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小吃播X银行高管_短篇小甜文
奇书小说网 > 短篇小甜文 > 26、小吃播X银行高管
字体:      护眼 关灯

26、小吃播X银行高管

  好奇怪,我感觉我的身体里住进了一个陌生人。

  一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些下意识的动作,比如说签名的第一笔不是我名字的笔画,再到拿东西都用的左手,刷牙也会突然用上规范的巴氏刷牙法。

  但我并不是左撇子,以前也从来没有正确的刷过牙。

  然后是一些饮食习惯。

  那天吃完早餐,我妈坐在我对面,很奇怪地盯着我看,我摸了一下脸,问她看什么。

  她反问我:“你为什么不吃蛋黄?”

  我低头看了一眼,然后僵住。

  我刚刚吃的那个鸡蛋的蛋黄被我干干净净的剥出来放到了一边。

  我以前可是一个蛋黄终极爱好者,有时候甚至会抢爸妈的蛋黄吃。

  我是觉得自己可能太累了,所以一开始并没有在意,直到渐渐的,这些行为习惯变得清晰,并且试图主导我的身体,我才慌乱了起来。

  从刷牙方法,到作息习惯,乃至走路的姿态、说话的语气,都被强行纠正,坚定地改变着我。

  所以我笃定,我不是鬼上身了,就是被陌生人占据了身体。

  再不然难道是我精分了?

  但是我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每一时每一刻,如果是精分,另一个人格占据身体的时候,我应该是没有意识的。

  那天我又用着规范的刷牙方法,刷了好几分钟,还是用着左手,我盯着镜子,忽然醒悟过来,用力摔了牙刷,忍无可忍地冲着镜子吼:“你给我滚出去!”

  吼完之后,镜子里的我,明显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同时我意识到,自己脑海中浮现了一个疑问:

  我在一个陌生人的身体里?

  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脑海里有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意识。

  我妈听到动静匆匆赶来,问我怎么了。

  “没什么。”我含糊地应付了过去。

  上班的路上,我试图跟这个陌生人来一次灵魂交流,不停地在脑海中问他:你是谁?

  但他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到了,在那之后一直无人应答。

  然后一个早上,他也没有出来干扰我,我继续用我的右手操作鼠标,佝着腰盯电脑——盯了一会又觉得不舒服,便默默坐直了。

  该死,他给我养成习惯了。

  中午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我刻意额外打了一个卤蛋,还拿叉子切开了蛋白,专门挑蛋黄出来吃。

  那口蛋黄要塞进嘴里的时候,突如其来一股抗拒的意识占据了我。

  我努力跟他做对抗,一口咬了下去。

  下一秒我就下意识地感到了恶心,低头吐了出来。

  我……

  那个人冒出来,淡淡地跟我表达:我不爱吃蛋黄。

  我捏紧了拳头:这是我的身体。

  然后我感到了抱歉。

  那是属于他的抱歉。

  我不得不放弃了那颗蛋黄。

  午餐之后我回到办公室,坐在那严肃地跟自己对话:你是谁?

  那个人思索了一阵,用我的手拿起笔在纸上写下一个封字。

  我又继续问:活人还是死人?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我脑海中就浮现出一个车祸的画面,同时我感受到了一股不属于我的痛意和绝望。

  这是他在世的最后一个感受。

  所以我是被还魂了?

  一整个下午我都魂不守舍,脑海中一直想着要怎么把这个东西赶出去。

  这就直接导致了我的工作没完成,必须得加班干活。

  做统计表的时候,我拿着鼠标,眼睛还在找求和按钮,另一只手却已经利落地按下了快捷键,帮我把求和公示弄了出来。

  那是我的脑子用了属于他的下意识。

  我有些恼火。

  但不得不说他对电脑操控的熟练度帮了我很大的忙。

  他打字飞快,对数字敏感,看表格一目十行。

  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

  我半小时内就完成了一下午需要做的工作。

  即便如此,我还是很排斥他。

  能从我的身体里滚出去吗?我问他。

  他没有吭声。

  我心情烦躁,开车回家的时候又被一辆乱停车的suv堵住了出口。

  我挪了好多次,都没能把自己的车弄出去。

  在我涌起把这车撞开的冲动时,他弱弱地提议: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

  我!不!需!要!

