓着孙殊君的手腕把她拉起来,坐下去的时候几乎扑进了经理的怀里,“这个部分我是打算这样的……”

  经理理了理领带,有点尴尬,但又不好说什么,只能硬着头皮听他巴拉巴拉讲了快半小时。而且每当他想直起身子的时候,姜屹都会兴冲冲地扯着他的胳膊迫使他弯腰去看电脑。

  等他终于讲完的时候,经理觉得自己老腰都要断了。

  经理走之后,姜屹才伸了伸懒腰站起来,“哎呀我的早餐。”

  他买的肠粉都干了。

  “孙部长你吃吗?”

  “我吃过了。”

  “再吃点呗,我买了两份。”

  “恩。”

  这件事就这样被他翻篇了,孙殊君都没来得及说谢谢什么的。他明明已经看破了,但是却没有多说一句,可见情商高得可以。

  之后经理消停了很长一段时间,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个,还是因为孙殊君重感了,他怕被传染。

  大夏天重感确实挺难受的,孙殊君浑身不舒服,还一直流鼻涕。

  对面的姜屹忍无可忍:“部长,您能擦一下鼻涕么?”

  “哦。”孙殊君抽纸擦了一下鼻子,“还不是怕你嫌弃么?之前打嗝你都受不了,我要是频繁的擦鼻涕,你又该叫我出去了。”

  姜屹赧然,“擦吧,我能忍受,除了抠脚丫子,我都能忍受。”

  孙殊君噗嗤一声笑了,这一笑可不得了,笑得鼻涕都冒了个泡。

  她自己愣了一下,对面的姜屹也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一副很崩溃的样子,捂着眼睛拿着水杯出门了。

  背后是孙殊君更大声的笑声。

  孙殊君感冒好了大半的时候,素拓如期举行。

  地址就选在郊外的温泉别墅,整个公司,上至领导层,下至实习生,都要参加,整整坐了三个大巴车。

  孙殊君在前面安排人员上车,姜屹在后面点人数签到,等他两上车的时候,就只剩下最后一辆车的后排了。

  两人往里走,走到中间的时候有个前台的女生冲姜屹招了招手,“姜屹,这里还有位置,和我一块坐吧。”

  姜屹在公司人缘很好,听说进公司的第二天,所有年轻女生都在问他的微信。一半是因为他长得帅,一半是因为绅士,就是那种有钱人家孩子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从容优雅,但是又不会显得冷淡,相反他还挺和善的。

  孙殊君不知道他对别的女生怎么样,反正是三天两头的请她喝下午茶,买水果沙拉给她吃,有一次她来姨妈不舒服,他还特意去买了个壶子回来给她煮生姜红糖水。

  孙殊君没有停留,径自走到后排靠窗的位置坐下了,没想到几秒之后姜屹也跟着走过来在她旁边坐下了。

  孙殊君奇怪:“怎么不坐那边?”

  姜屹扬了扬手里的名单,“不是要和你核对名单吗?”

  孙殊君失笑,“不是和你说了不用核了吗?而且我晕车,看不得东西。”

  “我知道。”姜屹凑近了一点,“我不想坐那边。”

  “这么漂亮都不喜欢啊?”孙殊君开玩笑说,“那你眼光挺高的。”

  “我眼光不高,只是觉得跟她不熟,坐一块尴尬。”

  “跟我坐一块就不尴尬了?我还是你上司诶。”

  “可能是因为我们天天坐一块,都已经习惯尴尬了。”姜屹说,“部长,让我坐靠窗吧?我晕车。”

  孙殊君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不要,我也晕。”

  开车之后孙殊君就闭眼休息了,过了一会姜屹看了看她,有些担忧,“你还好吧?不会吐吧?”

  孙殊君:“你脸色和我一样差谢谢。”

  “喝点水?”

