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搞错相亲对象了......_短篇小甜文
奇书小说网 > 短篇小甜文 > 9、搞错相亲对象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9、搞错相亲对象了......

  太皇太后又发来了一张微信二维码的截图。

  随手往上翻聊天记录,这半年来她给我发的信息全是二维码,以及各种各样的男人的信息。

  我干脆把她的备注改成了“世纪佳缘”。

  鉴于太皇太后会不定期督查情况,我乖乖加了此人微信。

  随后,太皇太后发了一段语音过来,主要是介绍此人基本情况,我没细听,不过末尾几句特别嘱咐的话我认真听了。

  “……人就是想找个贤惠一点的,所以你跟他接触的时候小性子收一收,不要作妖。”

  不,要,作,妖。

  嘻嘻。

  我给太皇太后发了一个ok的表情,之后就干活去了,直到下班拿起手机才发现对方已经通过了我的好友请求。

  我二话不说,先发了一张自己的身份证照片过去。

  搞砸相亲的第一步:发身份证。

  一是身份证照惨不忍睹,二是我妈跟介绍人总是谎报我的年龄,发身份证可以让对方“认清”我。

  他很快就回复了一个问号过来。

  吓到了?

  我打字回复:你好,我是张舒云的女儿。

  他:噢,你好。

  搞砸相亲第二步:针对对方喜恶聊天,透露自己不良生活习惯。

  我问他:你头像那只大金毛,是你养的啊?

  他:恩。

  我:大金毛是不是掉毛很严重啊?

  他:还行。

  我:我很容易过敏,所以不能养狗。

  他:恩。

  这他妈怎么都不接招啊?脾气那么好的吗?

  我继续放大招:我妈妈应该跟你说过了吧,我脾气不是很好,有点公主病。

  他又发了一个问号过来。

  自此,对话短暂的终止了。

  这个相亲对象,比我之前遇到的任何一个都高冷呢。

  相亲搞砸第三步:跟太皇太后告状。

  “人家都不是很想搭理我呢。”

  “哎呀,理工科的男生就是这样啦,有点害羞和木讷的,你们刚接触,这种情况是自然的。”

  我白眼简直都要翻上天了。

  “而且我之前给过你的照片给人家看,人家说很喜欢你啊。”

  “妈!”我回头看她,一脸严肃,“我就问你,帅吗?”

  “可以啊,白白胖胖的,人看起来很老实很有福气的。”

  “你还记得吗,你曾经也这样夸过菜市场买猪肉的余叔。”

  “……”

  于是太皇太后又开课了,今天的主题是:女孩子不要太颜控,长得帅不能当饭吃。

  可能是太皇太后去点拨了一下那个男的,到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又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他问我:什么叫公主病?

  这倒把我难住了,我琢磨着回复:emmm,这个要怎么说呢。

  接下来就是我发挥演技的时候了。

  我回复他:这样,你叫我一声试试看。

  他很听话的叫了一声:陈子衿。

  我:呵呵,你居然连名带姓的叫我?

  他:啊?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他:子衿?

  我:谁允许你这样叫我了?肉麻!

  他:……小陈?陈小姐?

  我:我是你客下属还是你客户啊,这样叫我,而且你加那么多问号干什么,要怎么叫我你心里没数吗?

  他:……

  我:懂了吧,这个就是作。

  他:啊,我都给你整蒙圈了,所以到底要怎么叫你呢?

  我:陈子衿就好了。

  他发了一串哈哈哈过来。

  他:陈子衿。

  我:恩?

  他发了一个笑脸过来:挺可爱的,不觉得作啊。

  歪歪歪?这剧情走向和我设计的不一样啊。

  我:你是认真的?公主病很烦的。

  他:还好。

  我:有这种女朋友很烦吧?

  他:应该不会呀。

  可能是量变尚未达到质变,也可能是这位大哥接触的女生少,所以才觉得可爱?

  为了避免他去跟我妈说“觉得我不错很可爱”(这样会导致我妈把我押过去和他见面逼迫我发展对象),我决定加大力度。

  第二天我睁眼就给他发信息:早啊。

  他倒是很快就回复了,没有给我抓到把柄。

  吃早餐的时候我开始作妖。

  我:今天是我们认识的第二天,你没有礼物送给我吗?