  我简直怒火冲天。

  我固执地挪车时,我妈打电话来了,问我怎么还不到家。

  在我接电话的当头,他趁我不注意,飞快又利落地把车弄了出去。

  气死我了!

  晚上回家之后,我在饭桌上问了我妈:“上次你说的那个很灵的阿婆,可以请她来帮我看看吗?”

  我妈疑惑地望着我,“怎么了?”

  “我最近感觉有点倒霉,想转转运。”

  “婆婆可不好约,我试着帮你问问看。”

  “好。”

  那个他对这番对话嗤之以鼻,大概是在笑我信鬼神。

  我也对他这个念头嗤之以鼻。

  他都住我身体里了,还好意思笑我迷信?

  于是他沉默了。

  晚上洗澡的时候,从脱衣服起,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

  只是一开始那丝意识很薄弱,我没察觉到,一直到抹沐浴露的时候,我才发觉自己一直在观察自己的身体,并且伴随着一丝口干舌燥。

  我登时就僵住了,而且有些头皮发麻。

  他是个男生!!!

  不然谁特么会对自己的身体有绮念!

  那个人立刻收回了心思,非常尴尬的样子。

  我真的要疯了!

  我立刻闭上了眼睛不去看自己,并且加快了洗澡的速度。

  即便如此,自己的手还是不可遏制地在胸部那流连了过多的时间。

  “流氓!”我在心里骂。

  他很抱歉,诚恳地道歉:男人的正常反应,对不起。

  我……

  第二天一早我妈就来叫我,“那个婆婆看了你的生辰八字,说跟你有缘,让你今早过去一趟,你请个假,先跟我去见了婆婆再去上班。”

  我匆匆忙忙起床,早餐都没吃就跟她出门去见了那个婆婆。

  婆婆已经很老了,眼睛一直没睁开,让我走到她面前,拉着我的手摸了摸,然后说:“姑娘近期红鸾星动,桃花入命,要有喜事。”

  我妈面上一喜,“真的吗?”

  她又问了一堆,但婆婆概不回答。

  我斟酌几秒,忍不住问:“婆婆,我身上有脏东西吗?”

  婆婆似笑非笑,也没有回答。

  我妈拉着我出门,满面春风地问我:“你要结婚了呀?和谁啊!”

  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我个单身狗,特么怎么知道我和谁。

  应付完我妈之后我赶回了公司。

  今天也是兵荒马乱的一天,开会、整理数据、出方案、跟客户接洽。

  但是不得不说,有他在有如神助。

  有些话我是打算这样说的,但是经过他的加工修饰,说出来之后有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客户对我的方案特别满意。

  虽然这么做有偷懒的嫌疑,但我姑且把这些便利当做是他占用我身体的租金了。

  之后几天我一直没放弃找办法把他赶出去。

  去寺庙烧香,找神婆,喝香灰水。

  他却像在我身体里扎根了似的,完全不为所动。

  对此,他一边感到愧疚,一边又继续心安理得地用着我的身体。

  我也去找了心理医生,医生觉得我是这段时间比较累了,让我多注意休息,开了一些安神的药给我。

  周末我跟朋友去做spa,我感觉他比我还舒服,做完之后还懒洋洋地躺在那不愿动。

  好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

  他向我传达这个讯号。

  我也意识到他非常喜欢我的这具身体,这让我很恐慌,他不会就此赖着不走吧?

  要不你去试试别人?我跟他提议,我这么普通,不值得你喜欢。

  不,他非常喜欢。

  或者不如说是非常喜欢我的生活方式。

  朝九晚五的工作,工作按部就班,非常轻松(对他来说),没有别的压力,生活圈子氛围都很好。

  你以前很忙吗?我问他,你是做什么的?

