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高尔夫_短篇小甜文
奇书小说网 > 短篇小甜文 > 21、高尔夫
字体:      护眼 关灯

21、高尔夫

  祝晗雨刚回到家,就收到朋友发过来的一条微信,问:是你吗?

  上附了一条他的朋友圈截图,祝晗雨点开看,是一个备注叫“深水沈饶”的人发了一条动态:我真的笑死,遛狗看到一辆高尔夫停车停了十分钟,中间司机下来看了四回,还没停进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祝晗雨发了个流汗的表情过去,回复说:应该真的是我,我刚才真的在润禾嘉园停了四次……特别大的地方,没画线,我停不直,见鬼。

  对方果然发了整版的哈哈哈过来,说:祝晗雨,你真滴是我的开心果。

  祝晗雨:但是他有夸大,我只停了五分钟,一首歌多一点的时间,下来三次而已。

  隔了一会他又发过来几张截图,是他和那个叫深水沈饶的人的聊天记录。

  他和人家说:我怀疑你看到的是我朋友,她也是刚刚提了个高尔夫。

  他给对方发了他和祝晗雨前面的聊天记录过去。

  那人回复了一个哈哈哈哈的表情包,说:对对对,就是这个小区,车镜子上确实还绑着红绳。

  后头还有她朋友跟对方说她学车时候的光荣事迹。

  “她第一天去练车,把教练车的手刹直接按断了,教练让她滚。”

  “隔了半个多月再去,教练带她上路,教练开门上车,刚跨上一只脚,她就脚踩油门,把教练甩下去了,教练摔骨折了,她赔了三千,换了个驾校。”

  那人也是笑了一个屏幕。

  祝晗雨恼羞成怒,把朋友拉黑了。

  第二天祝晗雨下班回到家,又来了一条微信,是另外一个朋友,开门见山就是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发了两张图过来。

  第一张仍然是一张朋友圈截图,备注是“沈饶(深水)”发的一条动态:今天小高同学有进步,她放弃了倒车入库,直接开进去了哈哈哈哈(即便是直接开进去也还是挪了三次真的是好棒棒呢)。

  下面是她昨天拉黑的那个朋友的哈哈哈哈哈哈,还说:因为你我被她拉黑了哈哈哈哈。

  第二张是那人朋友圈里附的图片,虽然车牌打了马赛克,但她还是一眼认出了那是她的车。

  她回了一串省略号过去。

  这个人咋还弄连载呢?

  接着第三张图片发过来了,是她这个朋友去问那个人:朋友,车牌号是不是hy886?

  那人回复他:哈哈哈哈是啊!你也认识这个高尔夫?

  朋友:是我朋友,哈哈哈,祝晗雨牛逼哈哈哈哈。

  祝晗雨:……

  她怎么那么多朋友认识这个人?

  她昨天倒车的时候全神贯注所以没注意周边,今天她因为怕被人看到,所以特意瞄了一眼,结果还真的看到一个在四五十米开外的草坪上遛狗的男生,因为那男生长得还挺帅,又格外高,穿了一件红色的连帽衫,所以格外显眼。

  她就是感觉那个男生在看她,所以她才故意没有倒车入库的,结果这人果然是在看她,还拍了照。

  第三天她再回家的时候,又是一眼看到了那个男生。

  他今天穿了一件军绿色的薄风衣,坐在小区儿童游乐设施的弹簧木马上晃悠,他的萨摩耶在他附近晃悠。

  她下定决心要速战速决,于是集中了一万个注意力,小心翼翼地看倒车影像和后视镜,但她终究不是能一步到位的人,挪了两次之后她后头来了一辆车,似乎是想越过她去到里面停。祝晗雨想往里开一点给他让位置,结果邪门得很,她忘了自己挂的是倒车档,一脚油门就往后溜了一大步,哐的一声撞上了后头的车。

  祝晗雨下车的时候,看到那边的男生已经笑得歪倒到一边去了,差点掉下木马。

  她到家的时候主动给她的朋友们发了微信,主动问:连载更新了没有?

  朋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更新了。

  他发了截图过来,那个叫沈饶的人更新了动态,这次居然是一个小视频。

  视频有点晃,想来是他笑得快要拿不住手机了。

  他说:哈哈哈哈哈哈高尔夫真的是太可爱了,下车直接就问对方多少钱。

  底下是她朋友的回复:买车三天才撞,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祝晗雨:我车花了qaq。

  朋友: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哈哈哈哈哈哈哈。

  祝晗雨:你们不是人。

  朋友:早跟你说放弃驾照了,你不听,买车之前我们也再三劝说,让你不要买,也让你买便宜点的,你不听,现在好了吧。

  祝晗雨把他也拉黑了。

  第二天是周末,祝晗雨去了物业,想换个车位。

  物业的小姐姐很为难,“祝小姐,你那个车位,已经是小区里最好停的车位了。”

  “我知道。”祝晗雨说,“你再帮我找一个吧,找第二好停的。”

  她就是想换个那男生看不到的车位。

  物业看了看电脑,给她选了个位置,“这里,旁边是个开mini的小姐姐,应该会很宽。”

  祝晗雨二话不说换掉了。

  晚上她加回了她的朋友们,对方都很诧异:“咦,祝晗雨你几点了还在外面浪啊?”

  祝晗雨:???

  朋友给她发了沈饶的朋友圈截图,他说:都十一点了,高尔夫还没回来,唉。

  她朋友在下面评论:怎么还惦记上了。

  沈饶回复:没有她,我的生活多无趣啊。

  朋友问她:去哪玩了,不带我。

  祝晗雨:玩个屁,老子换了个车位。

  朋友:啊?为什么?你那个位置不是小区最好停的吗?难不成你租了两个车位横着停?

  祝晗雨:你给我闭嘴!要不是那个人天天盯着我,我至于吗?

