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恋爱视频博主运营指南_短篇小甜文
奇书小说网 > 短篇小甜文 > 45、恋爱视频博主运营指南
字体:      护眼 关灯

45、恋爱视频博主运营指南

  一开始组长跟程乐悠说要做个恋爱类的视频号时,她的内心是拒绝的。

  但是组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不做就滚。”

  程乐悠:“好吧。”

  程乐悠是一个视频博主,进公司三年了,从一开始的美妆博主做起,中间转型到了烹饪博主,陆续积累了一些粉丝,但是这点热度在公司来说属于中下游。

  她也不是不努力,输出的内容都是很用心的准备的,但总是不温不火,很难有爆点。

  组长一下午都在给她发链接,她就看了一下午的恋爱博主的视频,看完之后组长问她:“有什么想法?”

  程乐悠:“很饱。”

  一下子吃几吨狗粮她顶不住。

  “这几天你准备一下方案和剧本,就用你原来的视频号做,不要浪费原有的粉丝基础,我帮你物色男主角。”

  好吧

  程乐悠粗略的搞了个方案,然后熬了两晚上的大夜写了个剧本出来,把剧本发给组长的时候,他直接推了个微信过来,然后连发三条信息过来:

  “你的男主角,自己加一下。”

  “剧本ok的。”

  “然后账号运营的收入公司抽6成,剩下的你跟男主角对半分。”

  程乐悠:“啊,剧本我出,视频我拍,设备我买,但是赚的钱要对半分吗?他凭什么?”

  组长:“凭人家长得帅哦,我找了好几个,要不就是不上镜,要不就是人品不行,有个超级帅然后又学表演的很合适,但是人家要一个人拿账号收入哦。”

  程乐悠:“……”

  “现在找的这个是我朋友的表弟,男大学生,我觉得不算帅得惊人,但是很耐看,做了好久的思想工作人家才答应的。”

  好吧

  “你放心,做好了收入不低的。”

  程乐悠加了对方微信,直接发了剧本过去。

  因为她之前也跟别的博主合作过拍视频,她写的脚本最后被对方改得乱七八糟,导致视频拍出来不尽人意,所以这次她决定牢牢掌握主动权。

  既然剧本是她写,视频是她拍,后期是她做,那就要按照她的想法来。

  程乐悠:前期的一些游戏和聊天记录截图我这边已经做得七七八八了,到时候你直接配合我拍视频就好。

  对方:收到。

  配合得程乐悠都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程乐悠:那星期五你有空吗?我们星期五见个面,然后录一些素材吧。

  对方发了语音过来,程乐悠用电脑转成文字,结果转换失败了,她不得不从包里掏出耳机去听他的语音。

  “呃,星期五有课,周末行不行?”

  本来程乐悠心里还在埋怨他擅自发语音过来的,不过听了他的声音之后又原谅了他。

  是很自然很阳光很清透的声音,一点也不做作。

  她之前做功课的时候,见过太多视频男主角刻意压低嗓音或者挤出气泡音了,她真的听了要起鸡皮疙瘩。

  她的男主角在这块就很吸引她!

  这就是男大学生吗。

  程乐悠把这段语音剪进了视频里做素材。

  程乐悠写的剧本是一个打游戏网恋奔现的故事,虽然很俗套啦,但是熟悉她的粉丝都知道她很喜欢打游戏的,而且她打游戏的素材很多,对网恋这方面也比较有心得(她网恋奔现失败过,当时做的那期视频还万转出圈了)。

  所以如果从这方面切入的话不会让她原有的粉丝太出戏。

  第一期的素材她已经准备好了,就是打游戏认识了,然后微信互撩,处于暧昧阶段,然后面基。

  把男主角的语音塞进去之后,她这期素材整个都升华了不少,有灵魂了!

  程乐悠回他:你声音蛮不错的,我想在聊天记录和游戏视频里插些语音进去,你方便录一下吗?因为我前面的聊天记录全是文字哦。

  男主角:可以。

  程乐悠:自然随意一点就行,不要装。

  她于是又发了一些台词过去,对方很配合,马上就一段话一段话的发过来了。

  程乐悠挑选了一些塞进视频里,视频渲染完成的时候,她觉得必定会火。

  不火她就去死。

  平常周末程乐悠是不出门的,更何况这还属于加班。

  她约的是中午,对方迟到了半个小时,程乐悠没有催他,给他发了信息说自己先买汉堡吃了,就进了旁边的kfc。

  点好单要付款的时候,语音通话突然弹出来打断了她的付款码,是男主角的电话,她刚要接通,旁边就伸过来一只手,帮她扫码付款了。

  程乐悠回头,看到一张陌生的脸,对方冲她笑了笑,“不好意思来迟了,我们教授临时拖堂了。”

  看来是男主角到了。

  “没事。”程乐悠说,“你要点点什么吗?”

  “要,我快饿死了。”

  他点了汉堡薯条鸡翅和可乐,端着满满一盘子和只拿着一个汉堡的程乐悠在窗边坐下。

  “先吃了再拍吗?”对方小心翼翼地征询她的意见。

  程乐悠指了指自己肩膀上的机器,“一直在录着。”

  他正准备张嘴吃汉堡,闻言马上闭嘴了。

  “没关系,我是想多录点素材,方便我剪。”程乐悠说,“你就……自然就好了。”

  “哦。”对方狠狠咬了一口汉堡,嚼了两下咽下去之后,才想起什么似的说:“我叫尤祁,我看过你的视频。”

  “恩?”程乐悠有点意外,“特意做了功课吗?”

  “不是,之前偶然刷到过。”他咧嘴笑了笑。

  “是哪个?做饭的还是化妆的?”

  “不是,是那个网恋奔现的那个,所以那个也是有剧本的吗?”