  自己开公司,全年无休,忙得像陀螺。

  他稍微给我共享了一些他的记忆,那可真是压得让人喘不过气的生活节奏。

  但也看得出来他的生活品质非常高。

  换句话说,他非常有钱。

  开的不是一般的小公司。

  这一点从他运用到我客户身上的那些谈判技巧就能窥见一二。

  真的是大材小用了呢。

  这么一想,我又灵机一动。

  或许他还留在这世上,是因为有心愿没有完成?

  我忙问他:你是不是有什么没实现的心愿?我可以帮你实现。

  他:…………………………没有。

  呃。

  没有的话,那就多尝试。

  怎么尝试?

  从吃蛋黄开始尝试!

  他:……………………………………

  中午我逼着他吃了一个蛋黄。

  他浑身都在抗拒,好几次都想吐出来。

  搞得我同事在对面莫名其妙,“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吃炸弹。”

  我努力咽下那口蛋黄,问他:你为什么这么讨厌蛋黄?

  小时候保姆喂我吃蛋黄,我差点噎死。

  我……一时不知道是该感到抱歉,还是愤怒。

  毕竟我认为这句话有炫富的嫌疑。

  我问他:那你喜欢吃什么?

  我发誓我只是随口一问,随即脑海中就浮现出了一大片高级食材做出来的美味佳肴。

  那是不属于我的记忆。

  看起来就很贵,但也看起来很好吃,害得我都分泌口水了。

  好久没吃过松露泥鹅肝纽约克牛排了……脑海中冒出这个念头,刺激着我的味蕾。

  我拼命摇头,不,你不想!吃不起!

  感觉他笑了一下。

  同时我的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那个“不,你不想”的表情包,一个小女孩捂住另一个小女孩的嘴的图。

  他共享到我这条记忆,愣了一下,随即被戳中了笑点,疯狂笑了起来。

  我:???

  他很莫名诶。

  我都被他笑得腮帮子有点酸了,他还没有停下的意思。

  一边工作一边傻笑真的很像神经病。

  像是潘多拉的魔盒被打开,他自然而然地,开始用我脑海里的互联网储备库,阅览我曾经看到过的段子、视频、表情包。

  一个下午他都沉浸在里面。

  我很好奇,他几十年都没上过网吗?

  很少,上网也是看看财经新闻,股市走向。

  那你的人生真的是没意思的很呢。

  有松露泥鹅肝纽约克牛排吃又怎么样。

  晚上我没回家吃饭,朋友约我去吃麻辣烫,是那种街边小店。他大概这辈子都没进过这种店,吃过这种东西,一直在问我为什么要在外面吃?是妈妈煮的饭不香么?

  阿姨端着塑料碗出来的时候,我朋友抬头看我:“哇,你这是什么表情,怎么一脸嫌弃啊?你不是最爱吃这家的么?”

  我:“啊?我有吗?”

  “眉头都皱得能夹死苍蝇了。”

  “吃饭就别说这么恶心的东西了。

  我朋友一愣,随即露出伤心的表情,“你说我恶心呜呜呜。”

  我:“……”

  ——谁允许你说话了!!!

  抱歉,没忍住。

  ——给我憋好了!

  话语权我是绝对要掌握的。

  我带着不情不愿的他,吃完了那碗麻辣烫。

  我觉得意犹未尽。

  他觉得生无可恋。

  我感觉我的胃被强奸了。

  有这么夸张吗。

  我经常吃的,习惯就好。

  他:……

  晚上我接了一个画头像的活,洗完澡之后就趴在书桌上开始画画,他很诧异,你还会画画?

  不算会画,但是因为感兴趣自学过。

  他看了一会,由衷地感慨:你很有天赋。

  这我知道。

  工作的时候明明看起来手很笨。

  这句话也是他由衷的感慨。

  他可能没想说的,但我们共用一个脑袋,他的丝毫想法我都能捕捉。

  哼!