  朋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给沈饶发了聊天截图,沈饶也是一顿爆笑,还又发了一条朋友圈,说:伤心,高尔夫换车位了。

  半小时后,祝晗雨的朋友又给她发了个朋友圈截图,仍然是沈饶的,配图还是她的高尔夫车顶。

  祝晗雨:???

  沈饶这条朋友圈没有配任何文字,但是他的朋友们都笑疯了,祝晗雨的朋友在下面评论:我日?祝晗雨这是换车位换到你家楼下了?

  沈饶:是啊哈哈哈哈我前面还在遗憾以后看不到高尔夫精彩绝伦的倒车情景了,结果在阳台抽烟的时候,一低头就看到了哈哈哈哈。

  他还回复所有人:别问我是怎么认出来的,那风中摇曳的红绳子多么引人注目。

  祝晗雨当即就穿了外套下楼去把她车上后视镜绑的绳子拆掉了。

  回得来之后,她朋友又给她发了沈饶最新的朋友圈。

  沈饶说:我的妈,小姐姐刚刚下楼把红绳子解了……我们当中出现了叛徒!

  有一个她朋友和沈饶共同的朋友评论说:追连载追了那么多天,终于知道高尔夫车主是个女孩子了,所以漂亮吗?

  她朋友的截图只到这里,她没看到他在下面的回复,但是祝晗雨也没好意思问她朋友。

  第二天她又去了物业,又要换车位。

  物业小姐姐十分无奈,“祝小姐,真的车位没几个了。”

  “就离我现在那个车位远点就好了。”

  最后还是给她挑到了一个位置,虽然离她家有点远,但她全当是散步了。

  星期一那天晚上她加了会班,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好不容易把车停好后,她关了车灯下车,前面开过来一辆车,经过她的车时,车窗降下来,一个男生在里面说:“美女,车再挪一下,你太靠线了我不……好……停。”

  他最后几个字的声调可以说得上是诡异了。

  祝晗雨也沉默了一会,然后一声不吭地上了车,费了一点劲才把车摆正停好。

  这期间男生的车就一直横在她前面,车窗也没升上去,但是因为路灯太昏暗,她看不清男生脸上的表情。

  停好车之后她也没作停留,立刻就上楼了。

  到家之后果不其然她朋友给她发了一个朋友圈截图过来,还发了一句话:你们打照面了???

  截图是沈饶两分钟前的朋友圈:我擦!!!高尔夫又换车位了!!!这次换到我旁边了!!!就在我旁边!!!

  下面还有他回复所有人的话:而且她不知道的是,其实这个位置,我在楼上看得更清楚……

  祝晗雨:我特么哪知道啊!

  朋友:珍惜这段缘。

  隔了一会朋友又发了截图过来,是沈饶在朋友圈下的三条评论。

  ——我有点慌啊,她一个小女生,刮花我的车,我是让她赔,还是不让她赔呢?

  ——古有孟母为了教育孩子两迁三地,现有高尔夫为了躲我换了三次车位。

  ——大家别笑了,有没有人认识这位小姐姐的,帮我跟她说一声,她忘记锁车门了,我现在守在她车旁边帮她看着呢。

  祝晗雨连忙跑下楼,到了车的附近果然看到男生靠着她的车在抽烟,昏黄路灯下这道颀长的剪影,叫她忽然有点点心动了。

  可能有些人天生就自带了吸引女生的气质。

  她没敢走过去,远远地冲着车按了一下遥控,结果车没动静。

  她只好又走近一点,再按,还是没反应。

  她又靠近了一点,这下车响了一声,车前灯也闪了闪,哦了。

  但是这一下也惊动了靠在车上的男生,他抬起头,一眼就看到了祝晗雨,看她躲得这么远,一时失笑。

  祝晗雨转身飞快地跑了。

  第二天祝晗雨出门的时候,沈饶的车已经开走了。

  她开车门的时候才发现,后视镜上绑着一条红绳子,料想到会是那个人给绑上去的,但也不太确定,祝晗雨拍了照发了朋友圈,说了个“咦?”。

  很快她的朋友们都来给她解惑了。

  昨晚她锁完车门上去之后,沈饶又发了一条朋友圈:给高尔夫绑了一个红头绳,希望她出入平安。

  下面一堆人语气暧昧。

  ——哦哟,她哦?

  ——噢哟,虽然知道你是在嘲笑人家,但是不知怎地,我感觉我们沈老板有点温柔哦。

  沈饶回复他:我是怕她蹭到我的车。

  “他的车很贵么?”祝晗雨问。

  “贵。”朋友回答。

  “不就是奔驰么?”

  朋友被噎了一下,“你特么傻逼吧?奔驰g,可以买10个高尔夫。”

  朋友还特地提醒了她一句:“刮一下就没了半年工资,你千万小心。”

  “那我再去物业问问看还有没有车位租。”

  上班的时候,她的朋友在群里呼唤她:祝晗雨,你什么时候把我从黑名单你放出来?

  祝晗雨要笑死了,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忘记你还在里面了。

  朋友:哼。

  她刚把他拉出来,就看到一条群提示。

  “亮锅”邀请“深”加入了群聊。

  祝晗雨的心陡然一跳。

  虽然她没点那个人的名字进去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知道这个人是沈饶。

  他一进群,群里的女生都沸腾了,嚷嚷着让他发红包。

  他倒也不含糊,顺手就丢了一个红包出来。

  他发红包的时候祝晗雨正在忙,等弄完再回头看手机时已经过去十分钟了,本以为红包不会再有了,她也只是顺手点了一下,结果没想到还有一个。

  她点开红包,领了元。

  祝晗雨刚要吐槽这个开奔驰的人这么小气,往下一看无语了。

  人发了一个两百的红包,群里人人有份,最多的领了八十,最少的也有十元,只有她是。

  她返回群,果不其然被嘲笑了。

  满屏的哈哈哈,hhh,233以及各种表情包。

  祝晗雨:祝晗雨退出群聊。

  大家看到这句话笑得更欢了。

  祝晗雨觉得好心酸,她以前在群里地位很高的,大家也不会这么肆无忌惮的嘲笑她,自从那个沈饶开始连载朋友圈笑她之后,她的光荣事迹也在她的朋友里被传阅,更有甚者做成了长图到处转发。