  “不想喝。”

  姜屹去拿了塑料袋回来一人一个分了,孙殊君看到塑料袋更难受了。

  她把塑料袋挂在耳朵上,下巴兜着,这样吐的时候低头就可以了,这个样子把姜屹笑抽了,还一边学她一边也套上塑料袋。

  他们刚套好塑料袋,前排的女生就哇的一声吐了。

  这吐得那叫一个猝不及防,密闭车厢里的味道瞬间难以言喻,姜屹孙殊君挨得最近,整个人都要疯掉。

  前排女生旁边是她男朋友,手忙脚乱帮她拿水拿纸,处理到一半自己也忍不住接过袋子吐了。

  后排姜屹孙殊君目睹了全程,目瞪口呆。

  “我要疯了……”

  姜屹也不行了,他偏开头拿额头抵着孙殊君的肩膀,笑得发抖,“又恶心又好笑怎么办。”

  “求你了。”孙殊君很绝望,“别吐我身上。”

  “哈哈哈哈哈哈。”

  班车抵达酒店的时候,孙殊君是被姜屹扶着下车的。

  之后办理入住分发房卡都是姜屹一个人在弄,孙殊君坐在露台上喝水休息,远远看着姜屹办事,稳妥又利落。

  中途他望过来一眼,孙殊君冲他比了一个大拇指。

  给所有人分完房卡之后姜屹才跑过来,将房卡递给她,“部长,这是你的。”

  房间是随机的,但姜屹发房卡的时候留的两张是连着的,所以两人就住隔壁。

  入住之后是动员大会,午餐之后素拓才真正开始。

  素拓的第一项就是破冰之旅,主持人由经理自告奋勇地担任了,他增加了一项方案之外的活动。

  “公司就是一个大家庭,一家人在一起处事,难免会有摩擦和误会,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并没有机会去消除误会,所以我今天特意增加了这一项,希望大家都能消除误会,做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孙殊君和姜屹对视了一眼。

  “今天的这个平台,就是一个很大的机会,请大家勇敢的站到台上来,将你认为和他有误会的人叫上来,说清楚,给彼此一个拥抱,化解矛盾。”

  姜屹和孙殊君看经理的眼神就像看白痴。

  自然不会有人承认自己和别人有矛盾,就是真的有矛盾,也不会上去求和,所以经理话音落地的时候,场上鸦雀无声,一阵尴尬。

  经理的视线逡巡了一圈,孙殊君大感不妙,连忙低下头躲避他的视线。

  果不其然那人下一句便是:“既然没人敢上来,那我就起个头吧。”

  姜屹看到他的视线已经转到孙殊君身上了,他暗地骂了一声,然后蹭地站了起来,“经理。”

  经理:?

  “我来吧。”姜屹笑嘻嘻地跑上台,从经理手里接过话筒,“我其实进公司之前,就见过我领导孙部长了,那时候我在图书馆看书,她去图书馆加班,然后不停打嗝,打得我很心烦,就叫她出去。加了我和孙部长的人应该会看到,我和她分别发过一条朋友圈吐槽的。”

  底下有人笑了出声,还有手快的,已经把两条朋友圈截图发到了公司的群里。

  孙殊君看了看截图,有点好笑。

  ――在图书馆自习室不知道为什么开始不停的打嗝,然后对面的一个男生面无表情抬头对我说“出去”。[大哭]我也太惨了吧。

  ――难得想来图书馆升华一下自己,前面的女生打嗝,后面的男生抠脚,我???[再见]

  遥相呼应。

  “所以我其实一直都对孙部长有误解,我以为孙部长会因此给我小鞋穿,但其实她非但没有,还教了我很多东西,这一个多月来,我成长了许多,我很感激她。”姜屹望着她说,“希望今天能和她解除误会。”

  底下的人开始起哄,孙殊君旁边的人还推了推她,“快上去。”

  孙殊君大大方方地上了台,说自己并不介意。

  台下的人又开始叫:“不介意就抱一下。”

  姜屹已经笑着展开了双臂。

  孙殊君本来都做好了要被经理抱的准备,现在换成了姜屹,当然是赚了。

  她走过去伸开手抱住了他。

  一个拥抱,应该是一触即放,最多不过一秒,她抱了一下就要松手了,结果在她要松手的时候,姜屹才合上手臂环抱住她。

  两人都愣了一下。

  姜屹以为她不会抱他,孙殊君以为他不会抱她,所以导致了两人都伸手抱了对方。

  一个礼貌的拥抱,瞬间就变了味道。

  有人在下边吹了声口哨,双方才匆匆忙忙松开手,孙殊君先行一步下台,姜屹还拿着话筒,“谢谢孙部长,谢谢经理。”

  经理脸色不太好看,“很好。”

  受到姜屹的启发,其它实习生以及各部门的同事都半开玩笑地上了台,然后叫上自己的领导,溜须拍马了一番。

  孙殊君和姜屹两人回座位之后没有再对话一句,更没有眼神交流,孙殊君盯着台上,姜屹低头玩手机,终于等到结束,经理宣布可以去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在欢呼。

  在这阵嘈杂的欢呼声中,孙殊君耳边传来一句话,“没有声谢谢吗?”