  “……那个不是。”

  尤祁立刻投来同情的目光。

  本来他们约的是咖啡店,程乐悠觉得那边环境会比较好,但是现在在kfc光线也不错,而且都是玻璃,她打算在这里录个开头。

  “你可以从那边一路走过来,然后开门,站在门旁边给我打电话,然后听到我的手机声音就看过来,接着走过来坐下。”程乐悠拿出备用手机找了个角度,“尽量自然就好。”

  尤祁迅速吃完汉堡,然后拿着手机出门,从外面走进来。

  程乐悠通过手机摄像头看他的时候才发现他今天跟自己一样穿的白t加蓝条纹衬衫,就是款式略有不同。

  她压低手机摄像头,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服,又转过去拍他,正好捕捉到他推门进来的画面,尤祁应该是也没有经验,进门的瞬间就下意识往她这边望了过来,跟摄像头撞了个正着。

  然后他低头翻出手机给她打语音,程乐悠已经提前把手机铃声开到了最大,所以电话响起来的时候,不仅仅是他,整个kfc的人都听到了铃声。

  程乐悠拍了拍手机界面,又抬高拍他,对方冲她笑了笑,拿着手机就朝她走来了。

  “嗨。”他坐下之后冲她打了个招呼,然后卡了一下壳,还好程乐悠早有准备,点开了手机文档给他看台词。

  “怎么样?”念完台词之后他又开始吃薯条和可乐。

  “很帅。”程乐悠由衷地说,她把手机转过去给他看成片,“我觉得这条可以的。”

  组长说得没错,他虽然不是帅得惊人,但是真的很耐看,也很人畜无害,这种人应该是很讨观众喜欢,而且他身上很有那种朝气,果然大学生和他们这些社畜还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会不会太晃了?”他看完之后问。

  “我觉得晃一点会显得我很慌,更真实更有代入感。”

  “好像也是。”

  吃完汉堡之后两人一起出门,程乐悠跟在他背后偷偷拍了几段,然后走到他身边抱怨:“好晒啊,我们真的要去游乐场吗?会被热死的吧。”

  本来剧本是说要去游乐场的,但是今天真的太晒了,程乐悠出了kfc就开始后悔。

  她觉得自己妆都要花了。

  “去看电影吗?”尤祁提议,“电影院很凉快,也不会被晒哦。”

  程乐悠欣然应允,“好啊!!!”

  他们俩在选电影上也是一拍即合,刚好十分钟后也有场次,就赶紧买了票去了电影院。

  电影很好看,就是能拍的素材太少。

  看完电影之后他们到下一个地点去吃晚饭,程乐悠一路跟拍,上了地铁尤祁让她坐,自己把位置让给了一个孕妇,程乐悠又偷偷拍了好几段。

  晚上回去选素材的时候程乐悠头都大。

  尤祁太好拍了,她把两个手机都快拍满了,而且很多偷拍的视角效果更好。

  完全是可以投稿给“素人帅哥鉴赏bot”的程度。

  她先按照剧本剪了视频,自己加了画外音,又选了一些偷拍的片段随意拼了一个花絮发给组长,一顿猛夸:

  “男主角真的很帅哦!”

  “我觉得要火了怎么办!”

  “你必须要给我涨工资!”

  组长看完视频之后反馈她:“我觉得偷拍那段更有感觉呢。”

  她就知道他会喜欢这段,不然她也不会剪出来。

  “但是太零碎了,组不成一个故事。”程乐悠说。

  “其实也可以的,我觉得这个镜头很好的体现了一个暗恋者的心情,可以说‘啊今天在kfc遇到了天菜’,然后偷拍他走进来,之后你去看电影,居然看的也跟他是同一场,看完电影回家也上的同一辆地铁巴拉巴拉。”

  “然后呢?”

  “然后?”组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你就要自己想了。”

  程乐悠熬了三个晚上重新剪好了视频,重新写了剧本,她把正片发给男主角看的时候,对方也说更喜欢这个版本。

  “为什么更喜欢这个?”程乐悠问。

  “说不上为什么,可能是因为脸露得少?”他笑着说,然后反问,“你不喜欢吗?”

  “我不喜欢我也不会重新剪了。”程乐悠顺手又把初始的版本发给他看,“本来已经做好了,临时换了。”

  “这么一对比,第二个版本更显得高级一点。”他说,“而且网恋奔现什么的,真的看腻了要。”

  程乐悠:“……既然如此为什么一开始不提出来。”

  他又马上改嘴,“没有,你的剧本又比网上那些要更吸引人。”

  “新的剧本你看一下。”程乐悠把文档发给他,“有什么建议要及时提出来哦。”

  尤祁发了一个乖巧的笑脸过来。

  新的剧本组长和男主角一致通过了,程乐悠把视频分成上下两期,周末晚上先上传了第一期。

  第一期视频的内容是她在地铁上遇到了天菜,偷拍到了他给别人让座,然后在她面前站了几个站,最后到她对面坐下了。

  视频的末尾是她去电影院的时候发现对方也是去看电影的,好像还跟她是一个场次。

  因为怕太刻意,所以同座的部分她没有剪进去,就剪了末尾一起出电影院的一些片段。

  发出去的那一刻她紧张极了,作为一个视频博主她好久没那么紧张过了,隔十分钟就忍不住刷新一次数据,不停地看评论。

  这次的数据确实比之前发的视频要好,因为她很多粉丝都是女孩子,难得看到她视频里有陌生男性,都在尖叫,说好帅,让她冲,让她去要微信。

  其中有个画面被提及无数次,众多粉丝都说在反复品味。

  是她在地铁上偷拍的尤祁,那会她对面刚好空出一个位置,他就过去坐了。

  他没有注意到她在拍,坐下就开始玩手机,就是停靠站的时候他抬头看了她一眼,那视线盯着摄像头,很能让屏幕外的人也置身处地地觉得被盯了一眼。

  “地铁上那一眼要了我的狗命。”

  “眼睛也太好看了,我们生的孩子肯定很好看。”

  “我水多,这个让给我。”

  程乐悠:?

  公司要好的几个同事都帮她转了,她平时是很佛系的,不爱去求转,所以第二天起来她看到万转的时候激动疯了。

  结果拿去给组长邀功的时候人家告诉她:“出个屁圈,是我昨晚帮你去求的转发。”

  程乐悠:“哦哦。”

  尤祁也发截图来问她:“这个数据算好吗?”