  这之后大家笑起她来就更加不加遮掩了。

  朋友是这样说她的:“本来就蠢,现在她一做蠢事,我就不由自主地想到高尔夫事件,于是更觉得她蠢,就更好笑了。”

  她还在心里骂沈饶,下一秒沈饶就发了一个红包出来,她动作比意识快,手指先点进去抢了红包,这下是个大包了,,但她抢完才察觉不对劲。

  这居然是一个命名为“小可怜”的单个红包。

  而且这个红包显示,50秒被抢光。

  虽然她动作已经很快了,但还是迟了50秒,要知道群里的人全都是豺狼虎豹,一个红包三秒能抢光的那种,这个红包居然隔了50秒都没人抢。

  祝晗雨感觉他们就是刻意不抢,留给她的。

  而且这个红包的命名……真的有够暧昧的,弄得好像他们之间很熟一样。

  下一秒她的两个朋友都不约而同地给她发了奸笑的表情。

  祝晗雨怕自己想歪,问了朋友一声:“他是在撩我吗?”

  朋友回复:“是呀小可怜。”

  他私聊的时候调侃她就算了,他居然还到群里发了一个“哟”。

  剩下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哟。

  沈饶在这些哟字中岿然不动,发了个“恩?”。

  也有不明就里八卦中心外的人在下面问:什么情况,新进群的是祝晗雨男朋友?

  祝晗雨当即就被口水呛了一下。

  又有人说:啊,这个人就是之前朋友圈挂晗雨的人。

  他的头像没有变,大家自然认出来了。

  大家七嘴八舌的:在一起了?祝福!

  祝晗雨挣扎着否认:不是,没有,别瞎说。

  她的否认很快就被刷上去了。

  在她被大家的“祝福”砸得晕头转向之际,沈饶终于出来说话了,一开口就是一句:大家好啊。

  这下更要命了,他这一句大家好,不仅没有否认,反而很像是作为祝晗雨男朋友跟大家在打招呼。

  大家纷纷应和:你好你好。

  沈饶又说:有空来深水坐坐,我请你们喝酒。

  大家又纷纷说:好的好的。

  晚上祝晗雨回去的时候,沈饶已经回来了,他那个车真真是停得极为刻意,完全是贴着边停的,远远躲着她的车位。

  祝晗雨又好气又好笑,停好车之后她一边上楼,一边从群里点开沈饶的头像,看到了他的朋友圈。

  非对方的朋友只能显示最多十张照片,他的这十条动态全都是跟高尔夫有关的。最新的一条是半小时前的,他拍了一张自己停车的照片,说:恨不得腾二分之一的车位出来给高尔夫。

  她点进去看评论,看到他回复所有人的一条评论:不是怕被刮花,她肯定不会刮花我,我就是想让她好停一点。

  底下是她的朋友们在起哄:哦哟,这么宠溺的吗?

  估摸着他其他朋友也在调侃他,他又回复了一句:大家别闹。

  祝晗雨去问她朋友:你说沈饶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

  祝晗雨朋友:…………

  祝晗雨又问:如果他喜欢我,为什么不加我微信?

  祝晗雨朋友:那个,晗雨,你,想多了。沈饶吧,是深水老板,富二代,人交过的女朋友,要不是某局长女儿,要不是某地产公司千金,要不是二线模特或者网红,你觉得……

  祝晗雨立刻道:打扰了。

  朋友还补刀:对了,他还有个前任,是赛车手,超级酷的。

  祝晗雨:告辞。

  深水她以前也是去过的,消费奇高的一间酒吧,而且很有格调,去的不是有钱人就是有身份的人。无怪人都说深水是金窟,遍地是钱,酒吧是什么地方,酒过三巡大家喝得谁也不认识谁,东西随手乱丢,听说很多人半夜溜进去,到女厕捡口红的。她第一次去的时候就在沙发缝里摸到一个gucci的手包。

  她以前看他的备注是深水沈饶,看着又年轻,给人感觉是个性格很好的人,因此祝晗雨至多以为他是在那上班的,后来又知道他开的车价值不菲,便料到应该是老板,但是因为这个人总是发朋友圈笑话她,又有意无意的和她总有些接触,所以祝晗雨才会自作多情。

  朋友这么一说,她立刻就觉得那个人有距离了。第二天早上沈饶收到一条微信,是他在物业的表表妹给他通风报信了:不好了不好了,香妃娘娘变成飞走啦~

  沈饶:说人话。

  表表妹:你的高尔夫小姐姐又要换车位啦。

  沈饶心道这又是为何?难道他留了三分之一的车位给她是弄巧成拙,反而惹得她不高兴了?

  沈饶问表表妹:你给她换了么?

  表表妹:当然没啊。

  沈饶:懂事。

  表表妹:嘿嘿~不过表表哥啊,你是不是?

  沈饶:是。

  表表妹:你知道我要问什么?

  沈饶:知道。

  表表妹:啧。那你加油,下次带过来,我教她开车。

  沈饶:我自己教。

  表表妹:哈哈哈哈。

  祝晗雨没能换掉车位,只能苦练倒车技巧,好在公司的车位也非常难停,练习了几天之后,她总算是不用挪五六次就可以把车倒好了。

  沈饶还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意味不明的话,说:很高兴看到你进步。

  祝晗雨一边骂自己无聊点他的头像进去窥视他的朋友圈,一边又因为他的这句话而开心。

  她觉得自己跟沈饶没可能,也觉得沈饶应该不会喜欢她,可是自己也纳闷,这个男人如果不喜欢她,为什么这么关注她?

  难道真的是因为她太搞笑了?