  他很快就转了过来。

  真他妈的无懈可击。

  我鸡蛋里挑骨头:为什么不是520?你不爱我了。

  他立刻补发了一个520。

  我都呆了。

  我还以为我眼花了,定眼一看他真的发了一个520过来。

  玩得真大。

  我没有领钱,发了个么么哒过去。

  一直到中午休息,他都没有回复我。

  我立刻就“炸”了:干嘛不理人?

  连发了几条信息:忙什么呢?以后聊天只能由你结尾,懂?

  他隔了半小时才回复:懂。刚刚在开会。

  我:中午不休息开会?谁信呢?

  他:真的。

  同时发了一张会议室的照片过来。

  我信了,也有点同情他:你们老板真的缺德。

  他:我就是老板……

  我有点尴尬,打了不好意思四个字,最后又删了。

  稳住,我现在人设是爱作妖的剩女,不能崩。

  下班的路上,我给他分享了三条从朋友圈看到的链接。

  “男朋友用了新表情,就是在外面有狗了。”

  “男人宠你1级到10级的样子。”

  “男朋友帮自己买卫生巾,这个要求很过分吗?”

  作女必备。

  他秒回:看不下去。

  我又“炸”:为什么看不下?你很忙吗?几篇文章都看不下去?

  他:我在开车,到家再看行不行?

  我:不行!你现在!立刻!停车!看文章!

  这话发出去我自己都受不了了,这算是十级作了吧?

  他却回复了一句:好的娘娘。

  诶诶诶?哥我开玩笑的!

  结果地铁刚好没信号,我着急忙慌,狂甩手机,那条信息还是怎么也发不出去。

  好不容易出地面了,那条信息发出去的同时,我收到了他发过来的照片,是一张车停在路边,交警过来贴罚单的照片。

  我都懵圈了。

  我:啊,真的被贴了?对不起!

  他:没事,这几篇文章很好,我读了深有感触。

  我给他发了个红包作为补偿,他没有领,只发了一个笑脸过来,说:逗你玩的,这边一般没有交警。

  这孩子……不是傻,就是段位极高。

  晚上到家的时候“世纪佳缘客服”照例来查看进度。

  我给她滑了一下聊天记录,示意自己加了对方,结果她皱了眉,“不对啊,这个微信头像有点眼熟。”

  “哪不对了?”我刚问出口就冷不丁被她打了一下,“哇妈你干嘛打人!”

  “你现在还学会糊弄人了吧?这个人根本不是我介绍给你的对象,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我:“???妈,妈,你看清楚,这个就是你发给我的,你自己去看聊天记录。”

  她一脸怀疑地去看自己的聊天记录,然后啊了一声。

  “我发错了!”

  我天。

  “这个不是小赵,是我客户!”

  我和她对视一眼,彼此脸上都写着两字:完了。

  太皇太后的客户都是大肚子的暴发户,我居然跟着一个老男人撒了那么久的娇?

  死了算了。

  “你没得罪他吧?”她战战兢兢地问:“没告诉他你是谁吧?”

  “我说了我是你女儿。”

  “陈子衿!!!”

  “这不赖我啊!”

  晚上他给我发信息:刚刚你妈妈给我打电话了,她说你把我当做是你的相亲对象了。

  我:对不起……

  他:哈哈哈,难怪奇奇怪怪的,一上来就发身份证呢。

  我简直无地自容。

  然后他发过来了一段语音。

  “我记得云姐以前跟我说过,你好像才25吧?就这么醉心给你介绍对象了?”

  我被这段语音猝不及防的击中了。

  在潜意识认为他是一个大叔之后忽然听到这么好听年轻的声音,反差真的太刺激,而且他的最后一句话,还带着他妈的笑意,简直让我幻肢一硬。

  一般情况下,对方给你发语音,你回语音过去,是一种社交惯例,可是我突然就害羞了,没好意思回语音,只是打字:可能是怕我真的嫁不出去,毕竟公主病。

  因为我没有回语音,所以我觉得他也不会再用语音回复我,没想到他仍然回了一段语音过来。

  “这么可爱的公主病,怎么会嫁不出去。”

  不夸张的说,那瞬间,我觉得自己爱上他了。

  我蹦到正在敷面膜的太皇太后面前,问她“客户”多少岁,帅不帅。

  太皇太后瞄了我一眼,带着毫不掩饰的鄙视,“别想了,人家看不上你的。”

  “怎么说话呢。”我在她旁边坐下,“我跟他聊了一天了,还挺聊得来的,你不觉得这是一种缘分吗?而且你那么想我找男朋友,现在我终于有喜欢的人了,你难道还不帮忙?”