  我花两个多小时画完了头像,对方给我打了酬劳,他看到进账金额的时候惊讶了一下。

  才八十块?

  我:?

  八十块怎么了,八十块不是钱吗?再说了我也不完全是为了钱才画的。

  他哑口。

  但我能感受到他替我不值,在他的价值观里,两个小时的时间成本远不止这个价。

  太在意价格的话,爱好会变成负担。我试图向他传达我的观点,我不适合做职业画手。

  他稍微有点理解,但……你的才华应该被更多人看到

  他可能不了解这个领域,有才华的画手多如牛毛,我这真的上不了台面。

  他反驳我:我是不了解这个领域,但我会欣赏

  夸赞还是很能让人身心愉悦的。

  特别是因为他用的我的脑子,我能很清晰地感觉到,他是真心的,不是恭维我。

  顿时就不那么讨厌他了呢。

  为了庆祝八十块进账,我拿起手机,点了一份麻辣烫外卖。

  他:………………

  第二天去公司的时候,我在电梯里听到两个男同事在讨论球赛。

  他似乎很感兴趣,认真听了一分多钟,还忍不住插嘴加入了讨论。

  同事很诧异,说:“不知道你还看球赛呢?”

  呵呵,我当然不看。

  他用我的嘴跟人家兴致勃勃地讨论了好久,出了电梯也没回工位,还站那聊呢。

  我催了他好几次,他才依依不舍地跟着我回去干活。

  接下了一整天,他都在尝试说服我,今晚让他看球赛。

  不看。我很果断地拒绝了,凌晨两点的球赛,看完我还要不要睡觉了?明天还要不要上班了?

  他感到很委屈,同时有种寄人篱下的无力感。

  我都不知道他还有看球赛的爱好,他不是说自己全年无休只看财经新闻的么。

  唯一的消遣了他说。

  我很想看

  让我看吧他央求我。

  那个很难搞定的客户,我帮你。

  不需要!!!

  被我拒绝之后,一整天他的存在感都很微弱。

  这种低落的情绪还是蛮影响我的,话又说回来了,一个球赛,至于吗?

  你根本不懂他说,这是男生的精神乐园

  好吧我不懂。

  我没打算让他看球赛的,结果这天晚上,我从十一点躺在床上,到一点钟都没睡着。

  我忍不住拍床:你够了吧!

  他很无辜:我也不想的,我已经很努力在睡了

  但是失眠这个东西,谁也抗拒不了。

  我最后还是拖着沉重的步伐,随着他去了客厅,开了电视开始看球赛。

  他可真是高兴得不得了呢。

  我一直在打呵欠,脑袋却精神得不得了,一边是抗拒的我,一边是亢奋的他。

  画面其实很诡异。

  第二天我顶着黑眼圈去上班,又遇到了昨天的同事,他还是停下来,跟人家谈论了半天。

  那人后来还邀请我周末去他家看半决赛。

  我赶在他开口之前婉拒了。

  为什么不……

  想都不要想,我打断他。

  本来我以为事情到此为止的,结果那个男同事好像误会了。

  他去问我们部门一个女生,我是不是喜欢他?

  我:?

  然后绯闻就传了起来,都说我因为喜欢他,熬夜去看球赛,就为了跟他有话题聊。

  我:?

  我在脑海里臭骂这个人。

  你特么找人聊球赛也找个帅一点的啊!

  他比我还委屈:谁能知道他长那个样还一点都没有自知之明呢。

  说完我们俩都小小的惭愧了一下,以貌取人实在不好。

  话又说回来了他说你没有喜欢的人么?我可以帮你追的,男人之间会比较有话题

  我:算了吧,会聊成兄弟的。

  用他去追别人,太作弊了,我怎么知道到时候人家是喜欢他还是喜欢我?