  这也太让人悲伤了吧。

  周末她朋友过生日,在深水订了位置,祝晗雨犹豫要不要去,朋友极力怂恿:去吧,沈老板送了很多酒,不去喝不完。

  祝晗雨笑:我不是酒鬼啊。

  估摸着要喝酒,所以她打车过去了。

  同一个酒吧,祝晗雨前几次来并没有其他想法,这一次因为知道这是沈饶开的酒吧,所以从进门起就感觉很不同了。

  他们在群里发了小视频,还艾特沈饶。

  祝晗雨看着手机,心跳得飞快,隔了几分钟沈饶才回复道:到了?

  寿星在群里答:到了,谢谢沈老板的酒!

  沈饶:客气了,一会我就过去。

  祝晗雨那颗本来就跳得飞快的心,在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几乎要蹦出来了。恰逢有人拿了酒给她,她接过杯子就一口饮尽。

  朋友诧异地看着她,而后反应过来,笑道:“紧张了?”

  就是那个告诉她沈饶前任很多的朋友。

  祝晗雨面无表情的,“渴了。”

  沈饶说的一会却是过了半小时都还没到,她酒喝了不少,中途去了一下洗手间,还顺道补了个妆。回来时发现有男人正站在边上和服务员说话,挡住了她走进去的路,祝晗雨道了一声借过。

  酒吧那么吵,她也没指望他能听见,便打算从旁边侧身挤进去,谁知她刚走到那人旁边,对方却忽然转了个身,与她成了面对面的姿势。

  祝晗雨猝不及防,想往后退,后面又是桌子死死抵着她,这距离让她觉得不适,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就伸出手臂横在两人之间,想把他往外推一点,同时也抬起了头。

  视线一触,祝晗雨觉得自己醉了。

  是沈饶。

  对方微微低着头,冲她一笑,“祝晗雨?”

  祝晗雨其实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但是看口型应该是在叫她的名字,谢天谢地是祝晗雨,不是高尔夫。

  她其实想装作不认识的,但对方既然已经叫出她的名字了,再装傻就没意思了,她也只好朝他笑笑。

  沈饶往旁边撤了点,让出位置给她进去,祝晗雨坐进卡座,他也自然而然地靠着她坐下了。

  他们这群人其实不多,就七个一起过来了,寿星坐在最中间,看到沈饶过来了,立刻站起来敬酒,沈饶也跟着站起来,笑道:“应该是我敬你才对,生日快乐。”

  “谢谢沈老板。”寿星说,“你是不知道你这边台多难订,不是你打招呼,我们只能回家喝酒了。”

  沈饶也没含糊,仰头一口喝完了一杯,喉结一滚一滚的,性感极了,看得旁边的祝晗雨也忍不住去伸手拿酒杯——她口干。

  都是群里的人,沈饶一个个打过了招呼,而后才坐回来倒了一杯酒,碰了碰她放在桌子上的杯子。

  祝晗雨微微一愣,下意识拿起来和他碰了一下。

  对方眼里荡漾着笑意,问她:“能喝吗?”

  祝晗雨觉得自己脸红了,索性这里灯光缭绕,倒也看不出什么,她点头说:“能。”

  沈饶又问:“没开车来?”

  他这么一问,祝晗雨觉得自己更脸红了,“没。”

  两人靠得极近,但是因为周围太吵,他说话她还是听不清,问了一遍:“什么?”

  他放下酒杯偏头靠近,以手背作遮挡,在她耳边问:“我说,你的名字,祝晗雨,是哪个晗?”

  一般在酒吧说话都是这种姿势和距离,祝晗雨从前和别人这样做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却忽然感觉暧昧了,而且别人凑近来说话基本也都是吼,倒没有人像他这样,声音不大,甚至有些低沉,但是清晰,能确保她可以听见。

  他问完之后便偏头,等着她凑到耳边回答,结果对方在隔着一个拳头的距离外大吼了一声:“日字旁的晗!”

  这一声还挺大声的,引得她旁边的朋友都看过来一眼。

  沈饶揉揉耳朵,憋着笑,继续一本正经地问:“哪个?”

  “日字旁加一个包含的含。”

  沈饶仍然一脸疑惑,还把手伸出来,“怎么写?”

  祝晗雨脑子一抽,当即就一手握着他的手腕,一手在上面写字。

  写完对方一脸恍然,“雪后初晴的早晨,好名字。”

  祝晗雨:……刚刚跟他说日字旁的晗他都不认得,现在倒是知道是“雪后初晴的早晨”的意思?

  又想到他有那么多前任,便立即觉得他刚刚的问题和举动都是在戏弄她。

  她收回了手去拿自己的杯子,那杯子已经空了,她刚刚摸到,旁边的人男人就立刻拿起来一瓶酒帮她斟满,动作流畅而自然。

  她朋友在旁边扯了扯她,凑近了问:“你和沈老板聊什么呢?”

  “他问我的名字是哪个晗。”

  朋友一副或见了鬼的表情:“真的假的?用这么暧昧的姿势说这么纯情的话?”

  “真的啊。”祝晗雨纳闷了,“怎么就暧昧了?这里这么吵,不都是这样说话么?”

  “不不不。”朋友说,“你可能没注意,刚刚你们在说话的时候,沈饶的手臂一直搭在你背后的沙发边上,我乍一看还以为他搂着你呢。我们男生一般用这种姿势的时候,都是问女孩子要不要出去走走。”

  祝晗雨挑眉问:“什么叫出去走走?”

  “走到酒店去啊。”

  祝晗雨一脸嫌弃地看他。

  朋友摊手,“干嘛?食肉动物嘛。”

  祝晗雨没再搭理他。

  她以为沈饶只是过来坐坐,象征性地喝几杯酒可能就会走了,没想到他在旁边一坐就坐了半小时,最后还跟他们玩起了游戏。

  也真不愧是开酒吧的,这个人玩什么都能全身而退。游戏换了好几种,输得最多的就是寿星和祝晗雨。

  寿星输是因为她是寿星,被人故意抓的。

  她输是因为她蠢。

  输得多了,就喝得多,喝多了,就输更多。

  最后玩的骰子,是祝晗雨最不拿手的,她玩这个,向来是随便喊随便开,中途有一次还胆大妄为地试图去开沈饶的盖子,被沈饶轻轻按住了。

  她被这么一按,简直像一只被从头撸到尾的猫一样,浑身都舒坦了。

  偏偏沈饶还歪着脑袋看她,眼底笑意分明,“别闹。”

  这下祝晗雨骨头都酥了。

  这个人太会撩了!