  程乐悠:“还不错!这周继续出来拍哦。”

  尤祁:“好,我的周末都是你的~”

  周末其实只需要补拍一个给微信的过程。

  第二期视频内容是看完电影出来她发现对方去了kfc,她也就跟过去了,并排点单的时候她手机卡了一下,没有刷出付款码,他就伸手过来帮她付款了。

  买完东西之后程乐悠追了出去说要还钱,对方手机递过来的时候出示的是微信二维码。

  “才见过两次面就又是帮付钱又是加微信,会不会显得我很海王啊?”拍完之后尤祁说。

  “为什么就是海王了,不能是双向暗恋吗?”

  尤祁看了她一眼,顿了顿说:“好吧。”

  程乐悠:?

  “什么好吧?这么勉强?我很丑吗?那我走?”

  尤祁彻底被她逗笑,一个人在路边就笑得直不起腰了。

  程乐悠无语,“很好笑吗?”

  “嗯。”他笑得泪花都出来了,“你们营销号平时讲话都这么好笑吗?轩哥平时也是,讲话就特逗。”

  轩哥就是她组长。

  “你们关系很好吗?”

  “他是我表姐男朋友啊,我周末经常会去她家蹭饭,轩哥厨艺很好哦!他是跟你学的吗?”

  原来是女朋友的表弟。

  “我厨艺比他好多了。”程乐悠尽量自然地回答,“他那也叫厨艺吗?”

  “我们还要拍点别的吗?”尤祁问。

  “不用了。”

  “那去吃点东西?我请你!”

  “不用了,我还要回家喂猫呢。”

  “那好吧。”

  去地铁站一路有些沉默,主要是程乐悠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尤祁也就没有打扰她。下电梯的时候她差点一脚踏空,还好尤祁站在她身后及时拽了她一下。

  “没事吧?”尤祁问。

  “没事,谢谢。”

  “我不是问这个。”

  程乐悠就“啊?”了一声。

  “算了,走路看路。”

  “哦。”

  尤祁送她上了地铁,回到家程乐悠才后知后觉想起来,刚刚别人提出要请她吃饭的时候应该是她来请客的。

  这么走掉真的好没礼貌。

  她按住手机给他发语音:“抱歉,回到家才想起来我没有猫。”

  结果刚准备发送的时候,对话框弹出他的信息:骗子,你根本没有养猫。

  可恶,被他捷足先得了。

  程乐悠只好移开手指取消发送,去蚂蚁庄园把自己的鸡改名叫猫,然后截图发给他。

  尤祁:?

  尤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尤祁:笑吐了!!!!

  反应这么大,程乐悠都忍不住截图发到她自己运营的另外一个营销号了。

  第二期视频出去之后反响很大。

  但不全是好的,程乐悠和尤祁的争论点在评论区里也出现了,一部分的粉丝都在说“好甜”、“双向暗恋”、“乐悠悠终于要脱单了吗”,一部分的粉丝也在质疑“真的很有手段啊男的”、“博主快跑!是海王”、“这么帅的男生怎么可能主动要微信?”。

  也有一小部分的在讨论“我怎么觉得是有剧本的呢”、“摆拍吧这是”、“这男的我好像见过诶,是我们学校的”。

  但挺好的,至少这次她还没开始求转,热度就已经很高了。

  第三期的视频不需要尤祁上镜,就是一些对话截图,程乐悠可以自己伪造,偶尔会让尤祁帮忙录个一两句语音这样。

  “今天在食堂有人认出我了,问我是不是视频上的人,还有人直接问我是不是摆拍的。”

  “你怎么回答的?”程乐悠问。

  “我当时没有反应过来,问她什么视频来着,然后她就找你的微博出来给我看。”

  “好机智!”程乐悠忍不住笑了,“会对你的生活造成困扰吗?”

  “不会,我平时很少去食堂吃饭,很难吃。”

  “那周末我请你吃好吃的吧。”

  程乐悠请他吃的海底捞,他好能吃,程乐悠以为两个人吃两百多应该够了,没想到两碟子肉他一下就给吃完了,搞得程乐悠又重新点了两百块。

  “不好意思,在长身体。”尤祁一边下菜一边说,“要不你也多吃点吧。”

  “没事,你吃,我减肥。”

  “那多让你破费啊。”说这话的时候他又拿起平板开始点菜。

  程乐悠:“没事,我这个月发奖金了哦。”

  吃完程乐悠叫买单才得知他已经付过款了。

  程乐悠:“……搞什么,不是说我请客吗?”

  “下次吧。”他一脸乖巧,“今天我吃太多了。”

  两人往下走的时候程乐悠看到路边一排娃娃机,就怂恿他去抓。本来只是想拍一些素材,没想到他抓娃娃这么厉害,一下子给她抓了五六个公仔上来,搞得娃娃机老板都过来看了。

  然后他们要去挤人最多的地铁,剧本是要在人流快将他们分散的时候,尤祁来牵她的手。

  这段有点难拍,因为今天地铁站人不算多,他们在地铁站干等了二十分钟,才等来一波人潮,第一次尤祁牵上她的手的时候,她还忘记按手机录制了。

  这样来来回回牵了三次,然后两个人站在一边挤着看回放,程乐悠觉得很可以了,但是尤祁说这样拍显得他腿短,非要再来一次。

  程乐悠就又跟他牵了一次。

  牵完手两个人都好一会没说话,程乐悠怕尴尬,还开玩笑说:“上一次跟男生牵手还是去鬼屋的时候,被npc抓着不放。”

  尤祁顿时笑得不行。

  这小孩真的很容易被逗笑。

  牵手的过程拍得很艰难,但是成片效果很好。

  因为是双向暗恋,所以到第四期的时候程乐悠觉得就可以相互表白确认关系了。

  程乐悠做了个甜甜的表白聊天记录截图放在视频后面,发出去之后上一期嚷嚷着说是海王的言论已经不见了,大家都被地铁的牵手画面甜到了。

  他们“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之后连续几周都是约会撒狗粮的视频。

  偶尔程乐悠也会更新一下自己的视频,但是大家都在下面催更恋爱视频。

  程乐悠涨粉飞块,还有尤祁的校友翻出了尤祁的私人账号,两个星期尤祁就涨了十万粉。

  周末程乐悠约了他去看电影,不过是去那种私人影院,她想看恐怖片。

  尤祁一开始很不想看,说自己从来不看恐怖片的。

  程乐悠说自己也从来不看的。

  “那为什么非要看?”

  “因为组长周末要请我们看第二部,我得去补第一部。”

  尤祁:“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在家看,你家不是有投影吗?”