  他一想也是。

  对了,你有没有女朋友?我问他。

  没有

  他这样回答,我却已经飞速地收获了他记忆里所有的感情史。

  不由感慨:你情路真丰富。

  前女友多到我都数不清了。

  但也因为工作忙,每段感情的保质期都很短。

  我也几乎感觉不到他对任何一位前任有特别眷恋的感觉。

  哦,除了那个混血妹子,身材非常好,我不由自主地就顺着他的记忆往深处探了探。

  呃,一下没收住,有点少儿不宜。

  他还挺厉害的……

  还能这样玩的吗……

  这女的还真的挺带感的……

  我脸都红了。

  他马上打住,没让我再感受。

  但其实也感受得差不多了。

  原来做男人那么爽的吗。

  这段记忆和感受都非常深刻,可见他对这段关系这个前任十分满意。

  也仅仅是满意。

  他没有深刻地爱过某人,我意识到这点。

  礼尚往来

  他说完这句话,我都没反应过来,就感觉他迅速扫了一遍我的情史。

  和他的对比,我那两段无疾而终的恋爱,简直跟过家家似的。

  他还很惊讶:你还是处?

  我:……………………

  他在心里悄悄给我取了一个小处女的外号,打算以后以此来嘲笑我。

  被我发现了呢。

  那你家人呢?我问他,你,不打算再见见你家人?

  他沉默了一会,反问:你会允许我用你的身体去见我家人?

  我确实不会。

  我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不在了,父亲组建了新家庭,育有一儿一女,有我没我,对他来说无关痛痒。

  啊。

  小可怜。

  恩?

  我感觉到他笑了笑。

  吃十块钱麻辣烫的小处女,可怜我这个每餐都要吃上千块的人?

  ……妈的!

  不聊了!

  别想看球赛了你!

  我废了好大劲才破除了我在公司的绯闻。

  晚上下班回家的时候,我又被乱停车的人挡住了。

  其实别人也不算是乱停车,就是留给我的位置很窄,有点为难我。

  这次他直接掌控了我的身体,一手扶着副驾回头,一手打方向盘,根本不看倒车影像,两下把车倒了进去。

  回头的时候,我不经意间抬头看到了后视镜里的自己,对上那双眸子,我感到有点陌生。

  那不是属于我的视线。

  然后后视镜里的我笑了笑。

  帅吧?他问。

  我:……………………

  说实话是有被帅到。

  但被自己帅到有什么意义呢请问。

  所以请不要再对我释放你的魅力了。

  洗完澡之后我躺在床上敷面膜,接到小姐妹的视频电话,她在那头兴高采烈地跟我说:你还记得一个月前,我们去s市的那个倩女坟吗?

  我愣了一下。

  她接着说:我许愿要怀孕的,顺利怀上啦!

  我很惊喜:啊!恭喜恭喜!

  她之前和老公奋斗了很久,都没要上宝宝。

  她:那个坟是真的好灵啊!我过几天要跟我老公去还愿的,听说愿望达成之后一定要去还愿的。你当时许的什么愿啊?达成了没?

  我……我当时就随口一说,让仙子送我一个男人。

  这算送吗?

  如果算的话,去还愿,是不是就能摆脱他了?

  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去还愿?挂了电话之后他问我。

  人家夫妻去还愿,我跟着去干什么。

  我是这样告诉他的,但内心深处却不是这样想的。

  他坏笑了一下,啊,你舍不得我了。

  我没有!

  如果他离开了我,会去哪里?

  我不免会这样想。

  从此就完全消失了吗?

  我不太忍心。

  这个念头传递给他,他也沉默了一阵。

  晚上我们两个一起失眠了。

  你一开始不是很排斥我的吗?他问我。

  毕竟香灰我都喝了。

  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

  虽然我现在看起来很像斯德哥尔摩患者。

  你愿意我一辈子共享你的身体?他又问。

  我没有回答,但我的潜意识已经在告诉他,我可以接受。

  但是我接受不了男的上我哦。他笑着说除非你一辈子不结婚了,或者和女的在一起。

  我:?