  要知道在此之前,因为朋友圈的印象太深刻,以至于她一看到沈饶两个字,浮现在脑海里的就是一串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晚上,倒是彻底颠覆了她心目中的他的形象。

  她抽回手,没有开,沈饶的下家犹豫了片刻,他是不敢开沈饶的,但是也深知再喊就危险了。

  最后他加了一个,他的下家揭了,场上的数恰恰是沈饶喊的那个数。那人叹气,“我就知道,喊了也是输,开了沈饶的也是输。”

  沈饶笑眯眯的,看了祝晗雨一眼,那一眼真真是有邀功的意思。

  之后祝晗雨基本上也都是瞎喊一通,一圈下来大家都在喊三或四,轮到她的时候她直接就喊出了“25个6”。

  朋友都喷了,“宝贝儿,一共八个人,每人五个骰子,你确定有25个6?”

  祝晗雨点头,重复了一遍:“25个6。”然后看向沈饶。

  这无异于抛了一个难题给他,沈饶摸摸鼻子,他不想让祝晗雨再喝了,打算硬接下这一轮,刚说完一句“加一个”,祝晗雨旁边的人就笑着说:“加什么加,不开她开谁?”

  随即手一伸将她的盖子打开了。

  众人一看都笑了,“晗雨啊,你一个6都没有,你喊什么?”

  这边也数了一轮,恰好有24个,但凡她有一个,都不用喝了。

  “我以为你们不敢开的。”祝晗雨嘟囔道,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刚要举起来喝掉,旁边就伸过来一只手,握住她的手止住了她的动作。

  那手修长温暖,端得也稳,叫祝晗雨愣了一下。她偏头看他,对方冲她笑笑,“这杯我替你喝。”

  旁边的人都起哄了,“噢哟,我也要沈老板替我喝啦。”

  “玩游戏放水也就算了,还替她喝酒,好绅士哦。”

  沈饶未作一言,从她手里拿过杯子仰头喝掉了。

  祝晗雨一想到那是她刚刚碰过的杯子,立刻就觉得头晕目眩。

  她真的是醉得不轻了。

  大家都喝了酒,所以散场的时候沈饶一一替他们叫了车,有个朋友搀着祝晗雨,对沈饶说:“我和晗雨顺路,我送她回去好了。”

  沈饶手上还拿着祝晗雨的包,却也没递过去,只是说:“我和她住一个小区,我送她吧。”

  那朋友微微一怔,反应过来之后又是有些迟疑,想到毕竟沈饶是个男人,而且也没熟到那个地步,怎么都不太合适。

  另外一个知晓祝晗雨那点小心思的朋友走过来解围:“就让沈老板送她回去吧,你那还得绕不是。”又对沈饶说:“她住6栋2单元1202。”

  沈饶点头,“我也住6栋,我知道。”

  那朋友把祝晗雨从交到他手中后,立刻就拉着另外一个走了。

  沈饶低头看了看身边乖乖站着的女人,忍不住伸手揽了她一下,“还能自己走?”

  她本来站得好好的,被这么轻轻一带,顿时就有点晕了。

  最后是被沈饶搀着上了车。

  他也喝了酒,所以没开车,但是看他吩咐司机的语气,又不像是叫的车。

  祝晗雨虽然喝多了,但一出酒吧意识就清醒了,只是身体不怎么受控制,一上车就软绵绵的靠着车窗不想动,沈饶抽了抱枕给她垫着脑袋,又问她喝不喝水。她听得很清楚,但是回答得却很含糊。

  沈饶凑近了一点,“你说什么?”

  祝晗雨偏头在他耳边说:“玩骰子。”

  她一靠近,沈饶就提防着,生怕她在他耳边吼着说话了,没想到她声音却是很轻很糯,像羽毛似的刮过他的耳廓。

  “这里没有骰子,怎么玩?”沈饶笑道。

  祝晗雨眨眨眼,突然伸手在他面前摊开,那手心赫然攥着五个骰子。

  沈饶莞尔,“你就这样肆无忌惮地在酒吧老板面前展示你偷的酒吧的骰子吗?”

  祝晗雨闻言立刻就握紧了手,连连摇头,“我没偷我没偷,你喝多了看错了。”

  又低声嘟囔,“真小气啊,开那么大一个酒吧,连五个骰子都不送给我。”

  沈饶:“你说什么?”

  那边没有回应了,沈饶再看过去,她已经是闭上眼睛睡着了。

  他虽然很想把人带回家,但怎么说也算是刚刚认识,怕她第二天起来会生气,所以最后还是绅士地把她背上了楼送回了家。

  其实他私心也是想看看祝晗雨的家是什么样的,说不定一会到家之后她闹起来要喝水洗脸什么的,他还能逗留一下不是?

  他怀揣着这样的念头,从她包里翻出钥匙打开了门锁,推门进去的时候玄关的灯是亮着的,鞋柜旁站了一个人,脸上敷着白花花的面膜,面无表情地说:“你还知道回来啊?”

  这冷不防的一下把沈饶吓得不轻,差点就把背上的祝晗雨给抛出去。边上那人也唉呀妈呀的叫了一声,“你谁啊?”