  程乐悠:“因为我害怕呀。”

  尤祁:“……”

  “别怕,姐姐保护你。”

  他们约的是中午,两人在商场碰头,打算先吃了饭再过去。

  尤祁先到了,程乐悠上扶梯的时候他已经背着手在另一端等她了,等她上去了才拿出一捧花给她。

  这是剧本之外的安排。

  程乐悠很喜欢,接过花闻了闻,“你还挺会超常发挥的。”

  还好她本来就举着手机想录他等她的画面,不然就差点录不上花了。

  他们吃的烤肉,好笑的是两个人都不会烤,但是又要把烤肉盘铺满,然后快熟的时候又手忙脚乱开始翻面。

  “诶你玩过分手厨房吗?”尤祁忽然问她。

  “我刚刚想说!好像在玩现实版分手厨房!”程乐悠说,“鱿鱼熟啦!我有switch,也买了卡带,不过没有对象所以还没拆封。”她说到这里又忍不住小心机地试探一下他,“你玩过了?”

  “没有。”尤祁说,“不过之前看轩哥和我姐玩过,真的会吵起来。”

  “那下周要不要来我家玩?我们可以录一个分手厨房的特辑,应该会很有趣。”

  “好。”

  私人影院遮光效果和隔音都很好,环绕音响更是不用说,程乐悠刚刚要沉浸进去,就感觉尤祁频频转头过来看她。

  程乐悠:“你干嘛老是看我?”

  “我总觉得我旁边没人,你呼吸一点声音都没有。”

  “卧槽你别吓我。”程乐悠本来还有点笑容的,瞬间被他搞得头皮发麻汗毛倒立,“救命!老板!”

  “嘘嘘嘘。”尤祁赶忙拉住她,“我开玩笑的!”

  可是程乐悠真的有点害怕,所以也不停转头过来看他,把尤祁都看乐了,他伸出胳膊,“要不胳膊借你?”

  她有点不好意思,只是抱紧了抱枕,然后侧身坐着,确保尤祁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尤祁:“……”

  电影渐入佳境,程乐悠也缩成了一团。一直到某个高潮来临的时候,她被吓得一个激灵,下意识想抱紧抱枕,却不知道自己怀里的抱枕去哪了。

  正当她想低头找抱枕的时候,屏幕上又猝不及防地出现了一个经典的恐怖镜头,把程乐悠吓得“哇!”地叫了一声,抱紧了挨着她的手臂。

  电影结束之后程乐悠第一时间低头去找她的抱枕,才发现她的抱枕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到沙发背后去了,不单是她手上这个,她本来背后也有一个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下去了。

  程乐悠望向尤祁。

  尤祁一脸无辜:“不是我。”

  程乐悠指了指角落架着的设备,“录着呢。”

  尤祁:“……你听我解释。”

  剪视频的时候不仔细看真的发现不到,尤祁动作非常迅速,先是趁着她转身拿饮料的时候抽走了抱枕,再是趁她放饮料的时候抽走了她背后的抱枕。

  被她抱住手臂的时候还笑了。

  这段一发出去,评论果然疯了一大半:

  “我本来真的一直觉得是有剧本的,但是男生这段太真实了,我男朋友第一次和我去看恐怖电影的时候做过一毛一样的事。”

  “我的妈真的好甜,而且感觉男生真的很喜欢悠悠诶,很多时候都是看悠悠,不是看摄像头,好多演的都是盯着摄像头说话的,那种好下头。”

  “要不我把民政局搬过来怎么样?”

  她把视频链接也发给了尤祁,告诉他这期数据超级好,表扬他表现得很到位。

  尤祁:“我突然有个问题。”

  程乐悠:“说。”

  尤祁:“民政局都搬来了,剧本里写的那些亲亲什么的……”

  “这个你放心啦!组长说这部分可以用拉灯带过的!”

  “拉灯是什么意思?就是不真亲吗?”

  “你真想亲?”

  “当然不是。”

  “别怕,哈哈哈哈,可以不亲的,我看有些情侣也是不亲的呀。”

  “哦。”

  “怎么感觉你好像很失望似的?”

  “我才没有。”

  “开玩笑的啦!”

  “哈哈。”

  结果周五晚上程乐悠跟同事去吃烤肉吃到肠胃炎了。

  她吊了一晚上的药水,早上在补眠的时候忽然接到电话,拿起来那边就是热情洋溢得要冒出泡来的男大学生:“起床了吗?我准备过去咯,你要喝什么奶茶吗?我给你带过去。”

  程乐悠迷迷糊糊的,说自己只能喝白粥,就又昏睡过去了。

  再等到她听到门铃的时候,才猛然想起,尤祁之前帮她点过宵夜,所以知道她家的地址。

  她勉强摸出手机,给尤祁发了个微信,让他等两分钟,然后拖着虚弱的身躯去浴室换了身衣服刷牙洗脸,又把家里的设备都架起来,最后才摸过去开门。

  尤祁站在门外手上提满了袋子,看到她的时候显然被她吓了一跳,“你怎么了?”看她直不起腰的样子,又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来扶她,“去医院吧。”

  程乐悠摆手,然后扶着鞋柜给他拿出一双一次性拖鞋递给他,又抬头问他:“帮我买粥了吗?”

  “买了买了。”他换上鞋去帮她把粥弄出来,还好从地铁站到她家要走几分钟,所以粥已经不烫了。

  程乐悠一口气喝了大半碗,才有力气回他:“肠胃炎了。”

  尤祁看到餐桌上有药,很体贴地帮她倒了水放在她手边,程乐悠喝了粥吃了药,才缓过来。

  现在居然都一点了,如果不是尤祁过来,她可能会饿死。

  “好点了吗?”尤祁重新给她烧了水,又把带来的水果放进冰箱,“肠胃炎好像不能吃水果。”

  “好多了。”程乐悠说,“但是可能不能玩游戏了,我没力气吵架。”

  尤祁被她气笑了,“谁说一定会吵架了,我玩游戏很厉害的!”

  “哦?”他说到这个程乐悠就感兴趣了,“你都玩什么游戏?”