  他坐了起来,用我的手机给我小姐妹发了一条信息,问他们什么时候去,我也要去。

  这个时候他体现了惊人的意志力——我根本无法把身体操控权抢回来。

  朋友很快就回信息了,说明天就出发。

  刚好我明天也休息。

  我不想去。

  我明确地跟他表达了。

  为什么?

  我明天想带你去吃麻辣烫的,我说。

  这个真的没必要了。

  过几天嘛,过几天我们再单独去,反正有车。

  他顿了顿,才笑着说:宝贝,再多待几天,你会更舍不得我哦

  这是他说的最撩人的话,听着却让人有点难过。

  后天去,我跟他说。

  你明天到底有什么事?他问我。

  几乎是刚刚问出口,我的大脑就已经给出了答案。

  我想带他去游乐场玩。

  小朋友才去的地方,我不去。他很抗拒。

  可是他心里明明不是这样说的。

  因为家庭的关系,他从来没有去过游乐场玩,他妈妈承诺过他要带他去的,结果因为生病,没能实现诺言。

  小处女,我28岁了,并不想去游乐场玩。

  我说我想去。

  我给姐妹说了我后天才去,她表示可以等我。

  第二天一早我就出发了。

  他兴致不是很高,一副陪我来玩的样子。

  早上人不是很多,我立刻去玩了最热门的设施。

  过山车、跳楼机、大摆锤、激流勇进。

  我尖叫的时候,我感觉他也在叫。

  我笑的时候,他也在笑。

  我感到开心,那份开心是属于他的。

  好玩吗?下来之后我问他。

  是挺好玩的,就是别人都是情侣来,你一个人看着挺惨的。

  我们在游乐场里买了热狗和玉米,我想吃热狗他想吃玉米,争执不下只能两个都买了。

  下午的时候游乐场人变得多了起来,各种设施排队都要排很久,我们都没耐心了,就提前退园了。

  晚上我跟他去看了电影,吃了那个他想吃的松露泥鹅肝纽约克牛排,该死,这个真的不是一般的贵。

  晚上躺在床上,我一点睡意都没有,甚至感觉到很难过,他却突然问我:我可以摸摸你吗?

  我:?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我:???

  最后再让我碰一下女人吧?

  说着他就用我的手探进了我衣服下摆。

  我羞得满面通红,猛地扯住衣服不让他进犯:不要!很变态!

  怎么变态了,刚刚洗澡我不还摸着吗?

  那不一样!

  洗澡的时候是我主控着身体和意识,刚刚那瞬间碰到我的手,完全不像是我自己的手。

  是完全注入了他意识的手。

  真的不要吗?我可以让你很快乐哦。他不死心地问。

  不要!

  好吧。他很失望地收回了手。

  被他这么一闹,我没一会就犯困了。

  他感觉到了,轻轻跟我说了一声:晚安小处女。

  第二天小姐妹和她老公准时来接我出发了。

  去的路上我突然情绪就有点低落,和他几乎也没有什么交流。

  快到的时候我突然问他:可以看看你长什么样吗?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的样子,试图去他脑海里找画面的时候,他却避开了一切能看清自己脸的画面,不让我看。

  不可以。

  为什么?你很丑?

  怕你会爱上我。

  我忍不住牵了牵唇。

  我还记得我上一次来这的时候,是非常虔诚的。

  今天却有些心不在焉。

  他敲打我:好好许愿。

  我上了香,心里却没有任何想法。

  他替我许了愿,希望我能离开她的身体

  当时并没有什么反应,我心存一丝侥幸,回去的路上却不小心睡着了,再醒过来的时候才察觉不对劲。

  人呢?