  他背上的女人也慢悠悠地醒了过来,皱着眉喊了一声:“妈。”

  沈饶这才缓过劲来,他想当然地以为祝晗雨是独居了,没承想她是和父母一起住的,当即便觉得苦不堪言,“阿姨你好,晗雨喝多了,我送她回来。”

  逗留什么的,唉。

  祝晗雨妈妈这才忙不迭地伸手过来接过祝晗雨,一边骂她女孩子家家喝成这样,一边跟沈饶道谢,说麻烦他了。

  “不麻烦,”沈饶维持着风度,笑道:“我也住附近,顺路就送她回来了。”

  “妈我要喝水。”祝晗雨眯着眼说。

  祝晗雨妈妈连忙去给她倒水了。

  沈饶又在心里叹气,这本来是他可以做的事啊。

  “那阿姨,我就先回去了。”

  祝晗雨妈妈从厨房里出来,端着两杯水,“你也喝杯水再走吧?这么晚了,真是麻烦你了。”

  “没事,不用了。”沈饶说完就伸手去开门,结果刚握到门把手,另一只手就被人轻轻拉住了。沈饶微微一怔,回头一看,是迷迷糊糊的祝晗雨伸手拉住了他,而且是直接握住了他的手。

  沈饶先是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祝晗雨的妈妈,对方也有点懵,端着水杯站在那里,气氛有些微妙了。好在祝晗雨妈妈是个大度开明的,立刻就把水杯往他一递,“你们说话,我去洗面膜。”

  然后就一溜烟地往里走了。

  沈饶这才把视线落到祝晗雨身上,柔声问:“怎么啦?”

  他一开口,祝晗雨就瑟缩了一下,似乎是想把手撤回去,但是沈饶反应很快,赶在她收手之前就反握住了她的手,还笑着轻声问:“舍不得我走啊?”

  祝晗雨抽不回手,有点茫然地望着他,“我骰子呢?”

  沈饶简直要被气笑了,没好气道:“我吃掉了。”

  祝晗雨眉毛一皱,看起来很不高兴,“你给我吐出来!”

  沈饶登时啊的张了嘴,“你自己来找。”

  祝晗雨便真的凑过来往他嘴里看,沈饶又笑了,“你这样是找不到的。”

  “那怎么找?”祝晗雨问。

  沈饶微微一顿,不怀好意地?

  ??近了低声说:“你试试用你的嘴。”

  这话真的是耍流氓,而且还是在人家家,沈饶自己说完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又念着祝晗雨喝醉了乘人之危不好,所以笑了一声,说:“我骗你的……”

  一句话还没说完,嘴巴便被堵上了。

  沈饶活了二十多年,倒是第一次被女的强吻(虽然是他自己引诱的),还是这么猝不及防的,当即整个人都僵住了。

  祝晗雨的吻技不怎么样,或者说她根本不是在接吻,嘴唇贴上来之后,她就立即把舌头伸了过来,看样子是真的在他嘴里探找骰子。

  沈饶被她撩拨得呼吸都有点急促了,反应过来之后,他化被动为主动,一手扣着她的脖子将她往自己怀里带,一边偏头深吻下去,还要一边留意着客厅,生怕祝晗雨妈妈突然出来。他还从来没有哪次和女生亲嘴这么紧张的,要知道他连初吻都是游刃有余的。

  他没亲太久就松开她了,毕竟这里还有长辈,他不敢太放肆,但一松开她,看到她水雾雾的眸子和红润的嘴唇,就又想冒犯了。

  “没有啊。”祝晗雨望着他说,“我的骰子呢?”

  沈饶:“……”

  他把那几颗骰子给回她,道:“可拿好了,再丢就不给你了。”

  祝晗雨接过骰子,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看得沈饶嗓子发痒,导致他出了门都还在回味。

  唉,要不是她家里有人,他刚刚真是想把她压在墙上,好好教她怎么接吻。

  第二天祝晗雨起来的时候,那叫一个头痛欲裂,她妈端着粥坐在她床边,慈眉善目地问:“昨晚那个男人是谁?”

  祝晗雨几乎是立刻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沈饶过来了,沈饶和他们玩游戏,沈饶送她回家,沈饶被她强吻了。

  登时就心跳加速大脑缺氧下一秒就要昏厥过去。

  该死,她为什么偏偏是一个发了酒疯次日还会完整地想起来自己做过什么事的人?

  那几个骰子还被她宝贝似的攥在手心里。

  她把她妈推出去,然后立刻翻出手机看微信,昨晚三点半沈饶发了一条状态,没有配图,就一句话:丧心病狂的高尔夫。

  下面祝晗雨的朋友兴奋地回复:咋了?高尔夫强吻你家小g了?

  这话的意思大概只是在问他的车是不是被高尔夫蹭到了,但万万没想到,不是她的车蹭了他的车,是她的人蹭了他的人。

  哦对了,沈饶还改了朋友圈的相册封面,是一张备忘录的截图,上面只有一句话:想教你开车,想教你接吻。

  祝晗雨把手机一扔,羞得满脸通红,只能把头埋到枕头里无声呜咽。

  她不敢去回想细节,但是有些感觉总是不由自主地涌上来。

  而且她清晰的记得,他后面有回应来着。

  她觉得很尴尬,但是两人同住一个小区,车位又紧挨着,再尴尬也会有碰面的一天,祝晗雨觉得不如主动出击。

  她立刻从群里加了沈饶的微信,还在群里假模假样地问了一句:昨晚谁送我回来的?

  沈饶那边却没有立刻通过,而是到了下午才添加了她。

  一通过,祝晗雨就抢在他前面说:沈老板,我昨天把你酒吧的骰子偷回来了。

  还附上一个笑cry的表情。

  屏幕上显示他那边正在输入,输入了半天,他才发过来一句:没事。

  祝晗雨刚松一口气,他的下一句话又过来了:下次再还给我。

  昨晚她发酒疯说他小气,今天可不敢说了,就回了一个ok过去。

  沈饶翻了一下群聊天记录,才发现她在问是谁送她回家的,下面好几个男的都在抢功劳。祝晗雨说了一声昨晚送她回家的人被她妈妈看到了,她妈妈想找上门做女婿,众人又都作鸟兽散,不再搭理她了。

  沈饶分明记得他跟祝晗雨妈妈说过他是一个小区的,她妈妈不可能没告诉她,所以祝晗雨不可能不知道是他送她回来的。

  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这个人明明记得所有事情,但是在装傻,在掩饰。

  真是一个小笨蛋。

  沈饶在群里回了一句:昨晚我送你回来的。

  然后艾特了她一下。

  祝晗雨的朋友还唯恐天下不乱地把他的朋友圈状态截图了发群里,问:高尔夫怎么丧心病狂了?