  尤祁罗列了几个,全是端游。

  程乐悠很失望,“……哦!我只玩手游。”

  “你玩的我也会玩,带你不在话下。”

  “真的假的。”

  “真的啊,不过今天就不玩了吧,你要好好休息。”

  程乐悠指了指左右两边的支架,提醒他,“我在录像。”

  尤祁:“……你真的好敬业。”

  “不然难得你出来一趟,没有素材怎么办,他们催更催得我都不敢看评论了。”程乐悠有气无力地说,“那你玩游戏机吗?我有很多卡带。”

  “呃,也行。”尤祁到沙发上看她的收纳盒,里面有十几个游戏卡带,他一个个翻过去,“这个我通关了,这个我也玩过了,这个我也……”

  程乐悠:

  尤祁:

  “那你帮我打号吧。”程乐悠把手机递给他,“只能允许你输一把。”

  于是一整个下午他们两个人就窝在沙发的两头,一个追剧,一个打游戏,中途因为拍摄需要,程乐悠还枕着他的腿躺了会。

  这个姿势还蛮亲密的,程乐悠觉得比牵手还尴尬,不过她很困,也很虚弱,只想着赶快录几分钟就起来,尤祁就自然得多了,还得心应手地摸了摸她的头。

  程乐悠脑袋被薅得很舒服,忍不住迷迷糊糊地打了个盹,醒过来的时候那只手还在她脑袋上,游戏音效也在继续着。

  “几点了?”程乐悠问。

  “四点多。”尤祁将手机还给她,“刚刚你微博弹广告,我不小心点进去了。”

  程乐悠心里咯噔了一下。

  “应该是你小号?我看到了id,不过没有点进去看。”

  程乐悠瞬间清醒过来,她坐起来盯着他。

  她表情太严肃了,搞得尤祁也不自觉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直视着她说:“我真没看,以后也不会去搜的,你放心。”

  程乐悠只觉得心乱如麻,也难堪,虽然尤祁很认真诚恳,让程乐悠相信他百分之九十九没有看到内容,但那也还剩百分之一的可能性是他看了。

  他演技这么好,现在的表情也有可能是装出来的。

  即便他没看,那他看到了id,难保回去之后不会好奇去搜。

  她止不住地这样想。

  “我有点不舒服,你先回去吧。”程乐悠下逐客令。

  尤祁的表情僵了一下,“你真的蛮过分的。”

  尤祁走了之后房间里静了好几分钟,程乐悠感觉脑瓜子嗡嗡作响,好半天才回过神。

  她一向脾气很好,情商也不算低,工作那么多年没跟任何同事有过矛盾,结果却在尤祁面前接连失控。

  第二天她好多了,就爬起来剪视频。

  看录像回放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在尤祁腿上睡了20多分钟,尤祁打游戏,间隙摸摸她的脑袋,他还低头看过她一次,表情很温……柔。

  这让十分钟之后发生的那段冲突更让程乐悠觉得愧疚。

  她剪完视频马上就写了一篇小作文发给尤祁,道了歉又给他点了宵夜奶茶,想了想还在网上给他买了一瓶香水寄到他学校。

  尤祁没有回她信息,奶茶估计是怕浪费,还是拿了,不知道最后是自己喝了还是给别人喝了。

  三天之后物流信息显示他已经签收了快递,程乐悠发信息问他,他依旧没回,程乐悠就厚着脸皮打了电话过去,电话响了很久他才接,接了也没做声,程乐悠小心翼翼地问:“收到礼物了吗?”

  尤祁:”……“

  程乐悠:“你别不理我呀。”

  她因为很少惹人生气,所以也几乎没有哄过人,对这方面毫无心得,只能拿出跟妈妈撒娇的劲。

  “我以后真的不会再这样了。”

  “……给我送这个干嘛,我又不用香水。”

  程乐悠:!

  谢天谢地他终于说话了。

  程乐悠感觉心里那块石头终于落下了。

  “觉得这个味道会很适合你。”程乐悠说,“你喜欢吗?”

  “你觉得我身上不好闻?”尤祁反问。

  “没有!好闻的!我只是不知道要送什么了,本来想送鞋的又不知道你的码数。”

  尤祁:“恩,知道了。”

  略显高冷。

  程乐悠简直束手无措,想了半天又憋出一句话:“那你周末有空吗?我请你吃饭吧。”

  “没空,有球赛。”

  程乐悠就又在这边卡壳了,她想说如果周末不见面的话视频就会停更一期了,现在他们热度还蛮好,停更会有影响的,又觉得这种话说了他肯定会更生气。

  “那我可以去看你打球吗?”程乐悠问。

  尤祁:“……是足球。”

  尤祁只说了自己有球赛,但是没说哪天哪里,她不敢去问他,只能上班的时候问组长。

  十分钟后她得到了地址和时间——是尤祁亲自发给她的,后面还附了一句话:以后自己来问我。

  程乐悠:“我怕你还在生气。”

  尤祁:“……”

  “那周末见哦~”

  尤祁说的球赛比程乐悠想象中的要大型一点,什么高校联赛,她这种非在校人员还不一定能进得去。

  她费了半天劲才找到一个读研的学妹,说找人带她进去,球赛那天她在门口等学妹的朋友时,尤祁一个电话就过来了,问她“来了吗?”

  “我到了,在等人带我进去。”

  “哪个门?南?”

  “南一。”

  “在那等我。”

  程乐悠挂了电话马上给学妹打电话让她朋友不用来接她了。

  两分钟之后穿着球服的尤祁出现在通道口,他朝她招了招手,然后跟门口的工作人员说了一声,帮她要了个牌子带她进去了。

  参赛球员亲自出来接她,真是无上光荣,特别是程乐悠被他带进去的时候,感觉到了观众席一道道的注视目光。

  女生这奇妙的虚荣心。

  尤祁把她带到了第一排,离他们队员的休息区很近,他归队之后还隔着栏杆给她递了一瓶矿泉水。

  就是见了她之后一句话没跟她说。

  究竟还要生气多久啊!

  这还是程

  乐悠第一次近距离看足球赛,还蛮热血沸腾的,她举着手机,只要球到了尤祁脚下她就开始录制,生怕错过精彩画面。

  尤祁踢起球来蛮狠的,射门也毫不含糊,虽然都没进。

  要进球还蛮难的,上半场踢完比分还是0:0。

  但是尤祁看起来已经累得不行了。

  他过来喝水,瞄了一眼程乐悠,她连忙冲他挥挥拳头喊了一声:“加油!”