  喂。

  没有任何除了我之外的意识存在了。

  他真的走了。

  我感觉心都空了。

  天哪,我不会真的喜欢上他了吧。

  我甚至后悔不已,不应该妥协去还愿的。

  我跟个失恋的人似的,失魂落魄了两个礼拜,浑身提不起劲。

  关键是我还根本不知道他长什么样,想他的时候,连个具象都没有。

  仿佛就是喜欢上了自己幻想出来的人物一样。

  可是我知道那不是幻想。

  他在我办公桌随手写下的那个封字还在,笔迹跟我完全不一样。

  第三个星期,我收到了一个快递。

  很奇怪,是一个我一直很喜欢但是狠不下心买的名牌包包。

  我还没搞清楚这个包包是从哪来的,快递又像雪花一样飞来,塞满了我家。

  我喜欢的衣服,我没抢到的鞋子,限量版的口红套装……

  这些东西加起来大大有好几万,把我妈都吓傻了。

  我隐约有些猜测,却不敢相信,怕希望落空。

  一直到圣诞节的时候,我收到快递送来的玫瑰花,里面有一张卡片,我还没看清楚写的是什么,一看到那字迹我都快疯了!

  小处女,圣诞快乐~本来想去找你的,但是身体没有恢复,这几天就只能动动手指头给你买些礼物,都收到了吗?喜欢吗?

  我眼泪奔腾不止。

  这个人怎么没留手机号码!

  我联系不到他,也找不到他,好在他每天都还会给我寄东西,送卡片,说自己在复健,有点吃力,头发剃光了,也因为长期卧床瘦得不行,他觉得很丑,想养好了再见我。

  那场车祸导致他变成了植物人,到我这待了一段时间,回去之后就醒了。

  他让我耐心等待,我就耐心等待了。

  大年初一那天,我终于收到一条他的信息,说他一个人在医院过年,很可怜,很孤独,问我要不要去陪他。

  我当即就收拾了行李,打飞地过去找他。

  傍晚的时候我就出现在了住院部楼下。

  我心跳得快坏掉了。

  我按照他给的地址上了楼,大过年的,住院部冷冷清清,电梯门一开,我就看到一个穿着蓝白条纹病服,外套一件黑色羽绒服的男人站在护士站那,正笑着跟护士姐姐在聊天。他听到电梯到的声音,转头看了一眼。

  对视那瞬间,我相信时间是会停滞的,就那种一眼万年的感觉,谁特么遇到爱情都会懂。

  我一看到他,我就知道,是他。

  因为他马上就眼带笑意地冲我张开了手。

  我飞奔过去,要冲进他怀里时,听到护士惊呼一声小心,于是下意识刹车。

  他很无奈地白了护士一眼,“你很烦诶。”

  我也终于能听到他的声音了。

  他白完护士回头,微微一愣,随即无奈地碰了碰我的脸,“怎么哭了?”

  “哦哟,封公子这又是去哪欠下的风流债啊?”

  他本来还在笑着跟护士开玩笑,这会看我泪漫金山,倒是急了,直接拉我回了他的病房,手忙脚乱给我抽纸巾。

  我哭一会就好了其实,但他很奇怪,盯着我看了半晌,眼圈居然也慢慢红了,看到他这个样子,我的眼泪流得更欢了。

  我们俩相对无言,默默哭了十几分钟吧,我才慢慢收住。

  对视了几秒,他突然坏笑着问:“我很帅吧?”

  我:?

  我登时又好气又好笑。

  “你心里肯定在拼命尖叫,怎么会这么帅!”

  我虽然很想吐槽,但不得不说他是对的,他太懂我了。

  他是很帅,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我以为开公司的社会精英应该都是那种西装革履斯斯文文的,没想到他长得还挺痞的,桃花眼跟带电似的。

  我简直爱疯了。

  他仿佛又听到了我内心的感慨,勾起半边嘴角,“别掩饰了,我在脑子里住过那么久,你喜欢哪一款我会不知道?”

  靠。

  这嘴角上扬的弧度也是绝了。

  “礼物我都很喜欢,谢谢你。”我矜持地说。

  “就当是租金咯,应该付的。”

  我沉默了一瞬,“只是租金吗?”