  “谢谢啊。”孙殊君说。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有点脸红。

  “他这样……有多久了?”

  孙殊君隔了一会才意识到他问的是经理。

  “没多久,就你撞见的那两次,第二次他来找我的时候,我都准备好了开水,打算在他靠近的时候用手肘弄泼开水烫他一下的,没想到你过来了。”孙殊君说,“他有过先例的,在我进来之前,一个前台的妹子,后来他被那个妹子的男朋友在停车场堵住打了一顿,如果不是你,我可能也会找个朋友来打他一顿的。”

  姜屹笑了一下,“还是打他一顿比较解气。”

  孙殊君笑得挺无奈的,“是挺解气的,但这是下下策,上次那个打他的妹子已经被逼得辞职了。”

  姜屹没有再说什么。

  晚上的聚餐很热闹,气氛也很活跃,经理带头敬酒,最后变成了各个部门相互敬酒。

  现在人资部人丁凋零,就孙殊君带着姜屹转各个桌子,怕他喝不了,大多数都是孙殊君替他喝了。

  姜屹挺着急的,“部长,你不用替我喝的。”

  “你不是说你酒精过敏吗?”

  “我带了药。”

  “我没事。”孙殊君小声说,“我酒量挺好的。”

  有同事调侃,“小姜,你看你们部长对你多好,实习结束就别走了吧。”

  姜屹笑笑没做回答。

  她其实有点醉了,姜屹能看得出来,虽然脸上有妆看不出来,但耳朵通红,而且眼神几乎不聚焦,想吃个虾还半天夹不上来。

  姜屹便帮她夹了几个,还亲手替她剥好了放碗里。

  孙殊君偏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真乖。”

  经理又转到了他们这桌,还点名了要跟孙殊君喝三杯。

  姜屹现在看到他这个秃头就烦,孙殊君已经端着杯子要站起来了,被姜屹拉了一把。

  “经理,我先敬您三杯吧,谢谢您把我安排在人资部,让我跟了一个这么好的领导。”

  经理看到他腰就隐隐作痛,如果换了别的实习生,早就想办法调走了,偏偏他是关系户,背景还不小。

  也因此,他没好拒绝他,被迫和他喝了三杯。

  这三杯姜屹喝得又急又快,孙殊君都没来得及拦,而经理作为领导,当然不能比他慢,放下杯子的时候,他都觉得自己有点上头了。

  “经理,再来三杯,这三杯是我替我们孙部长敬您的,呃,就替她谢谢你,给了她一个我这么乖这么聪明的实习生。”

  孙殊君在旁边都噗嗤一声笑了。

  全桌的人都笑了,“小姜平时怎么没发现你脸这么大啊?”

  “来吧经理。”姜屹说着还抬了抬经理的手肘。

  他用的这种开玩笑的语气说,经理也根本没法拒绝,又半推半就的跟他喝了三杯。

  喝完三杯他就赶紧回自己位置上去了。

  姜屹帮她剥了一会虾,中途出去了一会,回来的时候拿手蹭了蹭孙殊君。

  孙殊君:“恩?”