  结果这一声喊得他队友全都看了过来,然后纷纷冲尤祁意味深长地笑。

  尤祁:“……”

  下半场的前半段他们保守蛮多,几乎没怎么进攻,尤祁也几乎跑不起来了,搞得程乐悠还替他们捏了一把汗,结果就在最后二十分钟时,他们整队又开始突然发力,在队友的配合下,尤祁踢进了一个球。

  程乐悠整颗心都被球赛牵动着,终于在进球的时候忍不住双手上举欢呼了起来。

  球赛结束之后尤祁还跟队友站在一块听教练说话,程乐悠收拾东西站起来的时候又看到他回头给她打了个手势,示意她等他。

  程乐悠就坐在那里等他们说完,然后尤祁过来叫她,“教练请我们吃饭,一起去吗?”

  “还是不了,我社恐,回去剪视频了。”程乐悠说,又夸他:“你今天很帅哦。”

  尤祁顿了一下,被她夸了一句好像也不那么冷了,“不吃饭了?”

  “回去点外卖就行。”

  “等我一下。”

  他说完又走回队伍中去,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他队友频频往程乐悠这边望来,还一直笑着骂他,然后他教练让他滚,他又笑着拿起自己的包走过来跟她说:“我去冲个澡换个衣服。”

  程乐悠:?

  他说完就跑走了,程乐悠想问都来不及问。

  男生冲澡都很快,十分钟左右就又出来了,甚至头发上都还带着湿气,走近了程乐悠就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水。

  “是我送你的香水吗?”她问。

  “恩。”

  “我就说嘛!很适合你!”

  “去吃什么?”

  “你真的不用跟队友去吃吗?你可是进球了诶!”

  “我经常进球的。”尤祁拽拽地说,“他们每次都是去吃小龙虾,我吃腻了都。”

  程乐悠:“……我刚刚想说想吃小龙虾了。”

  最后尤祁还是带她去吃了小龙虾,还带她去的跟他队友是同一家,两个人进门的时候他队友们还一顿怪叫起哄,他教练还走过来说这顿请客,被尤祁拒绝了。

  程乐悠后知后觉的,到现在才觉得氛围有点冒粉红泡泡,她想解释,但是又好像没法解释。

  她不是他女朋友啊。

  但是她又是他女朋友。

  可恶啊,她为了事业奉献了自己。

  虽然是社恐,但是尤祁队友过来敬(灌)酒的时候,她还是喝了一点。

  尤祁要帮她喝的,但是帮喝要加倍,程乐悠怕他顶不住。

  结果最后是她有点顶不住了。

  吃完小龙虾他队友们又说要去下一场,程乐悠看他一个朋友做了个喝酒的手势又蹦了蹦,连忙后退两步,朝尤祁望去。

  “我们先走了。”尤祁帮她拿起包,“她喝多了。”

  程乐悠站起来的时候还歪了一下,被尤祁扶住了。

  他队友们才放过他。

  俩人一起出门,尤祁叫了个出租车帮她打开门。

  程乐悠上车之后说:“我自己回去就行,没喝多少。”

  尤祁:“坐进去点。”

  程乐悠乖乖挪进去。

  出租车停到她家小区楼下,尤祁又送她进去,不过到单元楼下就停了脚步。

  程乐悠一看时间已经没地铁了,就让他再叫个车回去。

  尤祁把手机屏幕翻过来,叫车页面显示还要排队十几个人,预计等待20分钟。

  “这一片很难打车的。”程乐悠说,“刚刚都说不用送了,要不先上去坐坐?”

  “不用了。”尤祁把包还给她,开玩笑地说,“我怕你待会又赶我下来。”

  程乐悠苦着脸,“还说,礼物都收了你还说。”

  尤祁笑着捏了一下她的脸,“就说,我伤了好几天的心,说你两下都不行吗?”

  程乐悠被他搞得愣了一下,本来喝了酒脸就有点烫,现在好像更烫了。

  他为什么要捏她的脸啊!知不知道这很暧昧!又没有摄像头在拍!

  当事人却像个没事人一样,挥了挥手说声“走了”就转身出去了。

  可能是喝了酒,程乐悠晚上失眠了,她爬起来剪视频,两点钟的时候组长给她发了一条链接。

  视频里居然是她自己,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足球场馆里被偷拍了。

  或许也不是拍她,主要是在拍尤祁,只是拍的时候他刚好在跟她互动,他给她递水,他跟教练说话的时候频频回头看她,最后两个人跟队伍道别一起走出场馆。

  程乐悠:!

  组长:我买了热门,明天冲一冲出圈。

  程乐悠:我这么火了吗?已经人尽皆知啦?

  组长:想多了,是尤祁他姐去拍的,她是你们的头号cp粉哦。

  程乐悠一下子有点不知道要接什么话好。

  组长还发了聊天记录截图过来,截图里一大片都是对方夸她的话,说看她的视频很久了,一直就很喜欢她,也给尤祁安利过,没想到这小子有一天真的能和她一起拍视频。

  又说虽然只是工作,但是还是觉得他们很配,甚至有点觉得自己弟弟配不上她。

  下面还有一句话是:真希望我嗑的cp是真的。

  组长回了个+1。

  程乐悠:……

  这条视频在组长的操作下,果然万转出圈了,效果甚至比她自己的视频更好,因为这种“路人”偷拍的视频更真实也更甜,尤祁视频里的那些小动作和眼神,让他有一种她平时都没察觉到的专注。

  让她小小地心跳加速了一下。

  程乐悠头天晚上失眠剪了一晚上的视频,第二天又睡了一整天,到晚上九点才醒过来。

  她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点外卖,然后切回微信才看到一大堆信息和未接语音。

  她当下就感觉不妙。

  未接语音是她玩得最好的同事打的,她立刻回了过去,对方接通了就先骂了她一句:“你怎么睡得跟猪一样?”

  程乐悠还是迷迷糊糊的,“怎么了?”