  “你觉得呢?”他反问我。

  “只是租金的话我觉得给房东送玫瑰花不太好哦。”我气呼呼地说。

  他又忍不住笑了,“玫瑰花?我不知道,可能是我的秘书买错了吧。”

  “……”我拿上我的包起身,“那是我误会了,不好意思。”

  手刚搭上门把,就被他从后面拽住拉回头,他把我困在门板上,一脸无奈,“好不经逗啊你。”

  话音刚落,他就偏头吻了下来。

  完了完了完了。

  这下心脏真的坏掉了。

  病房的百叶帘没有合上,护士姐姐们都在外面围观,他一边亲我一边长手一拉,把灯关了。

  我被他亲得头皮发麻,这个人吻技太高超了,显得我像小学鸡。

  好不容易他才松开我,透着阳台的月光打量我,眸光闪闪,他开口:“你的前任们太垃圾了,接吻都没教会你。”

  我:?现在应该说这个吗?

  “那你的那些前任们都很优秀呢。”

  他轻笑出声,“我只是在吃醋,没有说你吻技不好的意思。”

  我哦了一声,“我也只是在吃醋,没有说你吻技好的意思。”

  他望了我半晌,才温柔地说:“你跟她们不一样。”

  我知道他的意思。

  他在我脑子里待过那么久,他很清楚我喜欢他。

  就像我也能感觉得到他喜欢我一样。

  那是和他那些前任们完全不一样的喜欢。

  护士在外面敲门提醒他吃药。

  “你的身体还有什么问题?”我忍不住问。

  “没什么大问题,过完年大概就能出院了,我恢复得非常好。”他说,“我只是头挨了一下,其余各方面功能都很正常。”

  大概是用过他的脑子,共享过他的思维,我不知道为啥,就觉得这句话暗示意味很足,一下子眼神都飘忽了。

  他愣了一下,接着笑个不停,“脑子里在想什么黄色废料呢?”

  我:“……”

  他又歪头看我,“你很期待试试我的功能?”

  我:“……”

  “要试吗?今晚也可以哦。”

  我捂脸,“你好好休息吧,我一会回酒店。”

  他皱眉,“回什么酒店?”

  我:……不回酒店我睡哪?

  他的意思是?今晚跟他睡病房?

  我脸又红了。

  结果他给了我一个钥匙,告诉我一个地址,“去我家睡。”

  “不好吧。”我扭扭捏捏地说,“我们才刚见面,就去你家吗?”

  “意思你想在这跟我挤一床?”他眨?

  ?眼,“我很乐意的哦。”

  我洗了脸洗了脚就到他床上去了。

  床不大,两个人并排躺着动也动不了。

  他干脆转身把我捞进怀里,蹭了两蹭才满足道:“这样舒服多了。”

  我靠在他胸前,感觉自己像煮熟了的虾,浑身红透了,手脚发汗,都不敢动。

  “你这么僵硬干嘛?”他还笑我,“小处女。”

  “你身上真香。”我说,“你是不是偷偷喷香水了?”

  “?我没有啊,在医院哪有香水喷。”

  “肯定喷了。”

  “我没有,你可以找找看,你要是能找得出香水,我整瓶喝了。”

  我仰头看他,他眸光一闪,随即眯起眼,“别这么看我。”

  我才微微张口,他就又扣着我的后脑勺亲了下来。

  亲着亲着被子都蹭掉了,姿势也从左右变成了上下。

  我去推他,又被他捉着手腕压到脑袋上方。

  这标准的言情小说姿势。

  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人太会了啊!

  他俯视着我,恶狠狠地说:“你太坏了,居然勾引我。”

  我很茫然,“我就是,想问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不管,你就是在勾引我。”

  我没有……好吧。

  他弯腰把被子捡起来,往我们身上一盖。

  “虽然但是!这里是医院诶。”我小声说。

  “单人套间,不会有人进来打扰我们。”

  “可是你的身体真的吃得消吗?”

  “你应该关心一下你自己吃不吃得消。”

  “你会让我很舒服的,对吧?”

  他嫌我太吵,干脆拿嘴堵住了我,再没让我发过声。

  柚子多肉/文

  请收藏本站:https://www.1q1s.com。奇书小说网手机版:https://m.1q1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