  姜屹冲她眨眨眼。

  孙殊君低头才发现姜屹手关节上红彤彤的一片。

  “怎么了?”她小声问。

  姜屹没有作声,她还要再问,就看到经理怒气冲天地回来了,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死死地盯着孙殊君。

  对方衣衫有些凌乱,脸上也有些红肿,似乎像是……被人打过。

  孙殊君立刻就反应过来了,她的心提了一下,下意识地在桌子下面握住了姜屹的手。

  姜屹本来在跟旁边的人说话,被握住之后他回头看了她一眼,冲她笑了一下,递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周围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望着经理窃窃私语。

  之后姜屹表现得像个没事人一样,散场之后还拉着她让她给他擦药。

  “酒精过敏了,浑身痒得难受。”

  孙殊君没办法,只能跟他进了他的房间。

  姜屹进房之后就吃了药,然后毫不避讳地脱掉了衣服,孙殊君愣了一下,然后挺害羞的避开了视线,她想让他换个男生来帮他擦药的,话到了嘴边又被她咽下去了。

  姜屹把药膏递给她之后就舒舒服服地躺到床上去了。

  孙殊君跪坐在床边,寄出一点药膏抹在他背上,指尖带着冰凉的药膏在他背上抹开,姜屹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每次喝多了,最享受的时候就是擦药的环节了。”

  孙殊君没做声,他又加了一句:“不过以前都是我哥们帮我擦,他们手劲大,擦个药弄得像推拿。”

  孙殊君在他背后笑了一声,“后边擦完了,还有别的地方吗?”

  姜屹侧着脑袋看她,“还有前胸和大腿内侧,你要一起帮我擦了吗?”

  孙殊君顿了顿,面不改色地挤出一点药膏,“来啊。”

  姜屹反倒是不好意思了起来,他穿上衣服坐起来,“算了,我自己来吧。”

  孙殊君把药膏递给他,姜屹伸手来拿,她却没放,而是望着他问:“今天你打经理了?”

  姜屹一脸无辜,“啊?”

  孙殊君看着他没说话,隔了几秒姜屹才笑了,“恩,蒙着头狠狠揍了一顿,他应该会老实了。”

  “你疯啦?不怕被他看到?”孙殊君挺无奈的,“而且打他这种事也应该悄悄做,找别人做啊。”

  “这个治标不治本,他这种人,就应该给他一点教训。”姜屹说,“我说了,让他以后离公司的女生远一点,再有下次,就让我舅舅开了他。”

  孙殊君噗嗤一声笑了,“后一句话的威慑力更大吧。”

  “对,打他是治标,那句话短时间内应该能治本。”

  孙殊君突然有些感慨,“我现在都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冷酷无情的冲着打嗝的我说让我出去。真没想到,你会是一个正义感这么强的男生。”

  姜屹笑了一下,“你没说错啊,我内心是挺冷漠的,这种多管闲事的事,我很少做,我活了二十多年,也就救过一只猫而已。今天只是因为是你,我才做的。”

  孙殊君心跳有些加快,她笑着打哈哈:“因为我是你上司吗?”

  姜屹望着她笑而不语。

  孙殊君有些慌乱地低头,“我先回去了。”

  “恩,晚安。”

  孙殊君回自己房间后才发现微信有一条未读消息,是经理发过来的,他说自己今天被打了。

  孙殊君装作很意外的样子,回复道:怎么会被打?被谁打了?你刚刚怎么不说?

  经理回她:我被谁打的,你心知肚明。

  孙殊君:啊?

  经理又问:你现在是在跟你的实习生谈恋爱吗?

  这话问得孙殊君微微一愣。

  她没有回复,经理也没有再说话。

  第二天的素拓大多是体能训练,姜屹参加了攀岩,还拿了个第一名,上去之前他就把手机交给她让她帮忙拍视频,所以到顶之后他立刻就回头在人群里搜寻孙殊君的身影。

  视线对上之后,姜屹冲她笑了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底下的女生一片尖叫,“姜屹威武!姜屹好帅!”

  攀岩第一名奖品是个kindle,当初订奖品的时候孙殊君就说了想要这个kindle,所以姜屹拿到奖品之后就递给了孙殊君。

  孙殊君以为他是让她帮忙拿着,谁知道走的时候再给他他却说不要了。

  “我家里有一个kindle了。”

  “那我给你折现?”

  “不用了,送你了。”

  孙殊君一下子顿住了脚步,“我不要。”

  姜屹挺无奈的,“那放办公室一块用吧。”

  素拓回去之后没多久,几个实习生的实习期就到了。

  按照惯例,她要去各部门了解情况,还要挨个和实习生谈谈,问对方有没有意愿留下。

  最后才是姜屹。

  她之前在办公室也跟姜屹谈过,她以为他是肯定不会留下的,毕竟以他的学历和家庭背景,会有更好的去处,这里只是他的一个台阶罢了。

  没想到他却犹豫了,还说要考虑几天。

  “实习期就快要结束了。”孙殊君把他叫到会议室问,“考虑得怎么样了?”