  “不是我不帮你,人家大你两岁,自己开公司,青年才俊,我的大客户,你觉得人家能看得上你?加你微信都是你上辈子积德积福来的。”

  我哇的一声哭了,“亲妈啊。”

  “不过我们星期五有个讲座,他到时候也会过来,我们缺个摄影师,你想不想……”

  “我去!我去!”我举双手,“我有单反,我会拍照!”

  她拿鼻子哼气,“能不能矜持一点?名字给你白起了。”

  星期五那天我提前到了。

  毕竟是答应了太皇太后要做摄影师的,我得提前去取景,找光线好的位置。

  准备工作做好之后我溜到太皇太后办公室休息,刚在她那张舒服的椅子上坐下,办公室的门就被敲了敲。

  “请进。”我以为是她助理,结果抬眼就看到了一个陌生男人,我们两都是一愣,他还特意回头看了一眼门牌确认。

  对方穿着衬衣西服,但不是太皇太后这的制服,显然是来听讲座的客户,我不敢怠慢,连忙站起来,“你好,请问是找张经理吗?她现在正在会场布置。”

  他哦了一声,问:“你是她的助理?”

  完了完了,一听这声音我的脸就开始发烫。

  这!个!人!就!是!和!我!聊!天!的!男!人!

  声音太有辨识度,没法不认出来。

  而且,他的颜值和我估计得差不多,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

  “我是。”

  “我记得她助理戴眼镜的啊。”

  “我,我是实习生。”我差点把舌头都咬了一下,“要不你在这坐一下,我帮你去叫她。”

  他似乎笑了一下,“可以。”

  我出门前还给他倒了一杯茶,他没有一点企业家的架子,一直在说不用,最后接茶的时候还站起来双手接的。

  声音满分,颜值满分,涵养满分。

  我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头还是晕的。

  我去会场走了一圈,没看到我妈,问了才知道她刚刚回办公室了,可能是和我错过了。

  我又连忙往回赶,敲门进去的时候他们两正坐在沙发上交谈,看到我进门,我妈还特意跟他介绍:“常淞,这个就是我女儿陈子衿,你们之前应该在微信有聊过。”

  我感觉自己已经原地爆炸了。

  常淞放下茶杯,笑吟吟地望着我,“对,聊过,刚刚也见了一面,她说她是你的助理。”

  原地爆炸x2。

  我妈反应超快的,“对,今天是助理,特意叫她过来帮我们拍照的。”

  我挤出一个笑容,拿起我的相机,“讲座要开始了,我先过去了。”然后朝他们笑笑(我压根不敢看常淞的眼镜),礼貌地退出房间了。

  讲座即将开始的时候,礼仪小姐引嘉宾入席,我站在角落端着相机拍照,镜头里猝不及防出现了常淞的身影,跟在穿着高跟鞋的礼仪旁边,还能高出半个头。

  ok,身高也满分。

  我抓拍了几张,毕竟纵观全场,再也找不到比他更有气质更上镜的人了。

  说真的,我有点怨我妈了,有这么极品的客户,为什么不介绍给我?!

  我咔嚓咔嚓拍了两张,镜头里那人闻声偏头,隔着相机和我对视了一下。

  我下意识又抓拍了一张,然后他冲我笑了笑。

  尼玛啊别笑了再笑老子就要□□你了!

  之后一整场讲座我都陷入了想拍他但是不敢拍的境地,偶尔镜头扫过他,不到半秒他就会发现,然后偏头看过来。

  只有尽量忽视他,我才能发挥出专业水平,完成整场讲座的拍摄。

  讲座过后,我尽职尽责地把照片修好了才给太皇太后,她转身就交给助手发公众微信号了。

  半小时后常淞转发了这篇文章,还写了一句话:受益匪浅的一场讲座。

  这个受益匪浅,免不了让我想起自己逼他靠边停车看文章那件事。

  下面还有一条他的统一回复:不是我帅,是小美女拍得好。

  嘤嘤嘤,他说我是小美女。

  我截了图发给他,追加了一个害羞的表情过去:怎么能当面夸人呢?