  “你小号被扒了,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你暗恋你们组长了。”

  程乐悠登时觉得自己心梗了一下,脑袋也嗡声一片,同事的声音都变得很遥远了。

  “你们组长正在公关,不过估计很难删掉帖子,你不知道尤祁的那些粉丝有多疯。”

  “我的号怎么办?”程乐悠整个人完全慌了,她连声音都是抖的,“对尤祁会有影响吗?”他们演了那么久的戏,相当于诈骗了……以及组长会怎么想她?公司其他同事会怎么想她?她星期一该用什么表情去上班?

  房间里空调运转的声音变得格外大,她本来睡觉的时候还觉得冷的,现在忽然出了一身冷汗。

  其实那天被尤祁发现小号的时候她就想销号了的,后来又不舍得,五千多条微博记录不仅仅是记录自己的暗恋,也记录了自己入职以来的心情。

  “打住!暗恋又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同事凶巴巴地安慰她,“公司什么丑闻没出过,比起那些劈腿聊骚yp□□的,你这个压根不会有人讨论的,放心。”

  程乐悠:“……谢谢你。”真的有被安慰到了。

  “现在最主要是你的号!什么男人都没有你的号重要,搞男人不如搞事业!”

  她打起精神点开组长的聊天记录。

  一开始是他把那条扒皮链接发给了她,问她:这是你的小号?

  后来大概是确认了,又催她:赶紧把号销掉。

  中间隔了一个小时后,他又发信息给她说:第一个发帖的人说要十万删帖,不过隔得太久了,我觉得销号删帖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

  网上舆论发酵得很厉害,特别是尤祁的部分粉丝跟□□似的,发现他不是真的在谈恋爱之后,打了鸡血似的猛踩她。不仅把她小号每一条都拿出来剖析,甚至还把她八百年前的黑料也拿出来说,那些莫须有的东西也能夸大其词地黑她。

  程乐悠评论一条条刷下来,觉得太阳穴都在突突地跳着疼。

  这个时候销号删帖确实已经没有意义了,该保存的都保存了,衍生的帖子链接层出不穷。

  程乐悠硬着头皮问他:你觉得是承认演的恋爱然后道歉,还是说自己只是开始新的一段恋情的时候心里有杂念?

  组长:

  程乐悠于是编辑了一大段文稿,写得真情实意,末尾也道了歉,发给组长审核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让她更难受的话:通篇不提尤祁?会被骂死的。

  这让她忽然意识到,她原来最不想面对的是尤祁。

  她甚至都没敢把微信聊天列表往下拉,不敢看尤祁有没有给她发消息。

  她回头在中间插了一小段,说自己“是真的很喜欢尤祁,并不是拿他来疗伤,更不是什么无缝衔接,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也觉得无法面对他”,但写完又忍不住删了。

  她觉得自己蛮不配提他的。

  如果真的只是工作搭档,她断然不会这样,偏偏她又刚好在头一天捕捉到了男生对她隐晦的优待。

  想到他,程乐悠忽然又镇定了下来,非常冷静地跟组长说:不道歉了,我不要这个号了,重新做个号。你不是也签了尤祁的号吗?就让他这样恢复单身吧,可能会更吸粉。

  组长几乎是立刻就回复她了:我手上还有个游戏号和测评号,你可以接手。

  想来是一早就想到了要弃她保尤祁。

  但还是感激他尊重她的任何决定。

  也很感激他丝毫不提小号里的内容。

  话说得很潇洒,但是真的做了决定之后,她又开始难过,这是她四年的心血,她为了做内容,压力都大到斑秃过。

  她把两个账号都申请了注销,脑袋乱糟糟地开始浏览组长新交给她的账号,试图让自己投入到工作中,结果又鬼使神差地切回微信,把信息往下拖停到尤祁那栏。

  从昨晚他睡觉之前给她发了一个月亮,到现在都没有再发过信息。

  程乐悠瞬间觉得自己的一颗心沉了下去。

  从睡醒接到同事的电话以来,她都觉得自己还好,怎么样都只是工作,都还有挽回的余地,但是在发现尤祁没有给她发任何信息的瞬间,她却有点崩溃了。

  她止不住地去猜测尤祁在心里会怎么想她,会不会觉得她特别恶心,暗恋自己姐姐的男朋友,而且他姐姐还那么喜欢她,对比下来她好不堪。

  刚刚她还能勉强打起精神工作,现在她完全看不下去了,甚至对微博产生了恶心。

  她的手机还停留在和尤祁的聊天界面,当尤祁的信息弹出来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尤祁问她:在家吗?

  程乐悠的心跳忽然跳得非常快,回信息的手都有点抖,她回了个问号,信息刚刚发出去,她就听到门铃响了。

  程乐悠噌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了。

  门外站着的是尤祁,程乐悠看到他就有点鼻子发酸,搞得声音都有点闷,“你来干什么。”

  “看到你注销了账号,为什么?”尤祁问。

  “你没看到网上那些吗?”程乐悠小声回答,“我小号被扒了。”

  尤祁一脸不解,“就因为这个?是你们公司让你销的?”

  尤祁莫名其妙的表情让她像是忽然找到了发泄点,眼泪立刻汹涌而出。

  她一哭,尤祁就皱眉,但不是不耐烦的那种,只是感觉棘手,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不能再申诉回来吗?或者你还有别的号吗?”尤祁努力帮她想办法,“再不行就重新做一个。”

  “你没看我小号吗?”程乐悠哽咽着问,“被扒那些帖子……”

  “没看,你不是不让我看你小号吗?”尤祁说,“不过不看我也知道是什么内容。”

  程乐悠愣了一下,然后眼泪流得更凶了,“我只是单方面的……从来没跟他有过什么,他也不知道,知道他恋爱之后,我就努力……你帮我,帮我跟你姐解释,我不是那种女生,我没有……”

  她哭得话都说不完全,但是尤祁完全懂了,他伸手把她揽进怀里,像上次那样摸着她的脑袋,柔声哄她:“我知道,我来之前就跟我姐说过了,其实他们俩也才在一起没多久。她没怪你,你没做错什么。”

  他一只手臂环绕着她的肩膀,一只手在她后脑勺上,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程乐悠双手环着他的腰,在他怀里又闷头哭了好久,把注销账号的难过,暗恋小号被扒的难堪以及这么多年暗恋的心酸全都宣泄了出来,她好像完全放下了什么,又好像突然又充满了什么。

  她哭得脑袋都胀了,尤祁把她拉进屋,找了湿巾给她擦脸,又盯着她看了半天,看得程乐悠都有点尴尬了,“是不是哭得很丑。”

  尤祁认真点头,“恩,而且脸都肿了。”

  气得程乐悠忍不住打他,“滚啊!”