  “考虑好了。”姜屹说,“我想留在人资部。”

  孙殊君还愣了一下,“啊?你要留在公司?”

  “恩。”姜屹笑了一下,“不欢迎吗?”

  “在我们这,有点埋没人才了。”

  “你这话要是让我舅舅听到了,他肯定要不高兴的。”

  孙殊君也笑了,“我只是想给你最好的建议,你学历不低,学的专业也很好,毕业了肯定有很多大公司抢着要,你要不还是再考虑考虑?”

  姜屹叹了口气,把下巴磕在桌子上,“别的部门都在拼命留实习生,怎么你还赶我走啊?”

  “还不是为你好?”

  “我自己也考虑过的,去大公司,就得从基层做起,留在我舅舅的公司,说不定两个月就让我做部长了呢。”

  孙殊君:???

  “你做部长?你做部长了,我怎么办?”

  “你去做经理呗。”

  孙殊君好笑,“行行行,姜部长,你自己决定。”

  这声姜部长叫得他浑身舒服,“哎,再叫两声听听?”

  “滚蛋。”

  几天之后姜屹的实习期就结束了,他回了学校,天天给她发微信吐槽他的毕业论文。

  姜屹走了之后,小照就调回来了,工作也轻松了很多。

  月底开会的时候,董事长回来了一趟。

  董事长很少在公司出现,以前孙殊君也没关注过,但是自从知道这是姜屹的舅舅之后,孙殊君就没法不去注意。

  会议结束之后董事长留了总经理下来,其余人回了办公室。孙殊君心思不在工作上,发了半小时呆,随后总经理敲门进来叫她:“孙部长,董事长找你。”

  小照比她还诧异,“董事长找我们部长干嘛?”

  总经理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这我就不知道了。”

  孙殊君忐忑地推开了董事长办公室的门,“董事长,您找我?”

  姜屹的舅舅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看起来很有气度,“孙部长?请进。”

  他邀请孙殊君在沙发上坐下,亲自给她倒了茶,开门见山地说:“我外甥这两个月就是在你手下实习的吧?”

  “对。”孙殊君点头,“姜屹在人资部实习了两个月,他很聪明,也愿意学,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董事长笑呵呵的,“这个我知道,从小我就知道他很聪明,所以才死活让他来我公司实习的,就是他妈妈一直很反对。”

  孙殊君也冲他笑笑,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他学历那么高,专业又好,找实习单位的时候就有很多大公司跟他抛橄榄枝了,他妈妈那边也帮他选好了公司,谁知道他来我这里实习两个月之后就决定不走了,把他妈妈气得。”

  孙殊君莫名有些紧张,“这个问题我之前也跟姜屹谈过,他说他很喜欢公司的氛围,又因为您的原因,觉得在这边发展会比较好,所以想留下来。”

  董事长笑了笑,意味深长地望着她,“是喜欢公司的氛围,还是喜欢公司的某个人?”

  孙殊君微微有点窒息,望着他不敢说话。

  “我其实不知道的,姜屹没跟我们透露过,上次吃饭也只是对你这个领导赞不绝口,今天我就是想过来看看,没想到你们那个经理会跟我说起这个。”

  孙殊君微微咬牙,“董事长,您别听别人瞎说,姜屹在公司上班很安分,没谈恋爱。”

  “没谈?”董事长挑眉,“这还没谈上?这小子不行啊。”

  孙殊君:“啊?”

  “叫你来不是想指责你,年轻人喜欢谁我管不着,谈不谈恋爱,公司也不会管,主要是想和你说一下姜屹工作的事情。”董事长说,“我原本以为他想留下来,是觉得我公司好,现在看来只是为了你,那我就觉得没必要啦,谈恋爱不是非要在一个公司谈嘛。现在看来他留下来不是为了谈恋爱,是为了追你啊。”

  孙殊君觉得自己脸都红了,“董事长,姜屹没喜欢我。”

  “你别管他喜不喜欢你,我就问你,你喜欢他吗?”