  他:那我删掉?

  我:你试试看。

  我发了一个凶巴巴的表情过去。

  屏幕上显示对方正在讲话,我没来由地一阵紧张,很快他就发了三段语音过来。

  “我们以前就见过,你还记得吗?”

  “那时候你还在读高中,我去找你妈妈,你在她办公室写试卷。”

  “然后你让我帮你写一篇英语作文。”

  声音低沉悦耳,带着些微的笑意,直直地往我耳朵里钻。

  其实在听到第二段的时候,我就想起来了。

  那是在我高二暑假末尾的时候,浪了一个夏天试卷一张没做,被我妈带到办公室监督,写到快发疯,突然办公室就进来了一个小哥哥,而且……

  “是你先撩我的好吧。”我发语音给他,“我好认真的在写试卷,你忽然伸手过来点点我的卷子,说我选择题一题都没对。”

  “嗯。”他一本正经的说,“所以后来听到你妈妈说你考上大学了,我惊讶得很。”

  “喂!”

  他在那边低低的笑了,“说真的,你那时候好可爱啊。”

  “恩?哪里可爱了?”

  他声音里的笑意更深了,“写不出试卷玩笔的样子可爱。”

  我……

  什么“对皱着眉写试卷的美少女一见钟情”果然是幻想吧。

  “子衿。”他忽然叫了我一声。

  “啊?”我又开始紧张了。

  他恢复成打字了:有件事想和你说。

  我脑子一昏,忍不住抢在他前面发出去了一条“我喜欢你”。

  几乎是同时,他发来了一句话:我这几天要出差,小区的宠物店关门了,能把狗狗放你那边寄养几天吗?已经跟你妈妈说过了。

  我……他妈……

  迅速撤回。

  他:你不必撤回,我已经看到了。

  ……

  我好想把他拉黑呀。

  “你现在在家吗?”

  我不想说话。

  “我现在把狗狗带过去好吗?”

  憋了半天,我还是回了一个嗯。

  二十分钟之后,门铃响了。

  我有点紧张,开门都开了半天才打开。

  门外站着一个帅哥一个帅狗,大金毛十分不认生地抬起前爪嗷呜一声地朝我扑来,我哇了一声。

  “卿卿!”常淞轻声喝住了他,“别吓到小姐姐。”

  “没事啊。”我笑着摸了摸大金毛的脑袋,“我很喜欢狗的。”

  他眼底带着戏谑的笑意“不是说过敏?”

  “就对你家狗不过敏,行不行?”我没好气的说,干嘛要拆穿人家?

  他没有作声,只是笑着看着我,真的,这眼神太温柔了,我有点受不了,于是及时挪开视线,随意问了一声,“他叫青青?青青子衿的青青?”

  “不是。”

  我就说是我误会了嘛。

  “那是什么?难道是‘亲卿爱卿,是以卿卿’的卿卿?”

  “也不是。”

  “还能是哪个?”

  “亲亲子衿,亲吻的亲。”

  我猝不及防地愣住了,看了他两秒,然后脸轰地红透了,“什,什么?”

  啊!妈的丢人,舌头都打结了。

  他仍然笑吟吟的,歪着脑袋重复,“亲亲,子衿。”

  大金毛在旁边以为他在叫他,呜呜了两声。

  “变态!”我脸都红了,怎么取这种名字啊?

  “不喜欢?那我改掉。”

  “你想给你的狗狗取什么名字关我什么事啊。”

  站了一会,他还没走,我忍不住问:“你不是要出差吗?”

  “我改变主意了。”

  “什么?”

  “本来是想等出差回来之后再慢慢撩你的,谁知道你这么早就告白了,既然如此,那就直接交往吧。”他很自然地牵起我的手,“还没吃饭吧?走,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

  这句话,和记忆重叠了。

  那一年他帮我写完了作文,字迹漂亮,语法高级,我很高兴,跟他说他和我妈妈一定会合作愉快。

  他就坐在我对面,笑眯眯的,“合作了哥哥就带你去吃好吃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1q1s.com。奇书小说网手机版:https://m.1q1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