  沈饶面不改色地答:她强吻我了。

  祝晗雨盯着屏幕,牙齿咬得咯吱响。

  群里顿时刷满了哈哈哈,都默默给祝晗雨点蜡,又问沈饶修理费大概要多少,说要众筹给祝晗雨赔给他。

  万幸是大家都没往那方面想。

  祝晗雨只能继续装傻,在群里回复道:我没开车啊,什么时候撞到你的?

  那边沉默了一会,沈饶在群里回复她:你开车了。

  是非常肯定的语气。

  祝晗雨想到他这个开车,肯定不是正常的开车的意思,就又把脸埋到枕头里了。

  这人好烦啊。

  因为这件事,后来几天祝晗雨出门的时候都格外小心,生怕撞上他了。

  但大概是工作性质不同,沈饶不需要早出晚归,所以一般他们撞不上。

  其实要碰上还是很容易的,虽然出门和回来的时间不一样,但基本上祝晗雨下班回来的时间都是沈饶遛狗的时间,即便不是刻意堵她,两人也很容易撞上。但是沈饶因为察觉到她在躲他,所以也没敢轻举妄动,每天都盯着窗外看,等她出门了,才敢下去,遛狗也换了地方,生怕她看到他反感了。

  有一天祝晗雨下班到家的时候下雨了,特别大的雨,她新提的车,还没想起要在车上放伞,又不想淋雨,干脆就在车上躲雨,打算等雨小一点再下去。

  她在车上听了几首歌,忽然手机就响了一声,祝晗雨点开看,是沈饶发过来的微信,他问她:被困在车里了?

  祝晗雨现在已经到了他给她发信息她都会心跳加速的地步了。

  她挣扎了一会才回复:对……

  沈饶立刻说:我下来接你。

  祝晗雨慌了,连忙回复:不用不用。

  发完四个字还不够,还要继续回复:真不用,雨已经小很多了。

  那边似乎停顿了几秒,祝晗雨看着屏幕上的“正在输入……”失魂,而后他的信息才弹出来:好。

  就一个好字。

  祝晗雨怅然若失,几乎是立刻就后悔了。

  亲都亲了,她究竟还在别扭个什么劲啊?

  她在这边懊恼了几分钟,正打算开门冒雨回家,忽然就听到车门有点异响,像是被什么东西轻轻拍着。

  祝晗雨吓了一跳,转头却没看到人,她小心翼翼地推开了一条门缝,而后愣住了。

  门外没人,却有一只被淋得几乎睁不开眼睛的萨摩耶,它嘴里叼着一把黑色的雨伞。

  是沈饶的萨摩耶。

  祝晗雨心疼极了,立刻就从它嘴里接过了伞撑开,把它护在伞下。

  她车上虽然没有伞,但却有一条小毛巾,祝晗雨拿过来帮萨摩耶擦身上的雨水。好在从入户楼门口到车旁边也就十几米,它还不至于被淋得特别湿。

  “你主人也真是的。”祝晗雨小声说,“不过还是谢谢你啦。”

  萨摩耶特别乖巧,由着她帮它擦拭身子,弄得差不多之后祝晗雨才撑着伞领着它往回走,还没走到门口就看到入户楼下穿着米色衬衫的男人,他望着她,神情无奈而温和。

  想来若不是她非要拒绝他来送伞,他也不至于让萨摩耶替他来送。

  祝晗雨硬着头皮走过去,然后把狗链子递给他。

  沈饶一言不发地接了。

  “谢谢。”祝晗雨说。

  沈饶嗯了一声。

  两人这样不尴不尬的对站着,祝晗雨有心想说话缓和两人的关系,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沈饶开口提醒她:“你车门没关。”

  祝晗雨一回头,发现自己果然没有关车门,登时就啊了一声。

  沈饶笑了一声,“去关车门然后回家换衣服吧,你衣服都湿了。”

  “好,拜。”她说完又立刻撑伞慌慌张张地跑回去关门锁车,弄完之后回头发现沈饶还站在原处看她,视线对上之后,对方晃了晃手机示意。

  祝晗雨翻出手机,看到一条他发来的微信,问她:一直想问你,你驾照是花多少钱买的?

  祝晗雨被气笑了,先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回复:两次报名费,赔教练医药费,还有补考的费用,差不多一万五。

  沈饶莞尔。

  第二天祝晗雨就被公司安排紧急出差了。

  她头一天一整天都没出门,第二天一早就赶飞机了,所以沈饶还没来得及见她一面。一直到晚上也没看到她的车回来,还以为她又换车位了。

  最后还是从他们在群里聊天的只言片语中得知她出差了。

  祝晗雨开了一天的会,回到酒店的时候简直不想再动。

  她洗了澡叫了外卖,吃饭的时候刷了一下朋友圈,才发现沈饶发了一条动态,说:高尔夫不在的第一天,想她。

  配图是她空荡荡的车位。

  下面是她朋友们唯恐天下不乱的评论:手动艾特祝晗雨。

  还有个朋友说:你雨今天开了一天会,肯定累坏了。

  他回复那个朋友:我心疼。

  怎么搞的?怎么突然他们之间就这么暧昧了,还连她的朋友们都开起了玩笑。

  这么一想,又不可避免地想到了那个吻。

  祝晗雨摸着嘴唇继续往下刷,但是沈饶之后,她再没看进去朋友圈的任何内容。

  她刷完了朋友圈,再返回聊天界面的时候,看到一条未读,是沈饶发过来的。

  祝晗雨瞬间就心跳加速,然后她就知道自己完了。

  她居然从“他给她发信息了”这件事情上获得了满足感。

  沈饶问她吃饭了吗。

  她发了一张刚刚拿到外卖时拍的照片过去。

  沈饶:就吃这些?