  孙殊君没有回答。

  “如果喜欢的话,就和他在一起,如果不喜欢,就趁早拒绝他。无论如何就是,别浪费时间来我这个公司追你,给他妈妈知道了,得劈死我。”

  孙殊君从董事长办公室出来之后没多久,就收到了姜屹发来的微信,连着好几条。

  姜屹:?

  姜屹:在干嘛?

  姜屹:我那个实习报告评语想让你帮我重新写一下。

  孙殊君回复他:好,要怎么写?我写了寄给你吧。

  姜屹:不用寄,我现在在回去的路上,晚点直接到公司找你,你几点钟下班?

  孙殊君:今晚加班,应该会比较晚。

  姜屹推门进来的时候孙殊君正在吃泡面,对方一看见就伸手夺走了,“我就知道你加班要吃这个了,所以特意绕路给你买了瓦煲饭和汤。”

  孙殊君冲他笑笑,“谢啦。”

  姜屹把餐盒放到桌上,看了她一眼之后微微愣了一下,然后面色变得凝重了起来,“你脸怎么了?”

  孙殊君啊了一声,捂住脸,“没什么。”

  “什么没什么,这明显是被人打了。”姜屹急死了,他伸手拿开她捂着脸的手,“都青了,怎么回事?”

  “真没什么,就是不小心撞的。”

  姜屹皱着眉问:“是不是那个老秃驴报复你?”

  “啊?不是不是。”

  姜屹转身就要出门,孙殊君被吓了一跳,连忙拉住他,结果不仅没拉住,还差点被他带出去,她没办法,只能伸手抱住他的腰,“真的不是,我就是,这几天在练泰拳,被同组的学员误伤了。”

  姜屹身子僵了一下,孙殊君这一抱抱得特别结实,前胸贴后背,姜屹脸都要红了,根本没听清她在说什么。

  “姜屹?”孙殊君松开他。

  “啊?哦!”姜屹摸摸眉骨掩饰了一下眼神,“你先吃东西吧,一会凉了不好吃。”

  孙殊君坐下吃饭,姜屹拖着小照的椅子到她桌边坐下,撑着下巴看她,“听说我舅舅今天来公司了?”

  “嗯。”孙殊君说,“还特意找我去了解了情况。”

  姜屹有点紧张,“他说什么了?”

  孙殊君望向他,“你回来到底是因为实习报告,还是因为这件事?”

  姜屹没说话。

  孙殊君:“你不说,我也就不说咯。”

  “是因为这件事。”姜屹老老实实地说,“我担心经理会跟他说你的坏话。”

  “他确实说了。”孙殊君说,“他跟董事长说你和我搞办公室恋情,我可能要被开了。”

  姜屹一下子就笑了,“我舅舅不会因为这个开你。”

  “他为什么不会?”

  姜屹望着她的眼睛说:“因为他知道我喜欢你。”

  孙殊君本来还想逗他一下的,谁知道他冷不丁的就表白了,弄得孙殊君不知道作何反应了。

  “他是不是还跟你说,如果喜欢我就和我在一起,不喜欢就尽快拒绝我,不要让我为了你来他公司上班?”‘

  “话都让你说完了,我还说什么?”

  “你就说……”姜屹声音有点低,也有点紧张,“你选择什么。”

  “我选什么?我反正是不选办公室恋情的。”

  姜屹看起来有点委屈,“那我不回来上班嘛。”

  “哦,那勉强答应你吧。”

  姜屹一愣,然后笑了,他伸手捏捏她的脸,“哇,那真的是好勉强你哦。”

  “这个汤哪里买的?”

  “外卖送不到,以后你想吃,我给你买来。”

  “好啊,好好喝哦。”

  “真的吗?我尝一口。”

  孙殊君递勺子过来,姜屹摇了摇头拒绝,“我要尝你嘴里的。”

  孙殊君:“那你先去看看外边还有人吗。”

  姜屹飞快地跑出门溜了一圈,然后跑回来,美滋滋地说:“报告部长,公司里没人了,就我们两!”

  “那来尝。”

  请收藏本站:https://www.1q1s.com。奇书小说网手机版:https://m.1q1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