  尤祁笑到一边。

  他在这边陪了她一晚上,还叫了外卖一起打游戏,等到尤祁打瞌睡的时候已经三点多了。

  程乐悠睡了一天晚上根本不困,尤祁却熬得眼睛都红了。

  “我给你叫车回学校睡觉吧?”程乐悠问。

  “有门禁。”尤祁又打了个呵欠说,“你们家附近有没有酒店?我开个房凑合睡一晚就行。”

  “我们家附近没有酒店。”

  “那不睡了。”尤祁开玩笑地说。

  “你在沙发上眯会吧。”程乐悠说,“你眼睛都睁不开了。”

  尤祁本来就不是扭捏的人,得到她的首肯之后立即问她要了张毯子躺下了,上一秒程乐悠还在问他要不要喝酸奶,下一秒回头就发现他在沙发上昏睡过去了。

  可见是真的困了。

  程乐悠坐在沙发旁边的豆袋里玩游戏,中途尤祁醒过来一次,看了她一眼。

  “太吵了?”程乐悠把游戏音量调小。

  尤祁摇摇头又翻身继续睡。

  程乐悠都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醒过来的时候尤祁已经走了,微信里有他早上七点钟的留言,说自己有课先回学校了。

  她懵了一下,然后猛然想起今天星期一了,她又要去上班了。

  她本来昨天还很害怕星期一的到来,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同事和组长,但是昨晚尤祁陪了她一晚上,她今天起来就又复活了。

  她起床洗了个澡,仔仔细细化了个妆才出门。

  同事怕她情绪不好,还特意在门口等她一起进去。

  果然像她说得一样,进了公司根本没人给多余的眼色她,小号被扒在互联网公司根本不算什么大事。

  她见到组长的时候是还有点尴尬,但她已经完全释然了。

  晚上下班时程乐悠收到了尤祁的信息,他让她到地铁站的时候给他发个信息。

  程乐悠拍了一下面前的地铁站入口,问他“干嘛?”

  尤祁没有回复她,等她进了地铁才收到他发来的图片——是她的背影。

  程乐悠回头就看到他背着个书包站在不远处冲她笑。

  “你怎么这里?路过吗?”程乐悠走过去问他。

  “恩恩,路过路过。”他说得非常敷衍,“我大老远的路过这里。”

  “那你来干嘛?等我下班?”

  他晃了晃手机,“拍素材。”

  “你把那张照片删了,拍得我五五身了都。”

  “下站下吧?去吃蛙,我想吃蛙了。”

  “你先删了!”

  程乐悠跟他去吃了晚饭,又逛了商场,最后还去看了一场电影。

  这还是第一次跟他一块玩的时候不用考虑什么“素材”、“镜头”、“取景”,她很放松,也觉得跟他待着很舒服。

  第二天她上班的时候才知道为什么昨晚尤祁老拍她了,他也做了个视频,发到了他的个人账户上,文案就是“一些悠悠不知道的事”,程乐悠紧张地点开了视频。

  视频的一开始是一个聊天记录,是他姐姐给他发的程乐悠的微博链接,尤祁做的字幕说“早在我们认识之前我就看过她的视频了”,第二段是一小段像偷拍的视频,是在地铁站,他摇摇晃晃地拍了几段,这是昨天她在地铁站被他偷拍的片段,他的字幕写的“有一天在地铁站偶遇她,当时就觉得她好可爱,忍不住跟了她几站,但是没敢上前打扰”,最后一段是他们初次拍摄时候他自己拍着玩的一点花絮,被他剪辑放了进去,字幕说“她偷拍很明显,所以我帮她付了钱”。

  视频的末尾他对着镜头说自己其实知道她有暗恋的人,但是他觉得他出现之后,程乐悠就喜欢上他了,也会慢慢放下暗恋的人。

  “毕竟我是她一见钟情的人。”他以这句话做了ending。

  视频看得程乐悠百感交集。

  虽然这个视频真假参半,很多话都是他编的,但程乐悠还是狠狠地被感动到了,毕竟他说得跟真的一样,特别是很多又和她之前的视频都对上号了。

  评论区她瞄了一眼,果不其然全都是骂他的。

  毕竟粉他的都巴不得他单身,他们俩的“cp粉”早就转黑了。

  程乐悠给尤祁打电话,对方接了,很小声地说自己在上课,于是程乐悠只能挂了发信息给他,问他为什么要发这个视频。

  尤祁发了一个笑脸过来:虽然你销号了,但我还是想帮你挽回一下,不然你以后做视频都不能露脸了多可惜。

  程乐悠:……你有看评论吗?被骂得很惨哦。

  尤祁:我都看完了,这点还顶得住,而且我们一起做的视频,不能你一个人被骂吧。

  程乐悠:其实没必要,反正我号也注销了,我也不能继续和你拍视频了,刚好也能换个方向,我都想通了,你现在搞得自己的号也这样,很不划算。

  尤祁倒是很无所谓:本来也不想做号,我很忙的。也主要是想做个铺垫,万一以后我们真的那什么了呢,你说是吧。

  话题突然扯开,程乐悠顿时面红心跳,又只能装傻问:真的什么?

  尤祁:真的在一起,真的做恋爱博主。

  这直球打得,把程乐悠都整不会了。

  尤祁像是一不做二不休似的,还干脆一个电话打了过来,问她:“可以吗?”

  程乐悠“啊?”了一声,“你下课了?”

  “没有,溜出来的。”

  “你下午有课吗?”

  “没有,你别转移话题!”

  “我没转移话题,我是说你下午不上课的话来找我吧。”

  他在那边愣了一会,又问:“那就是可以?”

  “但是我不想做恋爱博主了,觉得约会还要一直摄像好有压力。”

  “恩,我也觉得。”尤祁声音都带着笑意,“那我下课就去找你。”

  (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1q1s.com。奇书小说网手机版:https://m.1q1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