  祝晗雨没什么胃口,晚上就买了一些寿司而已。

  她回复:不知道要吃什么,这附近好像没什么好吃的。

  沈饶:你住哪?

  祝晗雨报了酒店的名字,对方又回:我以前去过那边,附近有好吃的,但是你可能找不到。

  然后又问她:你手机号码是多少?

  祝晗雨:啊?

  沈饶那边却是直接发了一段语音过来:“我给你点了外卖,怕你收不到。”

  祝晗雨没料到他会发语音过来,还没点开就开始心神荡漾,将这语音来来回回听了四遍,外放两遍,听筒两遍,然后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连忙慌慌张张地回复:“不用了,我已经吃饱了。”

  沈饶的声音带着笑意:“已经下单了宝贝,你现在是在酒店吧?”

  祝晗雨又被他这一声自然无比的宝贝叫得酥酥麻麻,都不敢再回语音,生怕情绪外露。

  她回了电话号码,又告知了酒店房号。

  他回了一个乖。

  祝晗雨的手机都被她握湿了。

  大概是因为在同一个区域,外卖来得很快,沈饶点了不少东西,有一份冷面,有水果沙拉,有味道香甜的泡芙,还有一杯鲜榨橙汁。

  四份东西还都不是在一个店买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让一个外卖小哥一起送过来的。

  祝晗雨摆在桌子上寻了角度换了滤镜拍了一张照发给沈饶,说了声谢谢,又发语音说:“哇,这个泡芙好好吃!”

  “酸奶味的也好吃,只可惜卖完了。”

  祝晗雨看到这句话,忽然心思一转,想到一个男生怎么可能去尝试这个东西?多半不是陪女朋友吃过吧……

  这么一想,祝晗雨心里真不是滋味。

  没想到她这边刚刚想到这层,那边沈饶也想到她可能会误会,连忙打字解释:我妹妹以前是在那边读书,我有时候会过来找她玩,她经常带我去那附近找吃的。

  祝晗雨松了一口气,然后才问:你还有妹妹啊?

  沈饶:有,还有特别多。

  祝晗雨吃了一惊:特别多是什么意思?

  沈饶:有一个亲妹妹,七八个表妹,三个堂妹,十几个表表妹堂堂妹。

  还真的是特别多。

  沈饶又说:而且涉及的领域也特别多,有网红有模特,有空姐有赛车手。

  祝晗雨心念一动,问道:是不是还有局长女儿地产公司千金?

  沈饶: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祝晗雨:他们说那些是你前任。

  沈饶哭笑不得:这些都是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啊,特么我又不是段誉。

  祝晗雨要被他笑死,笑完才发现,他,他这是在跟她解释吗?

  沈饶敏锐地发现了,自从他跟她解释之后,祝晗雨愿意搭理他多了。

  看来之前果然是听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传言,才对他爱答不理的。

  沈饶心里实在委屈。

  祝晗雨这一去就是一个礼拜,回来的时候胖了五斤!

  都是沈饶喂的。

  回来那天沈饶说要去接她,被婉拒了,沈饶便也没有出门,而是在楼上瞧着时间,静候高尔夫回巢。

  祝晗雨也没耽搁,下了飞机就直接回家了,车子开进来的时候,沈饶都诧异了一下。

  这人怎么几天不见,车技变得这么了得了?倒车入库一步到位,还停得笔直。

  下一秒,左右车门一起打开,驾驶室下来一名陌生男人,帮她从尾箱拿下行李箱,一手拖着箱子,一手搁在祝晗雨腰间,揽着她进去了。

  沈饶心碎了。

  祝晗雨有男朋友的吗?

  不,他之前明明调查过的,她是单身,而且这个男人他没见过,显然也不是朋友,难道是出差的时候认识的?

  沈饶也不好意思去问她,只好再次发了个朋友圈。

  祝晗雨回家就是一通收拾,洗了澡吃了个饭才躺到床上去休息,然后看到这条朋友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沈饶说的是:糟糕,高尔夫驾驶座上有人了。

  下面有几十条朋友圈回复,祝晗雨是没看到,沈饶都快被折腾疯了。

  “说明高尔夫小姐姐也有人了。”这是他那个表表妹说的。

  “噗,男人吗?你好可怜哦,还未恋就先失恋。”是某个损友说的。

  都是类似的,嘲讽的话。

  沈饶心酸地回复了一通,再返回聊天界面的时候,才看到祝晗雨发来的信息。

  她说:那是我哥哥啦,我这几天把车给他开了,所以他今天去接我,顺便还车。

  沈饶勾唇,心旷神怡了起来,而后发来语音通话,祝晗雨接了,他问她:“晚上有空吗?”

  “有啊,怎么了?”

  “去深水坐坐?”

  “明天还要上班,不想玩那么晚。”

  “那好,出来吃个晚饭?你不是说想吃泰国菜了吗?我知道有一家特别好吃,我带你去。”

  祝晗雨笑了,“是有什么事吗?为什么要和我吃饭?”

  “有点事要和你谈。”

  “谈什么?”

  “谈个恋爱。”

  祝晗雨被这四个字搞得措手不及,一下子愣住了,愣完之后简直快要疯了,“你在说什么?”

  沈饶在那边笑了一下,声音清透低柔,“本来想见了你再说,但是……我真的一刻也不想等了,主要是我们家的小g太喜欢你的高尔夫了,迫不及待想和你结个亲家,你看如何?”

  “到底是结个亲家还是谈个恋爱?”祝晗雨小声问。

  “咱们俩先谈个恋爱,再给咱车结个亲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1q1s.com。奇书小说网手机版:https://m.1q1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